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98|回复: 8

《夕阳外的‘乌龙’》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2-21 16:17:08 |显示全部楼层

《夕阳外的‘乌龙’》

Ac

       你还好么?有段时间没想起你了。别骂我,我并没有忘记,永远也不会忘记。

       又要到冬至了,昨晚我还和朋友笑说要吃狗肉了,朋友说:我从来不吃狗肉羊肉这些。

       我说:我都吃的。

       朋友说:不要杀生。

       我笑了笑:怎么可能不杀生呢?!

       这个时候你是不是想像小时候一样冲上来咬我一口?

      

       外面的阳光很好,至少在我出去前,我是觉得很温暖的,外面有些风,透过我毛衣的缝隙,刺激着我每一条脉搏。

       今天的午饭是昨晚做的四季豆炒里脊,猪的里脊。没有骨头,等段时间我去买点排骨炖汤吃吧,你很久没吃骨头了吧?我也准备去弄条鱼吃,快来,桌脚的鱼刺给你,还有鱼头骨,这儿没有猫咪,都给你了。

       今天天气和你来的时候一样,阳光明媚。那时候也是冬季,记得么?是我外公把你带到我家来的,那时候外公穿着一身尼子外套,里面是一件外婆织的毛衣,外公那时候身体也很好的,那么三件衣服一点都不冷,把你背来还出了一身汗。你还在我外公的虎口上留下几个牙印呢!我妈妈在见到你后给你的名字,‘乌龙’,你还记得么?

       你知道么?我在这个月搬离了原来住的地方,因为很多事,很多很多繁杂的事,我不得不搬出来,你肯定搞不清楚的,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人对于你来说太复杂了,

你离开差不多五年了。五年来我时不时会想起你来,除了第一年长身体,十二年里你可都没改变过;除了越来越苍老的岁月。

现在的你是不是还是看着骑着摩托车的人就冲上去咬,你最讨厌那些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五年里有人打你么?

以前你老是拖着一条伤残的腿回家,也不知道你是和哪家的狗打架伤了,还是被谁口馋盯上了,你也不说。

在你去世后,家里又养了一条狗,有些像你,身上没有你身上那么多的乌色毛发,尾巴也没你的好看。是的!但是他取代了你的位置,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你是不是又开始愤怒的吼叫?像以前一样抬起头,咧着嘴,露出你左侧那颗断掉的獠牙。

       你知道么?五爷爷家的大叔也去世了,多么好的一个人,却是在修房子时不小心掉了下来,你看到他了么?胡爷爷也去世了,生了病,多么好的人儿,你看到他了么?

       我们家后的路也修建成了水泥路,这下你要小心了,上面的车速度更快了,你不一定追得上。

Ar.1

       快要过年了,我打开包裹,装进回家的行囊,路程有些远,三百多公里,不过对比其他归家的人来说我近了很多很多。

       一早挤上公交车,坐公交的人很多,这儿是工作园区,挤公交是件麻烦事,何况我背着一个大包,当然堵车也是常事,我很难在计划时间内到达另外一座城市。

       没有数坐了多少个公交站,后面的路一路畅通,大家都上班了,没时间来阻碍我。下了公交我去找了一个早餐店,买了两个肉包,猪肉馅儿的吧,据卖家说是的。只够我吃,我的肚子小。等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半个小时我才坐上滚动班车,要坐四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下一个城市。而此时已经下午二点了,注定我得在那座城市歇息一晚上,恰好可以去找我一个好兄弟叙叙旧。

       一路上不存在什么风景,坐上车我就蒙头大睡起来,而在车上是越睡脑袋越晕乎。幸运的是没堵车,在太黑定之前到达了这座城市。

从大学开始,每次回来我就会来到他家呆一晚上,有次喝醉了惹得阿姨都笑了,后来想起来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晚上在朋友家吃了一顿,今夜我们没喝酒,说了戒酒,那就不喝了;其实在成都还是有喝点葡萄酒的。

