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03|回复: 12

夜话经纶/简洁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5-8 13:58: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简洁 于 2014-5-8 14:00 编辑

夜话经纶

一楼,一灯,身影痩。一茶,一曲,经纶厚

                                              ——题记

        昨日闲心起,观音伴《诗经》。厌烦了杂志荧屏上的恩怨情节,翻看古人的风花雪月,倒别有一番韵味。这也得益于《蒹葭》《关雎》一直以来留给我们的遐想。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琴瑟友之,钟鼓乐之。古人的情趣甚高,对一个河州上的女子,弹琴鼓钟来讨她欢心,而不是吾代人直接上前搭讪,惊吓了人家良家女儿。此曲此调众人皆闻,君子只希望那河州女子能听懂琴音里的爱恋。古人说,人心难测,当然也就心意难猜,尤其是女儿家的心思,细如针,深似海。先贤们就以乐传情,以歌达意。若你听懂了,那你就是我的洛神。若你漠然了,那就当我在自吟吧!我不得不狠心猜测,诗中最后君子应该是几经辗转反侧,终于放弃了吧!“好逑”亦是知音,既然琴瑟打不动你,钟鼓又何用?毕竟钟鼓的气场与窈窕淑女的格调很不协调!

       淑女难求,伊人亦难寻。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水之湄,在水之涘。古时候通讯不好,不像现在一“人肉”,连你家阿猫阿狗的名字都了如指掌。那伊人也不是乖巧顺意的角儿,宛在水中央,水中坻,水中沚,总之,她不是你的猎物。你的溯游溯洄,也许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情愿罢了。

       这两首诗歌曾给无数人留下了臆想的倩影,这里的伊人,淑女,总让人捉摸不透,如一尾活跃的鲤鱼,只能痴痴地看着它从手中挣脱,滑向那河州。它终究只属于那个时代那片水。

       可,《蒹葭》《关雎》还是轻易虏获了万人之心。刘勰在“知音”篇提到“夫古来知音,多贱同而思古,所谓‘日进前而不御,遥闻声而相思’也”。他说当代人常常歧视同代作品而敬仰前人,天天在眼前不任用,老远听到的声音却不胜思慕。移至此,我倒觉得,言之有理但却不近乎情。试问,当代的情节里有几分《蒹葭》的神韵,《关雎》的精妙?

       地点不限,时间随便,情节大多以灰姑娘灰小子的半分,上演一幕幕精心布局的桥段。细想一下,这“桥段”二字,真是贴切。历史多断桥,今朝话桥段。断桥,是撑不住古人的如山之履悠悠之思。桥段,只是一座桥梁的一个部分,相同的若干部分,所以永远都在迂回重复。前人的风华枯得凄美,后人的雪月灭得凄惨!

       当然,这也实在是怨不得后人。古今之差,还在“时机”二字。时机,时间上的先机。前人可占尽了先机。首以花拟人的,定是心思缜密的智者。再以花似人的,倒有些拾人牙慧了!

       于此,《诗经》里出“尤物”,必然!

      《卫风·硕人》篇“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初读,虽不懂蝤蛴瓠犀云之何物,但古人炼字精妙至极,猜测一番,庄姜的风华绝代就展露无遗了!而且独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神韵尽出,堪为言美之绝唱!千年雪莲也不过如此,六宫粉黛绝对是无颜色!

      《鄘风·君子偕老》篇“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晳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人也,邦之媛也。”美玉耳饰,象牙发钗,白净额角,明眸善睐,艳丽容颜,邦之媛,即倾城倾国色。真是倾慕古人的细描。虽说越细致越具体可感,可还是让人不敢轻易亵渎。这也怪不得,对宣姜的美,国人都疑惑“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这莫不是天仙帝女下凡来?

