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71|回复: 9

这一天,也许是一瞬也许是千年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3-28 16:43: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宇凡 于 2012-12-2 15:53 编辑

                                                 这一天,也许是一瞬也许是千年
                                                                                    文/三峡刘星
  题记:这一天,也许是一瞬也许是前年,不变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这一个地点:三峡。
  一、诗意——我企图还原杜甫的这一天
  十二月一日清晨,杜甫早早的起床了。他柱着拐杖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子里走向小河口,  向下俯视,一座浮桥呈现在眼前。在县城的南岸,江水几乎浅到可以听见对面乡民的山歌,而汤溪水清浅到几乎可以涉水过去。不过为了方便,有个本地豪绅还是在小河口上搭起了浮桥。

  这小河口不小,水面宽阔,色彩鲜明。浩浩荡荡的长江水和轻幽幽的汤溪水就在这里集合,昏黄的江水和清凌凌的溪水彼此纠缠着,像一幅八卦鱼形图。不过,这是夏天的景象。现在寒冬腊月了,长江水和汤溪水都变得异常的委婉苗条。

  这座临时居留的地方实在是太小了,没有什么可以滋养人们的,唯有开凿的千年的云安盐井是此地唯一特产。

  这盐,或许成为巴人和楚人兵戎相见的唯一的理由,杜甫这样思索着。

  汤溪河的东岸蜿蜒着一条管道,说是管道不如说是羊肠小路。成群结队的妇女儿童背着扁背,柱着打拄正在艰难的行走着。

  黎明的峡江风景截然不同,冬日的太阳总是迟迟的没有露头。江面上满是昏黄的水气雾气,渐渐的太阳出来了,没有带来半点温暖。而眼前的雾气却越来越浓,在浓雾之中隐隐约约的,是行人的叽叽喳喳的女人的声音,还有是滩上的拉纤的男人的整齐铿锵的号子的声音。
  渐渐的江面清晰起来,雾气散开,可以看见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清清楚楚的人影,在小河口的帆船上操着各地口音的男子汉们正在码头上忙忙碌碌。
  更远方的下水方向正有一只船在川江上行驶。说是行驶不如说是被这些水手挪动、这是怎样的一幅画卷呀!前面不远的鸡爬子滩上传来了纤夫号子,杜甫看见江畔乱石堆上正有一队赤脚的纤夫正在艰难的拉滩。苍凉的声音夹杂着七分酒气,剩下的三分全部都化成豪气。都把力量扭在一根长长的纤索上了,上行的木船吃力的向前挪动着。
  哟黑、哟黑、哟喝黑,
  哟喝黑着,哟喝黑着。
  川江路,古来难。男子汉,都上船。
  捧起江水壮壮胆……
  这声音飘飘悠悠的传来,极其有音乐的感觉……
      二、随意——我在目睹这一天
     记忆总是混乱的,犹如三峡的雾。三峡的水和三峡的雾总是同时出现的,三峡的雾总是回涅槃为三峡的云。因此,可以说,是三峡的险峻山峰成全了三峡的水呢,还是三峡的水造就了三峡的山。在这样的逻辑之中分不清谁是谁的因,也辨不明谁是谁的果。总之,这逼仄的河床,这湍急的水流,这闭塞但是从来都是畅通的河道,像一种竹笛一样的清新,带着森林的灵气,好像诗仙的个性;也像一只单簧管一样的厚重,带点金属的沉郁顿挫,犹如诗圣的风格。
  所以,没有来过三峡的总是从诗词歌赋中感悟到三峡不一样的美:文化的美,清新的美,厚重的美。比如诗仙太白的诗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雾气和云彩,激流和豪情就这样潇潇洒洒、真真切切的写给我们的文化的世界,之后,多少的诗人和画家对此陶醉倾心。又比如杜甫的诗句“寒径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这横锁的江雾,在惨淡的日光里更加的浓稠,浓稠到不再是如棉絮的纯白,而是淡淡的红黄色的帷帐一般。而远处露出的青山之上,雾气渐渐稀薄,变淡,衬托青山飞瀑,依然是碧蓝色的轻纱一般。
  其实诗人看见了什么,看清了什么,这些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身临其境,在这些诗句艺术化的过程中掺杂着更多的个体的情怀。换句话说,李白的轻灵是因为被大赦之后的欣喜,而杜甫的沉郁更忠实的记录了当时茫然而企图有所明了的愿景。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景还是那景,我们往往只看见了艺术的美,而忽略了诗行透露的灵魂深处的焦虑。
      三、写意——我在穿越这一天
      初冬,站在三峡的河床上,看江山青青,睹雾气弥漫,感寒意袭人。心随着高峡平湖水面上,水汽平静的蒸腾,在蒸腾中我的思绪往往却漫不经心中纠结。赶紧回到陋室,做笔记三则。“三峡平湖”最为准确的)尚没有成为历史的时候,三峡这一条东方最赋有文化内涵的狭长的峡谷,自然成为一种被世人神往的地方。
  其实这仅仅是开始唤醒旅游意识的国民心中的一块圣地。而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孕育,成长乃至长大。
  也许是环境的艰苦让沿江而居的我们见惯了风沙,或者是在奔流的川江里畅游太多,更或者是因为太多的明月清风之下,看惯了江风、渔火、涛声、听够了川江的号子、川剧的高腔、张桓侯庙的钟声,见识了比我更穷苦的川江人:打渔的渔夫、拉纤的船夫、背扁背的村姑,挑柴火的农夫……
  而贫瘠的精神生活方式和贫困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更多的见惯不惊。生的,还活着;依然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死的,就死去,犹如漂流的浪打柴随江水消失一样。没有期待,也绝无彷徨;没有悲悯也绝无失望。生活犹如川江水一样,或有洪水的高潮,也有清流的涓涓;而所有的日子犹如血红的太阳,总是在大山的男子汉般肩头升起,又在和蔼的慈母般的夕阳余晖中沉睡。
  万木枯萎和新生,成为一种必然,不需要刻意的追求,也不需要奢华的幻想。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3-29 02:29:12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刘兄对三峡真是深恋不已啊!美丽的三峡如诗如画,再加上那些大诗人的光顾,彰显了它厚重的文化底蕴。让人神往。就在这充满诗意和文化氛围的山水之中,人们悠闲地过得淡然的日子,生老病死,一任岁月流逝。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2-3-29 09:18:09 |显示全部楼层
  “一瞬”与“一千年”在质的方面并无多大差别,只是一个量词而已。有的东西一瞬较之千年还来的美丽。这篇散记充分反映了作者对人性和生活的深度考究和关怀,没有目睹过纤夫们的脚步,是不懂的生活的辛酸;没有江风、渔火、涛声的常年洗涤是感觉不出三峡的魅力;无论是“还原”、“目睹”还是“穿越”都体现了民生那种不该的“追求”。
   “因此,可以说,是三峡的险峻山峰成全了三峡的水呢,还是三峡的水造就了三峡的山。”这句似乎有点毛病,不知是否是手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2-3-29 22:10:30 |显示全部楼层
一瞬或是千年只在一念之间。喜欢这句话:在这样的逻辑之中分不清谁是谁的因,也辨不明谁是谁的果。很富有哲理的一句话。而个人浅见,许多时候世间万物因果循环,因即是果,果即是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3-29 22:18:37 |显示全部楼层
胡德清 发表于 2012-3-29 09:18
“一瞬”与“一千年”在质的方面并无多大差别,只是一个量词而已。有的东西一瞬较之千年还来的美丽。这篇 ...