       “来吃块鱼。”朋友自己夹了一块与肚皮,放在了自己碗里,话却实对我说的。我只能笑骂两句,然后为自己的嘴谋福利。鱼刺全部堆积在盘子里,然后扔掉,扔进垃圾堆,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就在屋头嘛,明年不出去了呗。”朋友对我说。

       我肯定要出去的,我在家里待不住的,“你咋不出来呢?出来我们一起耍。”出来也只能一起耍的,我向朋友说外边哪儿哪儿好耍的很,哪儿哪儿有美女有美景有美味;但是现在都大了,哪儿还有那么多时间拿来耍。所以朋友也不会跟着我的引诱走。

       太多没办法把控的东西在干扰着我们的生活,所以每个人,每一步,走的不同的皱褶。

Ar.2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回到镇子上,镇子还是没怎么改变的。

       爸爸已经没有做以前的工作了,现在的工作看着很不错,只是常常喝酒太伤身体。

       吃了午饭我就回了乡下,这个最熟悉的地方,你比我还熟悉的地方。这是第一次我这么早回来,以前总要在镇子上待到大年三十那天才回来的。今天天气没有昨天好,不过乡下比成都暖和些。

       路口套着一条狗,看面容也有些岁月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关注的看他,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就像你什么时候离开的一样,只是那条链子有些熟悉。

       我陪着爷爷在自己鱼塘里钓鱼,有些冻手冻脚的空气里,我有些打抖,乡下的空气比较好,温度也相对要低一些,何况这么禁止在风中。最后也没有钓到一条大鱼,晚上那条狗和两只猫没有口福了。

我第一次捧着你的脸问你:怎么样?

       你没有回答我,你根本不知道我说的什么。不过你还是微笑着咧嘴,然后晃动着尾巴。

       诶,你去过镇子上么?我问你。你被拴在门前的柚子树上,哪儿也去不了,看着我回来了,高兴的想我跑来,却是忽略了身上的链子,在要抱到我的时候被绊住了。

       一边去。我想你说道,你双手在空中挥动,我怕弄脏了我的裤子,谁知道你这段时间又跑过了那些脏乱的地方。

       “唔唔唔。”

       你口中发出柔和的声音,很是兴奋,可惜我听不懂,也没时间想,我得把给爷爷买回来下酒的凉拌卤肉放好,免得汁水漏出来了。

自从我上了高中,我就很少回来。每次我回来,你都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我都记住了,轻而易举就躲开你的攻击。只有时不时奶奶没有把你拴住,你可以很快扑在我身上,看着衣服上几个小爪子印,这真让人烦心。

       大年三十的晚上吃的很好,只是已经习惯,现在的过年已经没那么多意思了。

       吃晚饭前要放鞭炮,敬拜神灵,请先祖,烧纸钱。这些都还没变。

       敬神的时候,你眼巴巴的看着奶奶手里端出去的刀头大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是在奶奶端回来的时候,外面的鞭炮被我点着了,我完全没有通知你的意思。在第一声鞭炮声响起,你瞬间夹着尾巴往屋外逃一般的跑了。

       你把骨头丢地上嘛。奶奶看着我放在桌角的骨头。

       等下给‘乌龙’吃。我说。

       等下把它放了,他自己晓得来吃。奶奶说道。

       我没有继续说,不过还是把骨头放在桌角。

       没吃多一会儿我便下桌了,把桌角的骨头放到碗里,然后倒在柚子树旁的碗里,你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很害怕放鞭炮的,所以在吃饭之前的鞭炮声早已经把你吓跑,你应该还要半个小时才会回来,我想。

