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76|回复: 19

清明节的早晨(爱情征文)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4-4 22:09: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建 于 2014-5-6 16:04 编辑

    他醒了,被那些惯例在每个早上到来的知觉唤醒。窗纱把大部分日光放进卧室,映透他的眼睑,却自顾在晨风中曼妙地摇摆,随意而又精心,宛如一位校门口不怎么尽职的女值日生。


    刚搬来那会,她一直惦记着再加一层遮光的窗帘,可他说这样挺好,可以随时看见露台上的花花草草。一晚,他们开着灯做爱,窗外传来响动。他想去查看,她的胳膊紧紧地缠住他,不让他出来。他的嘴唇触到了她的耳廓,“窗帘薄,外面能看见。”
她喘着气,不管不顾地继续着,“让它去!”


    光,风,晃动的纱窗是促使他醒来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来自一墙之隔的声音。如果房门敞着,还能闻到饭菜的香味,不过通常她会把房门合上。每一个静悄悄的早上,他都荡漾在坐享其成的幸福里,倾听这片刻的动静。她可以尽量减轻炊具碗碟的磕碰声,但控制不了豆浆机高速运转的震动,煎蛋刚入锅时的滋滋声,或是烤炉在工作结束后“叮——”的一下。按理,厨房和卧室隔着客厅还拐了个弯,用距离和两道门完全可以隔绝声响。事实上厨房已经成了储藏室,他家做饭和吃饭的地方是在面积最大的客厅里。装修前,他把这要求告诉设计师,设计师拍着额头大叫,太有创意了!


    他重新闭上眼睛等待一个时刻——她轻手轻脚地开门进来,坐到他床头,俯身在他脸旁。
    “醒了吗?懒鬼,早饭做好了。”
    他有时会突然伸手搂住她脖子,把她扳倒在自己身上,很久都不松开,有时他仅仅是睁开眼,心满意足地和她对视。
    他醒着,他闭着眼睛听煎炒烹炸的声音,他等待着。这跟她非要他从书房里出来,穿过餐厅与客厅,就为给露台上的她递去一只橙子的性质是一样的。
    他知道,此时的餐桌正在丰盛起来。和别人家草草对付早餐不同,她常说:“早餐是一日三餐中最重要的。”
    可是在她意识里哪一顿饭不重要呢?
    大清早,风平浪静的脑海里竟然想不出。自从娶了她,只要她在家,有哪一顿饭马虎过?就算她不在家,又有哪一顿饭马虎过?他一个人做饭时,只要稍动一下偷懒的念头,就会有种对不起她的奇怪想法冒出来。
    也是的,她特别在乎他吃得好不好,饱不饱,仿佛她生来就是为了管他的吃喝,不让他挨饿,就连他俩的缘分也是从客厅里的那只大橱柜开始的。
    他想起了她第一次给他做饭的情景……


    当年,他正在追求一个漂亮的女孩,女孩对他不冷不热,越是这样他就越痴迷,明知是受到一些小伎俩的摆布也甘愿被耍的团团转。这档口有人给他介绍了她。她没那女孩好看,穿着打扮也不出挑,很平常的样子。她大老远赶来相亲,他请了她一顿饭,吃的还不差。
    后来他在漂亮女孩那里一再受打击,加上介绍人催他继续跟她接触,他好歹答应再见一次。这次是去她那边。


