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62|回复: 40

梦里总知身是客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7 13:47:20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总知身是客

                                  /琴瑟玉颜


   是夜,杭城冬已深。原本熄了灯,拥书而卧。半梦半醒间,忽听得窗台滴哒之声,时而急骤时而疏漏,敲打着窗棂。起初以为是梦,然凝神细听,却是夜雨来袭。平日里下雨,断是听不到雨声,恐是自己顾念着书中人的命运,上床前忘了关窗。

    披衣起床,撩开窗帘,果有一窗半开着,急雨斜来,夹着寒风拍打在玻璃和窗台上,夜风掠进来,霜刀般令人寒噤一凛,忙伸手关上。瞬间,雨声猝然被隔绝于窗外的夜色之中。只那窗玻璃上密集的雨点,肆意往下流淌。

    恍若一帘泪,无奈与君别。

    隔窗望去,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南宋御街,所有商号门前的马灯、红灯笼在雨幕中朦胧如画,无根地飘摇,想白日里人流如织,车水马龙,此刻于冬夜的冷雨里,竟寂然犹若宋朝一落寞女子。

    古来旅人多悲秋伤春,对风沐雨,饮泣嗟叹。而侬本是多情之身。日前天涯羁旅,不论到哪一个城,总也无法将自己孤孑的身体融入脚下的城市。这种不知终点的行走是所有飘着的人意象中执意的追求。少年时常站在长满蒲公英的桥地山顶上,看风吹起满空飘散的蒲公英,就想,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最终会飘向何方呢,在何处停驻、落脚、生根?

    梦里总知身是客,这恰是旅人与生俱来的忧思。



    杭州,是梦里无数次邂逅过的城。当目光与脚步真实地触及她的瞬间,竟生出相识已久相见恨晚的深情慨叹!她的温婉、娴雅,与世无争的静美之态,似一缕柔丝瞬然就契入内心深处的切口。或者这一切口一直以来就深藏着,它一直在等待一种怦然心动,来征服它无意识中驱使我们不停行走的蠢蠢欲动。这种心动,就是旅人冥冥中寻找的根吧。住下来,不觉已半年之久了,竟未曾真切地想起过几千里外的故乡。

    “半夜灯前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雨丝儿催人愁。今夜这场朔风冷雨,忽地惊觉某些潜藏已久的情愫。

    蜀南的故乡多秀竹。房前屋后,一笼笼,一片片,一山一湾,连绵如海。和风吹来,沙沙之音,若天籁悠鸣,透着空灵之美,寂静之美。当夏雨急骤而来,密集的竹林便是顽皮的孩子们避雨的天然屏障。严冬时,雨绵绵飘洒,竹林下厚厚的落叶依然干燥,拢一堆,用火柴点燃,红红的火光映红了孩子们欢愉的脸庞。那样的温馨,刻画在人生的起点之上,时光变迁了,依然醒目如初。

    少年时,再听雨声,落在青瓦间,敲在蕉叶上,竹林里,沙沙沥沥,叶叶声声,皆是难言的空愁。是那时,就亦埋下了多愁的种子,和漂泊的根须。

    多年来一直不喜欢雨天。尤其秋冬的雨。萧瑟的天气里凭空新添愁绪。街是湿的,路是湿的,行人奔走的脚步是湿的,心就无端沉重,湿漉漉地滴着雨,或是泪,亦或都是。



    这样的雨夜,万人皆眠中我怎生安得!撑了离乡时平儿送的天堂伞,出门。杭城冬天的寒冷,出于意料之外。顺江而来的寒风侵彻骨髓,疯狂地将藏于羊绒帽下的长发卷起,深黑大衣包裹里的身体有如单薄的纸在风雨里瑟索。街上行人寂寥,匆忙来去。有几幢楼里透出温暖的灯光,桔红色窗口里,是怎样的和乐融融温香软爱?数着脚步,雨声落在被街灯拉长的影子里,凝噎,无语。

    初来时正值盛夏,万树千荫,绿意层峦,西湖碧波倩影,游人万紫千红过。我独爱穿梭于古旧的青石巷弄。阳光斑驳的巷弄,一道道一条条,映画着我红鞋子蓝衣裳的身影,映画入光阴的肌理,再也抹不去。

    此刻已隆冬。足下暗绿的苔藓,一步一步,通向历史的蹉跎,密密的、细碎的爬山虎和蔷薇,静静地爬在两侧的高墙,风掠过,沙沙然摇曳在时光的阴影里。在这样的时候,时间会停下,世界会停下,思绪会停下,一切,静止在风起云涌的回望里。那丁香一般的姑娘,在这个巷弄里走失了多年?是否还有诗人,徜徉在结着愁怨的雨声里,向着深巷的尽头怅望?踏在石板不时汪着的积水里,似踏入前朝楚歌旧梦般灵婉空寂,千千结怨。



    “客要到哪里去呵,客要到哪里去!”雨小了,风依旧疾,伫立巷口,想起陈孝敏老师这两句深情叹息,茫茫尘寰,飘零的灵魂终要何去何从,停下的脚步又能驻留多久?

