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08|回复: 20

关于清明的那些记忆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5 11:46:24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清明的那些记忆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清明这个时节的文章,一直也没抽出时间静心的写写!现在时间为2013年3月29日夜里2点30分整!梦里醒来后久不能眠,索性趁着这空挡了却长久以来的愿望!嗯,我喜欢把心情转化成文字,我喜欢那些文字在指尖下翻飞的感觉,我更喜欢这看似冰冷的文字能传达出我,哪怕只是一丝丝一点点的童真,那么,我必是十分欢喜的!
    儿时在所有的节日里,除了春节元宵节那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向往,此外我最感兴趣的便是清明,原因不仅仅是课本上诗词对它的描述,而是在这样的节日里有一种我自己一直无法言表的心情,我大概真的与别人是不同的吧!这话怎么说的呢?我不晓得别处的老规矩,在我们家那边是不允许女子上坟的,除非家里没有男孩子,但我偏不,印象中自有记忆以来,除了外出求学但凡我在家,这天一定是跟随父亲去坟地里的,母亲也总是呵斥我,说我不像个女孩子,父亲总是笑笑替我说话,去吧去吧也没什么,我的执拗不在母亲之下,每每都获胜!
    说说准备工作吧,是我感兴趣的,一个是月月花煮的鸡蛋,一个是折纸。时间回到十几年前,山西永济于乡南梯村!清明头几天里,家家都会去山上折一种“花”,实在不知道怎么给它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那花明明是草来着,我从来没有见它开过花,到现在我依然清晰的记着它的模样,因为我喜欢那种沾了泥土气息的清新,这个是用来煮鸡蛋的,至于为什么选了它,其中有什么讲究,我也一直没深深追究,如果早知道今天的自己要用一段文字来解释这种植物的话,当初我真的应该仔细的了解一番!初折回来的月月花是那种嫩嫩的绿芽,一片包着一片,细长细长的,纤纤的肢体上面有着刚生长成的的纹络,不那么明显,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早上摘回来的,上面还带着未风干的露珠,芽翠绿翠绿的惹人忍不住的总有一种想直接尝尝什么味道的冲动……遗憾的是,我总也没能如愿!我实在不忍心去观察把它放进开水里那种蜕变的过程,我宁愿相信那是一种蜕变而不去想那种置身开水中的滚烫的疼,这么想着的时候,都会觉得它疼,鸡蛋煮好了,我不急着去看主角,还没掀开锅盖,从那细缝里早早就溢出了独特的清香,满满的,漂在屋子里,又偷偷的溜出屋子进了院子里,再远些远些,家家户户都是这种情景,你可以试想一下,一家挨着一家,香气就那么连成一片,上了天……远到它能穿透时间,久到隔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能嗅到记忆里它的味道,清明的味道,只十分钟,它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满锅的鸡蛋,满锅的熬了草药过后的那种浅浅的绿汤汤,看着还飘着热气的月月花,已经没了那种生命气息,再凉一会,鸡蛋沁的更香了,绿汤也很快的与铁锅反应的变了黑色,月月花也终于变成了黑色,没有热气的萦绕,死一般的沉寂,该扔了!母亲何曾知道我心里的微疼,毫不犹豫的把它扔在了墙背后,也有几次,我悄悄的要了去,找个干净的地方,把它插在土里,当然知道那是不能活的,可是我依然觉得,像这么灵秀的植物,该有它自己高贵的死处,你看,我不知道它的前世,也没有考究过它的后身,如果不是被我们赋予了它独特的用处,它就不用死的那么早,那它会在山里好好的活着,凭它长成什么了去,活着就好!说到这儿,我都开始笑自己的傻痴了……