       是的,隔了半个小时你果然回来了。看着你回来,我给你指了指树旁的骨头,你居然理都不理,径直跑到屋里,里面还未打扫,很多骨头都扔在地上。

       看着这一切,我只能无奈的笑一笑,然后陪爷爷去屋后走走。

       今年我第一次没有在楼下陪爷爷睡,自己一个人在楼上,裹在被窝里玩起了手机。

       在乡下睡的总是很早的,不过在这寒冷的天气里醒来的时间都不会早,知道妈妈他们从镇子上回来了我才慢慢爬起来。

       今天要去上坟,挨着祭拜老祖们。

       五爷爷和两个叔叔都过来了。

       早餐没有你的份,因为过年的第一天早晨吃汤圆,你应该也可以吃的,你一点也不挑食,可惜还是没你的份。

       来到柴山,山上的青钢树很明显呗砍伐了一遍。听说是今年奶奶叫几位姑父帮忙砍了的,爷爷也说应该砍了,不然过年祭祖都没法走路。青钢树砍掉,随之附在树身上的藤蔓也一柄除掉,这一路好走了许多。

Ar.3

       从爷爷的床上下来,我每次回来都是挨着爷爷睡的,他喜欢让我挨着他睡,我看得出你也很喜欢我。

       不过我不能在家里停留了,这个假期不长,一转眼就在家待了半个月了。

       背起书包,想想还有什么作业没有完成,明天就得去报名,然后下个月或许我又会回来。

       我捧起你的脸,你也老了好多。呃,你眼角还有浓厚的眼屎,真的很恶心。我扔掉你的脑袋,站起身就走开。

       “汪汪。”

       你居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摇着尾巴跟着我身后。我跑到门前的橘子树上,树尖上还有两个红透了的橘子,还好身子瘦小,两下就爬上了最顶端,在树枝上摇摇晃晃,我可丝毫不担心树枝会断掉,去年我才爬过。

       “汪汪。”你在下面摇着尾巴看着我。

       你爬那么高干啥?爷爷的声音传来。

       这两个柑橘好大哦。我说道。

       好生点,老树子,容易断。爷爷一直盯着我,直到我安全得把那两个柑橘摘下来他才去做其他事。

       爸爸的摩托车来接我去镇上。

       你摇着尾巴跟在我后面,两个眼睛一直看着我,时而抬头时而低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你看这狗儿,要跟着你去。奶奶看着我笑着说道。

       快回去,回去。我对着你吼了两声。你却一点也听不懂,好像以为我在和你说话,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摇着尾巴。

       摩托车在颠簸的泥泞路上向着前方远去,在车上,我回头看着奶奶站在鱼塘的大路上,你摇着尾巴站在奶奶身旁。

       此时你正值壮年,五六岁,年轻气盛。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听说你后家背后邻居家的大狼狗打了一架,但是你输了。不过最后你也赢了,没过两年大狼狗就死了,不知道怎么死的。

      

Ar.4

       坐在板凳上,好不容易过年了,一桌子好吃的,有鸡有鱼。你在桌脚下乱窜,寻找着掉落下的骨头。

       我还太矮,有一米三的身高吧,坐在高凳子上一点都不适应,于是脱掉了拖鞋,把脚也放在凳子上,蹲着吃。

       呵,没想到我吃的太欢,在夹了几块肉在自己碗里,便把小脚丫子放了下来,在高凳子上摇晃着。你是饿极了么?一口就咬了上来。还好你才来,还小,不然我脚丫子不得从此少了一个指头。

       感觉到脚上传来的疼痛感,顺叫便是哭了出来。大人们也是马上发现一切。奶奶抱起我,往外走。奶奶边走边说:去把那(乌龙)拴起来,好好打一下。奶奶很生气,这也是你第二次咬我,也是最后一次。给你拴上链子,爷爷抄起一根条子便是往你身上招呼,直打的你‘呜呜’低吼,又不能跑,又躲不掉。奶奶此时也在旁边抱着我,怒骂着:认不到人啊?这是你主人啊,这你能咬啊?