对,有不不足的地方应该指出,先感谢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2-3-31 10:49:40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非常喜欢杜甫的诗。
“······我们往往只看见了艺术的美,而忽略了诗行透露的灵魂深处的焦虑。”
嗯,是的。赞同这一句,

风起的日子里,翻飞若鸢。把你我相守的诺言纵横交织成罗裳,以回忆的方式,御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2-4-24 23:20:37 |显示全部楼层
唐风宋韵 发表于 2012-3-31 10:49
我也非常喜欢杜甫的诗。
“······我们往往只看见了艺术的美,而忽略了诗行透露的灵魂深处的焦虑。” ...

杜甫的诗歌从来都是内心的焦虑多于艺术
姗姗来迟的签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2-4-25 15:02:49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一次读星星的杜甫,星星的山峡之魂,每读一次都能给人深深地思考。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3-14 15:23:41 |显示全部楼层
置身于美丽的长江三峡山水画廊中,来一次灵魂穿越,更近一步触摸伟大诗人的那颗不朽的诗魂,文章凭添诸多诗情画意,唯美!
年底了,各种迎检工作、出差、生病,这些不和谐生活音符,导致不能每天按照来坛子签到,十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3-14 15:30:50 |显示全部楼层
置身于美丽的长江三峡山水画廊中,来一次灵魂穿越,更近一步触摸伟大诗人的那颗不朽的诗魂,文章凭添诸多诗情画意,唯美!
年底了,各种迎检工作、出差、生病,这些不和谐生活音符,导致不能每天按照来坛子签到,十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11-25 19:22 , Processed in 0.06594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