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3|回复: 7

《讲给蜘蛛听的故事》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1-19 11:46:55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卖早点的,我家在一个很热闹的路口开了家早点铺子,卖煎饼、豆浆,还有各类糕点。
    我和爸爸妈妈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五点左右到店铺里。六点后客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先是学生,再是打工模样的人,最后是那些看上去像坐办公室的。也不是一批批分的很清楚,反正大致是这样的。七点到八点半是人最多的时候,店门口经常围着一大堆,也没人排队,一个个举着钱吵吵嚷嚷,都听不清他们要买什么,有时还吵架,弄得我晕头转向。我常想,三年前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铺子里只有爸爸和妈妈两个人,他们是怎么应付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七点到八点半的?这么一想我就会后悔,后悔没有好好读书,辜负了他们两个的辛劳。
    忙过这一段就会闲下来,上午剩下的时间里还会有些零星的顾客,我们一边营业,一边收拾。
    过了中午,一天的生意就结束了。我可以回家小睡一会,爸爸妈妈回来得晚一些,面粉、黄豆什么的进货都在下午。妈妈很少午睡,一家三口的家务活够她忙半天的,还有晚饭也是她来做。
    傍晚,我们要么去散步,要么一起去逛超市,要么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里看电视。我虽然二十多了,一有机会还像小孩一样依偎在妈妈软乎乎的身体上,这时候我最开心了。爸爸就在边上说笑话逗我们娘俩,他喜欢拿我嫁人的事来说笑。我被他说惯了,一点都不难为情的和他斗嘴。最后我说“我不要嫁出去,我要你们给我招女婿,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和你们住在一起了。”
我真是这么想的。
    一家人九点以前一定会上床睡觉,因为明天还要早起开店。
    这就是我的生活,它从我毕业那年的夏天开始。我想,它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我成为我父母那样的早点铺子老板。我不讨厌每天拿着把切饼的刀当着各种各样的人切煎饼,装袋,收钱。卖早点养活了我们全家,还让我们这些外乡人在城里买了房子,并且过得心满意足。
    你问卖早点这么赚钱?当然,但我不能告诉你铺子里一天的收入,我爸妈不让说,被房东知道了会涨店面租金的。


    早点铺的东墙上,靠近天花板那儿有只蜘蛛,它总在那个角落里,从没搬过地方,干活的空闲里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它,我把他想象成我的朋友,把跟谁都不能说的话只跟它说。
    刚开始的时候,我偶尔会对蜘蛛说说他。他是隔壁烧饼油条铺老板的儿子,我俩曾经是同学,后来他考上了大学,是个不差的大学。这事还上过晚报,标题我记得是:《油条铺里出了大学生》,边上配了一张他在店里炸油条的照片,就好像他是边炸着油条边考上大学似的。其实他在店里只干了这一天,就为配合记者写这篇新闻。
    那几天隔壁可真热闹,又是放鞭炮,又是拉横幅,搞得我这个落榜生都抬不起头来。好在我父母一点都不眼红,他们跟我说,“等他毕业了,你几十万都赚好了,就算他工作了,也不一定有你赚得多。”
    我跟蜘蛛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说他在高中里向我表白这件事。他说他喜欢我,想跟我交男女朋友。
    他人倒不坏,可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笑。他家的店就开在我家的店隔壁,除了卖烧饼油条,还和我家一样卖豆浆。同行是冤家,我爸妈和他爸妈为生意上的事打过架。他怎么就看上我了?
    以前他对我说过些好听的话,可在考上了大学后就不那样了,他几乎不再到店里来,碰巧遇上也低头假装没看见我。
    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想谢谢他,他是第一个对我说喜欢我的男孩子,而且人也不坏。最主要的是我没喜欢上他,既然不喜欢也就不会恨他。
    和蜘蛛说起他什么也不为,就因为没事做时的无聊,这件事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呢,也不能跟别人说。


    后来,我跟蜘蛛说起另外的一个他,就不再是无聊。而且,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就是靠对蜘蛛的诉说熬过了当时的每一天。