    该说折纸了,清明好几天前,母亲就给父亲说,今年多折叠一些纸吧也多烧一些钱,老人昨晚托梦了,给我说,衣服太薄,冷!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总是用心的听着,我在思付,托梦?我怎么就没遇到?好神奇,阴阳相隔的人,怎么做到的?那个时候不懂,觉得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听的时候心里总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敬畏之心,我以为只有心底足够干净和善良的人才可以做到,以至于后来很久,我都怀疑自己,大概是我不够好吧?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托梦了,爷爷走的头天是我的生日,当时还在市里读高一,父母没有告诉我他去世的消息,那天晚上我梦到他一直坐在我的床头,说了很多话,嘱托我许多事,我只点头答应着,临了他起身往门外走,我追都追不上,喊叫也没用,他头都没回,第二天一大早家里来人接我回家……父亲一边埋头吃饭,一边应承着,那晚上,教他三个多叠一些,父亲指的当然是我们三个小孩了,纸其实很好折,就是一大张白纸,父亲裁了来,先做示范给我们,很好叠,两边横向对折一下,再纵向对折一下就好,奇怪的是,每一年一样的叠法,却年年都得让父亲拿来示范,我想,这还是那种对亡灵的敬畏,怕叠的不好,怕他们会责怪,现在想想真的是多虑了,作为小孩,有心为他们做些事情,即便做得不够好,他们也是不会怪问的!叠了厚厚的一撂,父亲说差不多了,我们就停下来!然后就是一晚上的睡不安稳,想着明天就是清明了,不知道还会不会碰到像以往的那种烟雨蒙蒙的天?要上山去,能碰上开得极好的花么?再不然就是,路上我能捡到一些奇特的长着青苔的漂亮的石头不?思付着,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大清早的醒来,果然,又下雾了,村里还不显气,我知道,等出了村近了山,那雾就更大了,该出发了,母亲送出门外,还叮嘱着早去早回,父亲扛着铁锹走在最前面,兜里揣着要焚烧的纸币,龙弟总是什么都不拿,谁让他小呢!我总是拎着一个蓝子,里面放着已经冰凉的鸡蛋和昨晚叠好的一摞白纸!

    清明这个节气真的是透着点不可思议,基本上出发时只是下雾的天,赶我们走到出了村口,上了山,天空便开始飘起蒙蒙细雨来,意料之中,我暗自欢喜着,很好,是我喜欢的景,那雨很细,细到就和天上掉下来的一根线,飘着摇着,和着雾气,显得我们像是站立在仙境里了,偶尔得空看去,那路边的不知名的花,零零散散的开着,上山的一路上,父亲总是一言不发,我和小弟是要加快步子,几近碎跑着跟随他的脚步,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找寻那些开得极鲜的杏花梨花,因为早知道,下山的时候有的是时间让我去逗留,雾越来越重,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父亲用铁锨铲倒两树干枯的酸枣刺,并顺手捡了其中一根结实的,说一声,到了,那响度正好,不惊醒其它,只是给我提一个醒,那意思是,我可以止步了,虽然我可以跟随他们上山,但是坟地里祭拜的事情是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女子不能祭拜,这是规定,我总是想再近一步,父亲的威严是不容许我在这儿胡闹的,只好把篮子递交给龙弟,就住了脚步,跟了父亲这么些年上山,也一直没弄清家里的坟地到底是在哪里!那路上一路的景我杂一点没忘记呢?看来,倒是我不孝了!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静静的看着,父亲先是去坟头上拔掉那些疯长的野草,再用铁锨溜一下坟边,修补一翻,那神情……我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接下来他摆好鸡蛋,掏出纸钱和白纸,自言自语的说着,具体说的是什么也听不真切,有时候偶尔随风捎来那么一两句,你们别不舍得花钱,冷了就多穿点……火柴大概是潮了吧,总得划那么几下才能着,开始烧钱了,他用刚才捡来的酸枣刺拨拉着烧不开的纸钱,尽量把那些东西烧透烧化,不然阴间里的人是收不到的,有的人家更讲究,还会用白灰绕一个圈圈,那意思就是,圈起来了,这是我们家老人用的,指定的,他们才能收到!烧完了纸钱,父亲喊叫我过去,说着,来一次了磕个头吧,我便跪在最后面,抬眼看着他们是怎么叩拜的!那心诚不诚,上天看得真真的,我在心里还默念着,你们都还好吧?

    磕完头,拍拍身上的灰,父亲再看看坟头,收了鸡蛋,准备下山,走出几十米了,父亲依旧是要再回头的望一眼!