    他不那么主动,聊天找话题什么的都是她在苦苦支撑,再加上姑娘的腼腆,场面相当惨淡。
    经过十几秒的冷场后,她说:“介绍我们认识的人人倒是蛮好的,就是太热情了。”
    他立刻接过她的话题就势坦白,好尽快结束尴尬。
    “都是我不好……”
    “什么?”
    “我该早点说我有看上的人了。”他一咬牙就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
    她的脸立刻暗淡下来,“那你怎么还来?”
    “我看上的人没看上我,再说你也不是说介绍人太热情吗?用不成立的理由来推脱别人的好意有点说不过去。”
    “你倒实话实说。”言下之意——你也太不委婉了!
    “这种事情没必要说瞎话,”他持续不委婉。
    “你为什么还请我去那么高档的饭店?”她的追究像在为自己挽回点什么。
    “面子呗,你是女的,成不成男的总得有点风度。”
    她自嘲地笑了,“哎——没办法,你就知道自己要面子,不给我留一点面子。”
    她的笑竟瞬间打动了他,这时他才想到,只顾自己脱身,没顾忌到对方的感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真心实意地为自己的自私道歉。
    “那么就结束吧,反正什么都没开始。”她用解脱般的口气说,但听得出遗憾。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越这样他就越是停不下道歉。
    “别不好意思啦,不好意思的是我,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他摆摆手,表示不值一提。
    “这可不行,一定要还清,谁让你没看上我呢。”她用俏皮的方式既发泄了失望又显得大方,真叫人不能不服从。
    “不过——”她显得难为情起来。
    “说吧,大不了你请客,我付钱。”他在她的感染下也迸出几颗幽默的火花。
    “我不想在饭店里请你,我想——在家里请你。”她边说边偷着瞧他的反应。
    他觉得她的邀请有点让他为难,贸然上一个不打算交往下去的姑娘家里不那么合适,但也有可能是她没钱下馆子,在家吃可以少花点钱。
    “好——好吧。”他答应得磕磕绊绊。
    “不用害怕,家里就我一个人住。”这是姐姐宽慰弟弟的口气。
    可以说这句话的确让他卸去了大半的担忧,他最怕的就是和陌生人,尤其是陌生老人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再受到诸如年收入多少,名下有几套房产的盘问。可他很不甘心被个女的看透心思,受到嘲笑,于是反击道:“嗯,我不怕,只要你也不怕。”
    她楞了下,又笑了,“你太坏了!”
    笑容再次打动了他。


    她的确一个人住,这是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大凡这样的户型客厅都蛮宽敞,他却没体验到宽敞。整套房子属于简单装修,唯独占据了大半个客厅的橱柜彰显出与平民住所不相称的高端大气。他在一部电影里见过差不多样式的橱柜,剧情是一个厨师世家的恩怨情仇。
    看来他的惊讶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也早已准备好了解说词,用不着等人发问就絮絮叨叨地说开了。
    “我喜欢烧菜,别人家工作赚了钱攒嫁妆,我就攒了这个大橱柜,还有锅啊铲啊什么的……哦,这房是我租的……我不看男方的其他条件,只要谁家厨房盛得下这橱柜我就嫁了。”
    “条件不低呵,配二十几平方厨房的房子不太会是普通住宅吧?”
    “说说的,对上眼了房子再小也无所谓,不过最好还是留着我的橱柜,它是我的命根子。”


    她开始忙活,让他自己在屋子里找事消磨时间。
    其实客厅里除了几把椅子就是橱柜这个大家伙了,看上十分钟也就看遍了。征得她同意,他打开了卧室的门。里面同样简单,收拾干净的床,一张梳妆桌,摞在墙边地板上的一排书。他弯腰捡起几本看了看,大部分是烹调书,也有文学类的。
    参观完房间他上了阳台。阳台上松松垮垮地拉了一根铁丝,挂在上面的衣架像是密谋似得凑在一块,风一来几件小巧的内衣内裤就迎风招展,刚刚走出阳台门时还冷不丁地拂在他脸上。
    他趴在阳台栏杆上,俯看底下缩小了的城市街道,有了种不真实的感觉。“我在干什么呢?”他想。
    扑啦啦,一阵大风吹来,扯着那些衣裤上下翻飞。他眼看着其中的一只胸罩挣脱了衣架,像只获得自由的笼中鸟一样飞出阳台。如果他及时伸手,是有可能捉住的,可是出手瞬间犹豫了。
    他觉得有必要回到客厅通告一下。
    “你晾在外面的东西被风吹走了。”
    “什么?”
    油烟机呼呼地吸着风,油锅里在嗤啦啦的爆着,一只不锈钢大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锅盖跟锅沿撞出砰砰声,烤炉在嗡嗡地哼哼着……
他指了指阳台,比划了下双肩和胸部。她脸红了,他也脸红了。
    她忙乱地收进衣裤扔在床上,还抖开一条毯子盖了起来,然后急急地回到厨台边。
    “没想到刮这么大的风……”她脸上的鲜艳还没褪去。
    “我想抓的,没抓住……要么下去找找?”
    他俩一下子回到了刚见面时的窘迫。
    “这里高,被吹走过几件了,一件也没找回来,别管它了……”