       我的哭声也小了一些,或许是因为你的叫声混杂在一起,所以小了一些。看着你四处窜着,我丝毫想法也没有,七八岁大的我只能感受着脚趾无比的疼痛感,我是无法理解你痛不痛的,我只知道我好疼好疼。

       从这次以后,我每次都会很注意着在你面前吃东西,只要你在桌下我都会很小心的看着我的小脚,生怕你又顺口含一嘴。

       而你似乎也注意着,你的身子长大了许多,比我长得快,不过你再也没咬过我,你是怕了吧,不然又会吃一顿毒打。

      

Ar.5

       你在哪儿呢?

       我又回到了乡下,我第一次这么早回来,以前都是等到大年三十回来。

       看着柚子树上拴着的那条大狗,他身子比你还要壮硕,他如你一般慵懒的躺在树下。

       看见我了么?他站起身来,没有动,看着我从他的面前走过,轻轻摇了摇尾巴。记得上次回来他还向我‘汪汪’吼叫,这次好多了。

       又大年三十了,一桌的食物没有怎么变过。

       我将骨头放在桌角,然后快速吃完下桌,独自走到屋后的鱼塘坎上,徘徊。

       夕阳已经落下了。

       你在我家呆了十二年,走的悄无声息。当你不在的时候,爷爷跑出专门骂了村子里几个爱打狗肉吃的叔叔,还都是亲戚。几个叔叔都赔不是说:真没有打你家那条狗。可是爷爷就是认定是他们干的。几个叔叔矮一辈,又没法生气,而爷爷也只能说说,又不能怎样,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你离开将近五年了,不知道你怎么离开的,去了哪里。我不信鬼神的,但却是希望有鬼神了。

       夕阳下去,你回来么?乌龙。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12-21 16:57:01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是由句子组成,句子是由字组成,字是由比划组成……
很简单的组成,你排列出一种浓浓的情绪……
你写的是“乌龙”,我怎么看到了你的童年、青春、家人……
打乱的时间,打乱的叙述,打乱的场景……
却那么清晰。
这是一段用心写的字,也必须用心去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12-21 16:58:37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是由句子组成,句子是由字组成,字是由比划组成……
很简单的组成,排列出一种浓浓的情绪……
你写的是“乌龙”,我怎么看到了童年、青春、家人……
打乱的时间,打乱的叙述,打乱的场景……
却那么清晰。
这是一段用心写的字,也必须用心去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4-12-21 17:08:0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篇文章让我想到我们家的那只狗狗,它只比我小五岁,我夏天回家时,我妈妈说它春天的时候死掉了。它最怕的事就是春节的鞭炮声,每到除夕夜它都会吓得躲到床底或者沙发角,吓得一直打哆嗦,我就会把它抓出来抱紧。它很听话很懂事,从来没见过它和谁家的狗打过架,有时候它犯了错,我妈妈气的打它,它就一动不动的任凭我妈妈打,它越不动我妈就越生气,结果就气的不打了,这种傻狗谁能忍心打啊。估计我喜欢狗就是喜欢那份纯粹吧,每当我回家它就乐得来回跑,跑的气喘吁吁,歇一会继续跑,如今,我是没有机会再看到它奔跑的身影了。它活了十八年,临终也没有生病,我觉得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2-22 13:03:31 |显示全部楼层
很深的情绪  比起来 我真的觉得 我从来不能这样子去描写 那些我喜欢的东西
或许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去关心周围的世界的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22 13:36:43 |显示全部楼层
笔法成熟,看似一段段随性所记,却是主线脉络很清晰鲜明。
对于乌龙,表现得很淡然,实则很关心,字里行间无不隐含着浓浓的感情。好文章。
醉飞莲叶千杯绿,睡稳荷花一梦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5-1-8 10:08:23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写法很新颖,很多人写狗就是直白地写狗的忠诚,但作者把狗-“乌龙”的所有琐碎都写出来了,这种更透出了作者对“乌龙”的关注和对“乌龙”的深深眷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5-4-8 16:52:45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5-4-11 01:47:12 |显示全部楼层
写成这样,额,其实也没啥好点评的。这精华谁贴上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6-29 02:59 , Processed in 0.1126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