      《郑风·有女同车》篇“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女,为名女,文姜。花,为名花,木槿。名花喻名人,恰似宝剑赠英雄,是再般配不过了!这以花拟人并公诸于世的专利,郑人是拿到手了,后人效之,也难出其右。

     《诗经》里走出来的女子,洁净无尘,即使陷身泥淖中,定是清雅雪莲。只一“净”字,便得万人心。而今呢,纸间屏上的女子大多都是艳到发紫,探不到灵魂,更别谈“净”。想来,这也是那些言情小说,青春偶像剧不入流的原因吧!一味求异寻奇,绚烂的情景里,却始终沉淀不出有价值的东西。

       古人深谙其理,便大多珍视平凡之事。当时只道是寻常,平常之事,易见真情。《诗经》里少有轰轰烈烈的剧情,更多的是相濡以沫的温情。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振振君子,归哉归哉!”风雨将至,雷霆震震,君子啊,快回来吧!这是妻对夫的惦念担忧。

      “绿兮衣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实获我心”绿衣裳啊绿衣裳,是你亲手给我缝的,现在我捧着它,思念着你,实在是熨帖了我的心啊!这是夫对妻的思念心伤。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窗外天色渐暗,鸡儿不住啼叫,于黯淡处,显现出你的身影,既然见到了意中人,心里怎么会不欢喜?静静等待,与君有约,风雨不改。但君子也有爽约的时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来?”依旧是等待,思念悠悠,静如细水,长流东,只为盼得君回头。君子失约,为何?役!“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君子于役,苟无饥渴?”役期繁重,归期无望,我自会把家中事务打理好,你在那里会饿么会渴么?寻常百姓事,深深夫妻情。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静倚山头念你,化为望夫石,而你是否听到“式微式微,胡不归?”的呼唤?

        所言,尽是寻常事,不张扬,不激荡。就连思念都是静静的,一点一点,缓缓的沁入心扉,蚀人肌骨。对比之下,忽觉我们周围,都把感情渲染得惊天动地,总落下了华而不实的把柄。

      镜,以为鉴。《诗经》,这面古铜镜,带着纯净无邪。朵朵娉婷的素花都开在其中,现世已难见其影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一辈子只想简单地与你相依到老,只可恨人世多离别,我行将就逝,我失信了!患难与共,难。既然活着难,那便同赴黄泉。“毂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皦日。生不如愿,那但求魂梦与君同。生死难料,且先不论这生死相随的决绝,单单这份坚定,如今都成了稀有情分。

      情感泛滥的时代,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感觉自己缺乏“爱”,一边仰慕者前人的传奇,一边伤害着身边人,如何就能与之偕老呢?

      也许,是时候该抽取《诗经》中一小枚镜片,以观现世,去感受一下其中“净”与“静”的奥妙。

      思,有邪,需要《诗经》,思无邪。




文简由心,心洁由道。

Rank: 4

发表于 2014-5-8 19:39:49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文章优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5-9 11:50:49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楼,一灯,身影痩。一茶,一曲,经纶厚。”喜欢并记下了这个。
      读完此篇文,从未翻过传说中的《诗经》又一次在我的想象里更添神秘了。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5-9 12:13:00 |显示全部楼层
胡德清 发表于 2014-5-8 19:39
赞一个 文章优美

谢前辈留墨支持
文简由心,心洁由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5-9 12:13:41 |显示全部楼层
荣辱不惊 发表于 2014-5-9 11:50
“一楼,一灯,身影痩。一茶,一曲,经纶厚。”喜欢并记下了这个。
      读完此篇文,从未翻过传说 ...

从未神秘,只因悠远。
呵呵,谢前辈来赏!
文简由心,心洁由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5-9 18:06: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荣辱不惊 于 2014-5-9 18:38 编辑
简洁 发表于 2014-5-9 12:13
从未神秘,只因悠远。
呵呵,谢前辈来赏!


前辈我万不敢当。虽说早一步来到寒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也是初学。/握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5-10 16:21:07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4-5-13 22:43:3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以后多出这样的文字,你可以尽情发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5-25 19:20:16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楼,一灯,身影痩。一茶,一曲,经纶厚"
开篇和结尾都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4-5-27 17:57:45 |显示全部楼层
和一个女子很像,安意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9-23 20:52 , Processed in 0.06642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