    他用手托着下巴,手肘支在橱柜的不锈钢案板上,明晃晃的案板那头,她正在剁着什么。她的手势很娴熟,即便是挥舞着刀,即便是下刀时又准又狠,动作也保持了女性的那种柔美。
    她同时兼顾几个方向,忙而不乱,似乎还有着某种韵律节奏。她在舞台的中心,指挥,引导,操控着火焰,汤汁,食材在她面前翩翩起舞。
    他有些看呆了。
    “看什么呢?”她此时脸颊上的红晕是锅里的热气熏出来的。
    “好看。”他迷迷糊糊地答了一句,然后又一下子清醒过来。
    两个人的目光同时有点不知所措。


    橱柜的案板上,她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的成果排了长长的一列,现在这里成了一张颀长的餐桌。她拿出一个大号的可乐瓶,瓶里摇晃着暗红的液体,“来尝尝,我自己酿的葡萄酒。”
    开始他还装秀气,屁股赖在凳子上,够不着的菜等着她递过来,可不一会就装不下去了,一点不顾形象地直奔那些令他垂涎的目标。
    杯子里的葡萄酒入口后神清气爽,他再也不掩饰自己来势汹汹的食欲。
    当他想坐下来的时候,已经觉得坐着是一种挤压。趁她没看见,悄悄地松了一个皮带扣。
    “没想到你做的菜这么好吃。”他依依不舍地瞧着那一排。
    “真的?”
    “你要我打饱嗝给你听吗?”他把脸凑过去。
    “哈哈——”她快乐地甩着手驱赶。
    “我觉得我赚了,你做的比我请你那顿好吃不知道多少倍。”他突然真诚地盯着她说:“谢谢。”
     这回分不清她脸红是什么原因了,她正端着自酿的葡萄酒呢。
    “是我该谢谢你。”
    “哦,怎么讲?”
    “自从离家来到这个城市,我都是一个人做一个人吃,再这样下去我都害怕自己尝不出味道了……”黯然的神情一晃而过后她的脸明亮起来,“今天是你告诉我,我的厨艺没有退步……嘻嘻,其实不用你说我已经看出来了。”
    他一时无言以对,连句玩笑话也说不出来。他被她的前半句触到了什么。
    “现在像我这样烧得一手好菜的姑娘不多了吧?”她自豪地向他仰起脸。
    “少,你很有可能是最后一只。”伴着夸张的点头幅度,他期待能再逗笑她一次,他喜欢看她的笑。
    她没笑。
    “是我妈教我的……”她的语调和之前的羞涩和愉快不一样了。
    “我七岁那年我妈长了个肿瘤,切除了,可医生说复发的几率很大,从那时起她就开始教我烧菜。”
    “七岁!这么小?”
    “是的,我妈在灶台边给我放了个凳子,让我站在上面……”顿了顿,她的目光进入了远处。“她用筷子蘸着各种调料让我尝味道,教我看火头,看油温,教我分辨食材的新鲜程度,还特制了一把小的菜刀教我练刀功……”
    再一次停顿时他没插话,而是安静地等待。
    “我妈说,女孩子家总要学样手艺,将来过日子用得上……”
    像在咽下些什么后她继续说:“我十三岁那年,我妈没了,死前她跟我说‘妈妈对你放心了。’”
    屋子里静得能听见外面刮过的风。他看见她的眼角泪盈盈的,但没滑下来。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涨涨的,他忍着不抬手去擦。


    她送他去了车站。
    “嗯——谢谢。”憋了半天他说了这么一句,不知道是为了她的招待,还是她的故事。
    她抿着嘴笑了,没说再见,只是挥了挥手。


    几天后他打电话给她,“我想跟你换顿饭吃。”
    他扛着一副晾衣架还有电钻去了她那里。他在她阳台上忙了几小时,她同样为他在橱柜前忙了几小时。


    一个星期后他再打电话给她,“我要来吃饭,什么理由也没有。”
    这次她对他有了要求——吃完后把餐具,厨具,橱柜台面收拾干净。
    她说:“这样,这顿饭就是我们两个一起完成的。”
    就是那天,他借着她的葡萄酒的酒劲把她顶在橱柜上吻她。她稍作抵抗后彻底敞开了自己。
    完事后她的头枕在他胸口抽泣起来。
    “你太坏了!那顿饭我为你准备了两天,你却跑来告诉我你有看上的人了……”
    他不知怎么办地搂着她,吻去她眼睛里的泪。
    “我爱上你比你爱上我晚一些,不过我爱你一定会比你爱我多一些……”