    一天早晨,他来到了我的世界。或许是前一天,或许更早他就来了,我却只在这一天早晨看见了他。通常我只顾着手里的刀和钱,很少去注意客人,就算是熟客,也仅仅是扫一眼粗略的相貌,不会去细看他们的脸。
    “两块钱的煎饼,再加一杯豆浆。”
    一个悦耳的声音,叫人好奇声音的主人。我下意识地一瞥,眼前瞬间一亮。
    我不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如果我的这辈子里不再有第二次这样的亮光,那么这一瞥就是我的一见钟情。
    他是一个不高不矮的男人,那身不大不小,不新不旧的衣服就像是刚刚从太阳地里收回来又马上熨烫好的。他不帅不丑的脸跟他的着装一样干净,这干净不是清洁的程度,而是他相貌中没有一处不合适的地方——眉毛的长度与浓度,鼻翼的宽度鼻梁的高度,还有上下嘴唇抿合时的线条,尤其是嘴角……
    难以置信,在这一瞥之间我看了他那么多!但我没看出他的年龄,应该不年轻了。但当他跨上一辆既简单又好看的自行车,撅起屁股离开坐垫,身体和腿呈一个标准的九十度角蹬上不远处的桥时,他的背影非常年轻……
    “喂——喂——买煎饼。”我被客人的催促声唤醒。
    后来,那身不新不旧的衣服,那嘴角和九十度身姿一直跟着我到午后入睡。
    晚饭,散步,依偎在妈妈软乎乎的身上和爸爸说笑。不知怎么的,我又想起了他。
    早上四点半醒来,我忘了他。他只是千百个顾客中的一个,他碰巧用一种我说不清的东西打动了我一下。


    八点一刻。是的,八点一刻,我回头看了挂在墙上的钟,在我又听到同一个悦耳的声音时。
    “两块钱的煎饼,再加一杯豆浆。”
    和昨天一样的衣着,一样的嘴角,一样的轻松骑行……
    第三天,一样的时间……
    第四天,他没来。若有所盼的心情持续了一上午。
    盼什么呢?
    第五天,他没来。晚上我依旧依偎着妈妈,爸爸嘻嘻哈哈地说着,我没和他斗嘴。一种莫名其妙的黯然神伤笼罩了我。
    他又来了!我怀着意外的惊喜低着头,始终不敢看他一眼,如同我一抬头,他就会飞走。但我知道是他来了。
    接下来的一天他也来了。当时铺子前围了很多顾客,他在最外面等了会,掏出手机看了看,去了隔壁买了烧饼油条豆浆,挂在自行车上骑走了。
    我有些失落,有些担心,怕他从此被烧饼油条抢去。
    好在他回到了我这里。他耐心地等在人群的最外面,就算不时有后到的人插在他前面,他也不再向烧饼油条铺看上一眼。
    他离我越来越近……终于,我把煎饼和豆浆递到他手里,他把钱放在我手心里。
    一天天的过去,正当我以为,我每天的等待不会再落空时,他又两天没来。我趴在挂历上看,他没来的日子全是星期六、星期天。我独自一个人笑了。他是双休。


    我开始观察他,分析他,判断他。
    他是个谦让的人。在买早点的人堆里,只要有人往他前面挤,他就会后撤一步,放别人过去。那绝对不是窝囊,他的身体蛮壮的,眼里却是和善。凡是挤到他前面的人,我一律不卖给他们,冷酷地说上一句,“后面排队去。”随他们怎么发脾气。我不喜欢霸道地人,我喜欢谦让的人。我喜欢他。
    他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把自行车停在人行道上白线划定的停车区域内,从来不惜多走几步。他的房间一定井井有条,我以此推测。
    大部分时候,他会递给我正好的钱币,就算要找钱也是小面额的。他肯定事先就准备好的,他是个会替别人着想的人。
    他买好早点往外退时,总用他好听又和气的声音说:“不好意思,借过。”他是个彬彬有礼的人。
    ……
    还有一件事:当时,他已经到了我的柜台前,后面的人一挤把他身边的一个老太太挤了个趔趄。他手脚极快,一把扶住老太太,用依旧和气的声音说:“后面不要挤,前面有老人。”还弯下腰去帮老太太捡拾掉落的东西……
    这件事后,我爱上了他。也许——之前就爱上了。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家住哪里,干什么工作,我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我的爱是从猜想开始。
    我家的铺子在他家和工作单位之间,路程可能不是太远,不然他不会骑自行车。但如果他的上班时间是九点而不是八点半的话,他就起码要骑车四十五分钟,是大半个城市的距离……可    以确定的是他的家就在附近,不然怎么会老在我家铺子里买早点……
    真好,我家也在附近,和招女婿没什么差别了。
    他不是很有钱,买不起汽车,所以他骑自行车,每天早饭只吃三块五毛的煎饼豆浆。不过,也可能他就是喜欢运动,他的体格看得出,他是个经常锻炼的人。他吃我家的煎饼豆浆是因为我家的早点做得可口,他当回头客,还有我家的生意兴隆都可以证明。我看不出他穿着的档次,就觉得他穿得很合身,看上去很顺眼,穿着顺眼的衣服一般都不便宜。也不排除他有钱……
    我不在乎他有没有钱,他有钱我会替他高兴。他没钱的话也没关系,我很有钱。
    从他上班的时间判断,他是个白领。还有他彬彬有礼的风度,工人还要粗俗许多。但不绝对,也有在八点半以后开工的工厂,举止文雅的打工者必然会有,因为这个世界很奇怪,任何可能性都存在……
    我倒希望他是个工人,工人和卖早点的更相配一点。
    他应该没有女朋友,我从来看见他都是一个人,他身上没有任何有女朋友的迹象。他肯定没有女朋友。可是——既然我可以对他一见钟情,别的姑娘也可能对他一见钟情,他身上同样没有任何没有女朋友的迹象……
    这是我最担心的,后来我就干脆不去想这件讨厌的事情。


