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64|回复: 21

孤独的夜枭声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7 11:20:00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夜枭声】

                                                             ——浅淡鲁迅的黑暗与鬼气


                                                                                                    文。琴瑟玉颜               




       一次听到乌鸦的叫声,极为害怕。那样的凄厉似要啄破人的头皮直刺心肺。后来再看到猫头鹰更为吃惊,自然想起在夫子那儿看到的鲁迅先生画的那幅猫头鹰的画,惊异于它与真的猫头鹰竟如此神似。那双直勾勾的眼睛洞穿人的灵魂般深遂。儿时常在半夜里听到它怪怪的叫声,刮破黑暗的夜色,令人听得毛骨悚然。大人们说它的出现是不吉利的象征。自古以来中国人便是不喜欢这类鸟禽的,因为它代表着恶的声音,是一种晦气与近乎黑暗的灰的声音。


      
       教父鲁迅先生的文中,却极喜欢用这种意象。正如他在致友人的信中所说:“我的文章是枭鸣,别人都不爱听。”“但我的作品,太黑暗了,因为我常觉得惟‘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却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所以很多偏激的声音。”     
    先生自己的坦言,令人甚觉他的可爱之处。他总习惯于在夜间工作,以至于他的文字总也透着神秘的色彩与气调。他写《狂人日记》,《夜》,《祝福》,《长明灯》,《孤独者》,《野草》,《坟》,里面有夜的月光,森然里透着绝望的月光,散发着丝丝鬼气与阴郁,仿佛荒芜的坟场边开着的野花萧草,在夜的寒露下瑟瑟抖动着。他对夜色有着独特的亲近。读他的文字,你能嗅到这些文字里漫延出来的浓浓的忧郁与苦楚,在黑暗里直面高而远的天空的意象中,似点点磷火般溅出蓝悠悠的光,令这黑暗的世间那些黑暗的黑手心有余悸而怀恨之。
   
      万俱寂的夜里,更远漏残,所有人都睡去了,月光在漆黑的天幕上用冷眼窥瞥着人世间。这时,先生就着一盏油不甚足的煤灯,一方旧案,那时他爱抽一种叫“敷岛”的烟,雾霭沉沉里他微蹙的浓眉下一双锐利的眼睛,在黑暗中将这乱世看得真切分明。众人皆醉惟我独醒,是种孤独的清醒。    他的这种清醒令他对世事临一种绝望的状态,却又在绝望之际发出一声尖锐的希冀的低唳,令人在几近窒息的时候看到一道希望之光用尽光明一闪的生命力,那么执著倔强得不可一世。他是一只骁勇的夜鸟,在当时苦难的政治背景下黑暗的天地间嘶鸣,向这个世界昭示自己的存在。他诞生于黑暗,却不属于黑暗。




       是不安于黑暗里的光明者,所以我读鲁迅的文字,总有种共鸣的快意与压抑情绪。虽说现在这世间已太平,但小人之雕虫却是无处不在,贪吏污爵者盛行。然,对于这类不成气候的小人我们自不必如先生那般无奈的挣扎,以笔锋为刀,快意地斩草除根。不得不承认,先生的文字里有着罕有的辛辣,笔锋带着毒液,所到之处,皮肉分开,滴着血。这是孙郁先生曾说过的,在绝境里的思考者,或许最逼近于人间的本真。先生自知自己做不了英雄,便在文字里鼓动血色的美,把毁灭与地狱式的昏暗推向了极致。而这样的毁灭意识是存在于审美之中的,我们常能从他的文字里读到一些历史人物与传说故事皆是影射自己当时的环境,孙郁先生说那是黑暗里的奇光,大的破坏便有大的自在。与一个无望的世界同归于尽,对他而言是大的欢喜。好比一潭死水,你在缺氧的状态下即将死去,不如用尽力量做最后的飞跃,搅动一池风浪,在魔鬼世界里捣乱,并且死于捣乱之中,以此获得心灵的升腾,是最有快意的。这是先生在那种环境下背水一战的绝决。