    半夜,他醒来看见她的眼睛在黑暗里亮闪闪的。
    “想什么呢?”他侧过身问。
    “我在想——是不是我妈在天上保佑我呢。”
    他想了想肯定地说:“是的。”


    再后来他总是在赶往她家的路上。不是他打电话去说,我想吃你烧的菜了,就是她打电话来说,我想给你烧菜了。
    他喜欢在她做菜时从身后骚扰她,她尖叫着由着他胡闹。到了轮到他收拾清洗,她也会趁他腾不出手时报仇雪恨。然后,他俩接着在大橱柜的宽阔台面上做所有他们喜欢做的事。

    又一夜,两人闹得筋疲力尽后,朦胧中,他听见她的声音,很轻,像在耳语,“以前喜欢做菜是因为一拿起锅铲就会觉得我妈还活着,就在边上瞧着我呢,不过那不是真的……现在,是因为你在身后……是真的。”



    婚后,他开始跟她学做菜,却始终没有她做的好吃。于是,刷锅洗碗成为他的习惯保留至今。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够完成这项轻松的任务,她就不会抱怨灶火边的辛苦,就像只要吃得到她做的饭菜,他不会觉得拖家带口是一种负担一样。


    房门轻轻地开了,他听见小心极了的脚步来到床前……什么动静也没有了。终于,他忍不住睁开了眼,她正出神地看着他。
    “怎么了?”他问。
    她嫣然一笑,“想事呢。”
    “看着睡着的老公能想到什么事?”
    “不告诉你。”


    正如以往的每一天一样,早餐很丰盛,有荤有素,有干的有稀的。
    “都准备好了吗?”她问。
    “车况检查了,油加满了——”他转头望向一捧鲜花,“都好了。”
    “那么你洗碗,我去收拾一下自己。”
    “嗯。”他起身接过她的围裙。
    边在厨房忙活,他边嘀咕:“这次我一定得当面问问她老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媳妇是怎么给我生出来的。”
    “你在说什么?”她从房间里跑出来问。
    “我也不告诉你。”
    “哼——你太坏了!”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5 00:21:12 |显示全部楼层
唔    这个很温暖   老陈的小说实在是引人入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5 07:14:0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却感人。喜欢这个故事!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5 11:17:26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人点名让我来看这篇小说,并且点名让我留言,额,目的是来让我学习如何写小说呢?又或者是让我学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生!清明节的早晨,没有熟悉的小雨,只有爱满满的,给人希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4-5 15:12:54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忧花开 发表于 2014-4-5 11:17
某人点名让我来看这篇小说,并且点名让我留言,额,目的是来让我学习如何写小说呢?又或者是让我学习如何做 ...

是不是这个“某人”也很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6 10:04:30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 发表于 2014-4-5 15:12
是不是这个“某人”也很坏

还好还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4-6 14:46:18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是怎么样的?爱情温馨宜家。
清静为天下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4-6 14:52:39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沙 发表于 2014-4-6 14:46
爱情是怎么样的?爱情温馨宜家。

爱情不是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只是视觉好感。爱情的开始是在两个人的相处中发现对方的可取之处,爱情的发展是一个做菜,一个洗碗相互协作,爱情的成果是舒适的家,和谐运转的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4-6 15:00:28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 发表于 2014-4-6 14:52
爱情不是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只是视觉好感。爱情的开始是在两个人的相处中发现对方的可取之处,爱情的发展 ...

爱情是一碗普通的鸡汤,有过付出有益身心,简单而温馨。
这就是你的答案啦!
清静为天下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4-6 17:20:35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沙 发表于 2014-4-6 15:00
爱情是一碗普通的鸡汤,有过付出有益身心,简单而温馨。
这就是你的答案啦!

其实这篇里爱情只占百分之五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12-18 03:32 , Processed in 0.07919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