    爱一个人是了解了他许多的情况,这些情况都是你所喜欢或不讨厌的,于是你再会爱上他。我爱上他却不是这样,我只看到了他的相貌和少许的举止,然后我把我乐意的一些条件给他安上,把他打扮成我喜欢的样子。这完全是出于我的意愿,完全是一厢情愿的瞎想:他的家就在离我家很近的地方,我们在我父母家吃完晚饭步行就可以回到他家里。他的工作的地方也不远,就算最冷的天气,我做的煎饼他带到单位里还热乎着。他不是很有钱,但会给我买最好最贵的礼物。他不知道我很有钱,在困难的时候,我会悄悄地帮他渡过难关,就说——买彩票中了奖。他是一个又阳光,又文雅的人,业余时间他会去打球,要么写写诗啊什么的,诗的内容全都是赞美我,每晚睡前他都在窗前的月光里为我念上一首。我高中的语文老师说过,有一个大诗人就这么干过,听得班里的女生们个个心驰神往。


    在对他漫无边际的想象和完善中我疯狂地恋爱起来。
    要拥有他,必须从拥有他的东西开始。我能有的只有他递给我的那些钱币。我把它们放在钱箱的一角,在没人注意时揣进衣袋。我的床下有个罐子,里面装满了他的钱。


    我去了一家家自行车商店,终于找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车。一问价钱,惊呆了,八千多!看上去那么简单那么轻巧居然这么贵。他一定有钱!如果他骑的是八千多的摩托车,那么他还有可能是穷人,如果他骑了辆八千多的自行车,那么他必定不是穷人。
    我问店员,这车是不是就这一家店有卖。本意是确定他是不是在这家店买的车,只要是他的动态,我都想收集。
    店员迟疑了一下,“我们是连锁店,城里另外开的几家也卖这车型……要是你在我们店里买,我送你车锁。”


    晚上我依在妈妈怀里看电视。
    “妈,我要买辆自行车。”
    “买什么自行车啊,爸给你买辆汽车。”爸爸不是说笑,他早有这个打算,好几次催我去学驾照。
    “我就要自行车。”
    “买。”妈妈似乎在瞌睡中被我吵醒,她的语气却一点不拖泥带水。


    没想到买车不是付了钱提了车就走那么简单,店员问我:“以前骑过死飞没有?”
    我问:“什么是死飞?”
    他差点晕倒,“就是你要买的车啊!”
    他向我解释了我才知道,死飞是没有飞轮的,也没有刹车,全靠两只脚控制快慢和刹车。
    店员颇为失望地问我:“还要吗?”
    “要。”我回答得像我妈一样毫不拖泥带水。
    店员又高兴了,说:“按你的身高,我给你找四十七的车架装一辆。”
    我指着样品问:“这是多少的?”它看上去和他骑的那辆大小差不多。
    “这是五十二的。”
    临走时店员再三嘱咐,“你是初学,不要骑太快,如果下陡坡控制不住的话就跳车,保命要紧。”
    我说:“才不跳呢,八千多呢!”
    我兴奋极了,握着车把,就像握着他的手。


    抖抖索索地把车子骑回家,爸妈当然惊讶了一下。爸爸跨上去试骑,还摔了下来。
    “我姑娘喜欢就好,就是骑起来一定要小心。”惊讶之余他们只对我说了这些。
    我爱死我爸妈了,我也爱死这两死飞了。


    我把车停在人行道上的停车区内,他平时就把车停那里。
    他来了,我紧张地窥视他。他看到了我的车,一样的牌子,一样的款式,一样的涂装,只是大小差了点。他笑了,看了看四周,把他的车停在了我的车边上,挨得很近,车把还倒向我这边,就像大车抱着小车。
    我脸红耳赤,再也没勇气看他第二眼……