     
      很惋惜于鲁迅先生的孤独竟是真正的孤独。最初发现他作品的价值与深意的人竟不是国人。日本学者木山英雄四十多年前就发现了《野草》里存在的一种哲学思想,他说鲁迅“从与现实对应的有机真实的感觉逃脱出来,追求自由表现领域而进入假定的抽象世界时,君临头上的奇怪而高的天空之压迫感也似乎变得淡薄。”木山老人对《野草》有着如此深切的体味,令人吃惊。而我们国人有时却无法解析先生的世界,这或许缘于先生的文字在某种意义上跨越了外国的文本。他曾经对翻译相当痴迷,所译作品亦多关乎低层民生的世界,与他自己的作品一样有着沉郁阴暗的主色调。尤其他所译的阿尔志跋绥夫、安德烈、迦迩洵的小说,简直是裹携在一种死灭的气息中。像著名的《工人绥惠略夫》里,那种虚无与恐怖的色调浓郁得令人窒息。我想外国作品的一些跨度与神经质的跳跃,多少传染了先生的灵魂,早期就有人从他的作品中读出了尼采的味道,也许正因他的文本已越母语的范畴,中国这么多如此亲近的读者,也未能解析出他作品里这一独特的夜间怪鸟的意象之深味,却被域外汉学家发现了惟有双语作家才有的思想。有时掩卷沉思,深深替鲁迅悲哀。堂堂国学教父,知音者,竟在国外。





      日本的学人丸尾常喜曾写过一本书《人与鬼的纠葛》,专门论述了鲁迅世界里的鬼气。无论是早年还是晚年,鲁迅的作品都喜欢用“鬼”、“坟”这个意象。《坟》,《女吊》,《过客》,读着这些文字,你能听到在黑暗的世界外面,那掠过天空的抖动的声音,在深渊的世界里搅动着冲荡的气韵,让昏沉的人们从梦中醒来感受到那凄厉的呼叫与低唳。这时,作者似乎才能感到一丝满足。  


  
      了先生这一生背负文字的苦役,也只能窥破其作品中的一丝隐秘,他真正藏于内心的暗示与线索,想来我辈得穷尽一生来解读了。他有句诗云:惯于长夜过春时。对于他自己是最形象的勾勒。钱玄同曾笑说:鲁迅像一只猫头鹰。不知先生听说过这话没。我却认为再贴切不过。中国人总认为这是种恶鸟,我倒是觉得,这样的恶鸟,多来几只又如何?足以令所有的苟活者,盗世欺名者,借佛借善的伪君子和小人们都因之而苍白无力了。



他年心似雪。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1-12-27 11:27:59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夜枭的鸣叫,是黑暗中的强音,在整个环境中有点卓然不同的叫嚣声,孤独啊是一群人的麻木不仁,孤独是一个人的声嘶力竭
我也对这个意像痴迷,不过不敢用鲁迅伯伯的,经常用到的是乌鸦
呵呵
姗姗来迟的签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7 12:57: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墨苍穹 于 2011-12-27 12:58 编辑

这个必须顶一下的。蛮早就看过的。
看多了玉颜唯美伤感的精致文笔,再看这个,当时真的蛮惊讶,这大概是我最喜欢的玉颜的一篇文了。
鲁迅先生,在孤独的黑暗里声嘶力竭地叫嚣着,把满腔的热情与愤怒化在几寸长的笔端,只为唤醒麻木的人民,唤清浑浊的世界。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12-27 18:13: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荣辱不惊 于 2011-12-27 18:28 编辑