    下山的路,走得倒是舒服了很多,不用再跑了,雾也淡了些,雨也住了,这个时候,父亲才有了些许心情同我们说话,龙弟已经开始吃鸡蛋了,我还没,能吸引我的非这景色莫属,父亲知道我是想找一些杏花梨花,就专门换了一条小路走,果然,果树极多,姐,你看,那枝开得好不好,龙弟喊叫着,顺手望去,就是枝子高了点,这些,都不在他话下,龙弟最会爬树,但因为刚下过的雨,树有些滑,父亲是不允许他上树的,捡着近点的可以伸手够得见的,帮我折些下来,总是折一枝,又看到另外一枝更好的,心想着明天可以带到学校在同学面前炫耀一翻了!怎么这会子不心疼那些生命了?不是的,养树的人都知道,折一些旧枝子,是对果树有好处的,好吧好吧,管它真假,我暂且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吧!折完了再看那景,满树的老枝子,扭吧着,斑驳的树皮,竟然能长出这么美丽的生灵,花朵就像被谁绣在了树上,透着薄雾,骨朵儿半开的完全绽放的,白的粉的红的,沾着雨滴,撒着香味,一个个争奇斗艳,空气里也渗透着一种香甜,晕开了,浓了,淡了,散了……那花,一直盛开在我的脑海里,不肯离去!山上浇灌不容易,村民早就开了一道沟,这个时节是不需要灌水的,那沟底的石头已经被水冲刷了一次又一次,光溜溜的,这些石头可以挑些漂亮的回去,和同学们抓石子,但是我更喜欢沟渠旁边长着淡淡青苔的石头,它们也是有灵性的,不然怎么会惹了这些藓类来此安家?悄悄的告诉你,我养过石头,呵呵,也是在山上采来的,墨绿墨绿的,放在家里,找来一些碎瓦片子,浸些水,把石头放在瓦底部,我一直这么想,那些石头有我肉眼看不到的细缝,偷偷的吸收着水分,供给青苔生长!相互依存,多久了?前世,它们是深爱过彼此的人儿吗,这,谁又知道呢?

    赶回到了村口,那雾终是散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着我的心情,反正在我的印象里,雨早住了,雾也散了!清明的大清早,就这样过去了,至于第二天带没带花去和同学攀比一翻,剩下的心情也没那么真切了!

    写完了,这就是我对儿时清明时节仅存的记忆,我的心,和着时节,到了儿时,回了一趟家!你呢?可曾忆起些什么……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5 19:08:52 |显示全部楼层
习俗不一样  这个写得真切  好像真的随作者去那山里走了一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6 10:17:15 |显示全部楼层
步维风 发表于 2014-4-5 19:08
习俗不一样  这个写得真切  好像真的随作者去那山里走了一番

已经十多年没去过山里了,这些情景也只能成为回忆。幸好,还有文字帮我的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4-6 13:36:11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经唐风宋韵同意,已经置顶加精处理。
淡淡地叙述,而又不乏真情,这是很老道成熟的写法。有味!写得缓,写得稳!
值得推荐给大家学习!
清静为天下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7 08:42:31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沙 发表于 2014-4-6 13:36
这篇文字经唐风宋韵同意,已经置顶加精处理。
淡淡地叙述,而又不乏真情,这是很老道成熟的写法。有味!写 ...

你说,让我回复些什么才好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4-4-7 11:44:26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当生命自由享受着阳光、空气、轻风、流水淙淙和悦耳和鸟鸣乃至飓风雷霆、雨雪冰霜时,无论幸与不幸,都不应辜负生存的本义。我们没有理由不竭尽全力让自己活得完美和透彻。
风起的日子里,翻飞若鸢。把你我相守的诺言纵横交织成罗裳,以回忆的方式,御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4-4-7 14:14:30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细致动人,娓娓道来,温暖人心。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7 14:22: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忧花开 于 2014-4-7 14:22 编辑
水墨苍穹 发表于 2014-4-7 14:14
情真意切,细致动人,娓娓道来,温暖人心。


我自己再看的时候,只能轻叹一句,想家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7 14:26:02 |显示全部楼层
唐风宋韵 发表于 2014-4-7 11:44
写的很好!当生命自由享受着阳光、空气、轻风、流水淙淙和悦耳和鸟鸣乃至飓风雷霆、雨雪冰霜时,无论幸与不 ...

我是在极度抑郁的情况下写出上面的东西,或许,当时想的最多的只有一句“活着的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4-15 21:42:02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透出淡淡的温暖的东西!
风俗果真和一样啊...我也没弄清为什么要弄鸡蛋....不过我家是白水煮蛋.....男孩去哈哈我倒是每年都去....
你不是什么软弱虫,不是有着一直不输给别人的强劲,叫温柔的强劲。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7-26 12:45 , Processed in 0.06828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