    我每天都过得很兴奋,四点半一过就毫不瞌睡地起床。对着面团我干得很卖力,我是在给我的心上人做早餐。一过八点是紧张的时刻,他一出现就变成了幸福的时刻。
    一天,他晚了,经过铺子前他只是朝我这里看了一眼就直接骑了过去。在这一天里,我始终在担心他是否在挨饿。
    于是,只要接近那个时间,我的动作就会飞快,我利索地打发着一个个客人,希望所有人早点离开,他到我跟前时不用等得太久。
    可是他不用等太久的话,和我呆在一起的时间也一样缩短了。


    爸爸说面粉涨价了,利润薄了,是不是换个便宜牌子的面粉。我坚决反对,说客人是冲着咱家的味道来的,万一味道变了,他们会不会再来?
    实际上我害怕的是,他会不会再来。
    有人上门推销廉价的食用油,我把他们轰得远远的,我才不会把他的食品安全当成作儿戏。


    我变得越来越不满足,我这样爱他,他也起码给我点回馈,哪怕是一个领会的眼神。
    那天,他又站在人群的外面,我看见一个又一个人挤到了他前面。我迟疑了一下,开始了早在昨天夜里计划好的行动。切上两块钱的煎饼,其实不止两块,他的每一份煎饼都不止两块钱,再在袋子里装上一杯豆浆。
    “嗨,你——”我冲着他招呼,并把拿着早点的手臂伸得直直的对准他。
    跟前的人都诧异了,回头去看他,他也诧异地看我。我勇敢地盯着他,即使是傻瓜也看得出我眉目中的柔情蜜意。
    “两块钱煎饼,一杯豆浆?”他疑惑地问。
    “是的。”我咬紧牙关强撑着。
    他上前接了早点,付了钱,走的时候回身看了我两次。
    他一过桥,我便虚脱了一般整个人瘫软下来。随之,一股懊恼涌上心头。
    “排队,排队,插队的一律不卖。”我竟朝那帮闹哄哄的顾客吼了起来。
    爸妈停下手里的活,询问的目光望向我。
    我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放着刚刚投来的目光,这目光是那样的惊诧,惊诧得我瞬间心灰意冷。我奉上的是一份充满爱意的早点,他支付的是钱币和意外,就连我最爱看的他的嘴角也纹丝不动。刹那间,我发现了自己的荒唐,发现了我和这个陌生男人间诸多的不可能。我是一个做了傻事的傻姑娘,我建造了一座虚幻而华丽的宫殿,他只抽去了一小块砖,整个宫殿便轰然倒塌。
    心乱烦躁中我的刀弄伤了自己的手,伤口还蛮大,爸妈要送我去医院,我任性耍性子一样坚持不去。在他们手忙脚乱地为我包扎伤口时,我忍不住泪如雨下。
    今天怎么了?又是流血又是流泪。


    我没吃午饭,晚饭也几乎没吃。我推出死飞,“爸妈,我想出去兜兜风。”
    妈妈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爸爸说:“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我骑车来到我家铺子前,那一排店面都紧闭着,白天的热闹此时烟消云散,只剩昏暗路灯下的萧条。我上了那座桥,向他每次消失的方向骑去。
    我盲目地向前,在每一个路口听天由命的决定方向。如果是红灯我就右转,如果是绿灯我就直行和左转,如果前路被挡住我就转向任意一个走得通的方向。
    我迷路了,我甚至骑出了市区。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回到我家铺子前的那条路。上桥时我发疯一样的骑着,下桥时我体验到了店员说的“控制不住”。桥下就是一个路口,亮着红灯,横向的车辆往来穿梭。那一刻,我突然万念俱灰,双脚离开脚蹬,由着惯性往下冲去……
    风在我耳边呼呼的响。
    在我就要冲进路口时,红灯变成了绿灯。
    我终于停了下来,车子倒在人行道上,我蹲在路边呜呜痛哭。夜晚的路人一个个经过我身边,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到家时已过了十一点钟,爸爸焦急地站在门外张望,妈妈穿着睡衣也没有上床。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问话里没有责备,只有关心。
    “迷路了。”我低着头,用沙哑的声音回答。


    快到四点半的时候,有人蹑手蹑脚进了我房间,拿走了我床头柜上的闹钟。其实我醒着,都听见了,其实我一夜没睡。当房门悄然合上的时候,我的心中满是感激和愧疚。
    我难得在床上迎来曙光,家的亲切和被子里的温暖让痛苦中的我减轻了几分孤独。这是我父母给的,用他们今天多一份的劳累。
    我没穿衣服下了床,从床下摸出他的钱,已经是两罐了,全都拿去倒进了爸爸房间里储钱的箱子。
    回到床上,我沉沉地睡去,都没去想象今天他见不到我时的心情。