     反复读了多遍,心境复杂。
     鲁迅先生的文章我没读过多少,感觉太压抑了,又不愿接受‘黑暗与虚无’乃是‘实有’。加上自己那安逸无风无雨的生活、对时事政治的漠不关心、思想不成熟……也就将其束之高阁了。
    “偏要向这些作绝望的抗战”,“他的这种清醒令他对世事临一种绝望的状态,却又在绝望之际发出一声尖锐的希冀的低唳,令人在几近窒息的时候看到一道希望之光用尽光明一闪的生命力,那么执著倔强得不可一世。”“与一个无望的世界同归于尽,对他而言是大的欢喜。好比一潭死水,你在缺氧的状态下即将死去,不如用尽力量做最后的飞跃,搅动一池风浪,在魔鬼世界里捣乱,并且死于捣乱之中,以此获得心灵的升腾,是最有快意的。”“一直很惋惜于鲁迅先生的孤独竟是真正的孤独。最初发现他作品的价值与深意的人竟不是国人。”……我无法平静地读这些个字。感谢玉颜,发这样一篇直击人心灵的文章。现在很想,大概可以,试着去拜读这位国学教父了。
     还有啊,玉颜这篇文使我坐公交车过站了,读的当时更像个失恋者。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1-12-27 19:32:16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您的文章脑海中不由出现了很早看的电影中几句台词:“清音俗世留,纷争何时休;谁能破名利,太虚任遨游。”鲁迅文章里所散发出来的戾气对有的人来说是清音,是那种天地间难有的那种,也只有看破名利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的音。那个年代里,能静下心来看他文章的人很少,大多只是匆匆而过。就像一头非常凶煞的怪兽从天而降,惹其只会给人带来灾难,殊不知其内心的美丽。每每读其的文章,我都会置身对立的一面,所要抨击的就是我。这样一来看到的东西就会更多,理解的也会更透。读这篇文章,美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7 22:49:32 |显示全部楼层
颜也写起杂文了?呵呵,很抨击现实。
写杂文最杰出的当属鲁迅先生。他说:杂文是匕首和投抢,要锋利而切实。下次写杂文的时候,颜的语言应该更“锋利些”,应该要有“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来”的感觉。
我个人觉得颜这篇像是杂文,是不是移动到“杂文社论”会更合适?
风起的日子里,翻飞若鸢。把你我相守的诺言纵横交织成罗裳,以回忆的方式,御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1-12-29 18:51:09 |显示全部楼层
早就读过玉颜这篇文字,当时读后便非常叹服。这篇文字与玉颜平素的为文风格大不相同。隐忍中有着一丝倔强的替鲁迅叫好,抨击现实生活黑暗的锋芒。怎么说呢,玉颜写文有自己的风格,但是不是为了风格而风格。而是会根据文章的需要写出自己不一样的文字。所以你在为鲁迅叫好的时候我来替你叫好吧!加油!期待玉颜更多的文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9 23:36:36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 发表于 2011-12-27 11:27
其实夜枭的鸣叫,是黑暗中的强音,在整个环境中有点卓然不同的叫嚣声,孤独啊是一群人的麻木不仁,孤独是一 ...

鲁迅先生的文章,初读时是不太喜欢,后来年龄成熟点,再读竟然越读越有味。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9 23:38:41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苍穹 发表于 2011-12-27 12:57
这个必须顶一下的。蛮早就看过的。
看多了玉颜唯美伤感的精致文笔,再看这个,当时真的蛮惊讶,这大概是我 ...

旧文,水儿早看过。其实写得不好,只是我很懒,一船懒得修正,呼呼。。
水儿看的,大多是博客里闲散无章的文字,吼吼,算不得文章袅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29 23:42:09 |显示全部楼层
荣辱不惊 发表于 2011-12-27 18:13
反复读了多遍,心境复杂。
     鲁迅先生的文章我没读过多少,感觉太压抑了,又不愿接受‘黑暗与虚无 ...

亲耐滴,感动滴嗦,你太认真袅。
鲁迅先生的杂文或小说,也许某些人不认为有什么特别的长处,但他确实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与独特的视角等,他总以民生的疾苦为已任,以墨为剑,为社会呐喊呼啸。。。
荣儿,抱个,冬天温暖哈。。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5-24 10:18 , Processed in 0.07880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