    我被爸爸妈妈叫醒,他们说我发烧了,必须要去医院。医生清洗缝合了我的伤口,疼痛使我格外清醒。
    这次我没哭。
    手上挂着消炎药水,爸爸妈妈陪在两边,我依然可以依偎着妈妈,爸爸却不再讲他一贯的笑话,他怜爱地看着我默不作声。
    我向他们露出笑脸,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什么都没失去,我的爱依然在我左右。
    药水凉凉地顺着手臂注入我身体,我感到好久没有的轻松。


    我回到铺子里干活的第一天是个星期六。大概九点半的时候,我看见了他向这里走来。奇怪,既没有欣喜,也没有不安,更没有怨恨。
    他向这里走来,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女孩骑着一辆好看的儿童自行车在他身旁,他用自己的身躯护着小小女孩,不时指引她该骑行的路线。他把儿童自行车停在了人行道上白线划定的区域内,尽管那是辆很小很小的车子。然后牵着女孩的小手朝我走来。这时已经没有了顾客,我毫无遮挡的裸露在他的目光中,虽然基本保持了镇静,但心跳多少还是有点局促。
    他抱起小女孩让她叫“姐姐好”。
    可爱孩子的问候让我放松下来。
    “小妹妹好。”我微笑着回应。
    他脸对着小女孩说:“姐姐做的煎饼最好吃了,爸爸每天都来吃,今天特意带你也来尝尝。”
    我给他们一大一小装了两份。他要付钱,我不收,他坚持要给,我说庆祝一下病愈,今天我请客。
    他收起钱,带着小女孩走远了。
    我的心像天空一样宽阔。


    后来,他还是常来。
    “两块钱的煎饼,再加一杯豆浆?”我朝着他问。
    他笑着在我手心里放上三元五毛,一毛不多,一毛不少。
    我家的铺子前不知什么时候排上了有秩序的队伍,没人插队,也没有人推挤。每个人都从容不迫的等候,尽管队伍排得很长很长……


    我是一个卖煎饼的,我每天九点之前睡觉,第二天四点半起床,我还有一辆八千多元的死飞车。我家铺子的东墙靠近天花板那儿有只蜘蛛,我把他想象成我的朋友跟它说话。我跟它说起过一个同学,他是第一个说喜欢我的人。我还跟它说起过一个男人,我曾经爱过他,现在依然很喜欢他。最近我在给蜘蛛讲一个新故事,一个看上去蛮眼熟的小伙子在买煎饼的钱里夹了张纸条递给我,上面写着:你家的煎饼真好吃,你长得真漂亮,我每天都来你是不是记得我?如果你愿意,我很想认识你……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20 21:47:46 |显示全部楼层
从我这个角度看  
算是写 了一个普通女孩子的三次恋爱吧
细致入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1-26 21:00:06 |显示全部楼层
三次?
我都没数过
严格意义上只有一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6-4 15:36:09 |显示全部楼层
老陈,这是到目前为止我看过你的文章中最好的一篇,并且,不是相对的好,在我看来,是绝对的好,说实话,我看过你其他的文章给我感觉结构有些许的松散,但是这篇异常紧凑,细腻,抓人,是那种看着看着身体不自觉前倾的感觉!所以,必须给你这篇置顶,加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6-4 23:46:16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一加精,我不由得自己又把这篇看了一遍,有这么好吗?我心里可一点底都没有。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忍着将近12点钟的瞌睡向你说谢谢。
老沙说过,找你来是给我做伴的,突然间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有点孤单。
再次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6-5 22:33:36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 发表于 2014-6-4 23:46
你这一加精,我不由得自己又把这篇看了一遍,有这么好吗?我心里可一点底都没有。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忍 ...

真的很好,老陈,你的高产和细腻,我要向你学习的,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4-6-9 06:11:49 |显示全部楼层
映月临溪 发表于 2014-6-5 22:33
真的很好,老陈,你的高产和细腻,我要向你学习的,加油!

你的作品也挺多的,而且你比我的思路开阔许多,相互学习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7-4 02:19:48 |显示全部楼层
谈一场一个人的恋爱,暗恋,最甜蜜也最苦涩。
醉飞莲叶千杯绿,睡稳荷花一梦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11-25 19:23 , Processed in 0.0779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