    风一阵紧似一阵,似在催我回。我伸出手指触摸陈旧砖墙,曾青葱的叶子下结着厚厚一层枯萎的藤蔓,浅褐色的藤条紧紧附在墙上,雨把它们淋湿了,爬山虎细细的小足依旧牢牢抓住经年的老墙,任凭风雨残摧。这样的相守,这样的痴情,可是在印证最初的诺言?青砖越来越老,藤蔓越织越多越密,年复一年,直至永生?

    “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生命之途如雪落青冢,繁华转瞬掩埋,也如澎湃之水绕黑山奔腾而过,尽头无终。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有国殇。”于右任老先生写这首情深意切的哀歌《望大陆》,是因了他知道至死已回国无望。这种无望,是万千鸿鹄生涯的羁旅之人最痛的忧思啊!

    我是如此渺小,沉没于草根怏怏大梦;我无国殇。我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苍茫寰宇辗转中,飘落于江南的小巷。或许从此,在水这方,停顿理羽,修身养息。

    往事明灭;蜀南啊,容我于深冬的雨巷里望你;容我思念的藤蔓,抓住你渐次老去的容颜;

    今夜,莫弃我于异域冷雨,弃我于异域冷雨兮,望我故乡!




他年心似雪。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7 17:06: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墨苍穹 于 2011-11-17 17:14 编辑

杭州,无疑是座美丽的城市,这座城市,有美丽的西湖,静美婉然,有竹林,有雨巷,牵系着许多人的向往。作者在这样美丽的城市里,在雨夜想起家乡,蜀南的家乡,也有美丽的竹海,有寂静的雨声。处处风景都撩动着异乡人思念家乡的心。将异乡与故乡的风景交替着,又将这深深的思乡之情编织进去,每次每句都幻化出浓浓的愁思。
羁旅天涯,望我故乡。望我离开多年,甚至经常忽略的故乡。
颜颜的文字,总是浓得化不开,极易打动人心。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11-17 20:39:26 |显示全部楼层
缓缓彳亍在旅途,沿途风光无限,却终究不似故乡。然而,故乡实际上只是一个情结,装满了美丽的回忆。只因为灵魂无法安宁,一直在他乡流浪,落寞的他乡寄托了太多的梦想。愚兄真诚祝愿“一路平安!”
深情婉转!
盼望有一天见到痛快淋漓!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7 23:39:48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细腻优美,什么样的手打出来的字啊!
“蜀南的故乡多秀竹。房前屋后,一笼笼,一片片,一山一湾,连绵如海。和风吹来,沙沙之音,若天籁悠鸣,透着空灵之美,寂静之美。当夏雨急骤而来,密集的竹林便是顽皮的孩子们避雨的天然屏障。严冬时,雨绵绵飘洒,竹林下厚厚的落叶依然干燥,拢一堆,用火柴点燃,红红的火光映红了孩子们欢愉的脸庞。那样的温馨,刻画在人生的起点之上,时光变迁了,依然醒目如初。”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了,那么真实动人。有机会,真要去看竹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寒月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08:29:46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一文,有如读一人。品读一篇文章,就像是在解读一位作者。
可能与玉颜熟悉的原故,此文的点滴词句,都让我有一种看到一个孤独却清丽的身影在晃动。
玉颜是一种多才而心思细的女子。从她此篇的语言,用写景,却在写景中融入了作者真正思绪。将一种孤单与落寞的心态写了出来。景很美,或者说是一种凄美。这种美应该是作者心态的反映。
很标准的借景抒情的写法,值得借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19:09:26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苍穹 发表于 2011-11-17 17:06
杭州,无疑是座美丽的城市,这座城市,有美丽的西湖,静美婉然,有竹林,有雨巷,牵系着许多人的向往。作者 ...

嘻嘻,水儿,有没觉得杭州真是座不错的城市,住下就不想走了呀。可惜根在南蜀,不得不归。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19:16:36 |显示全部楼层
星河兰舟 发表于 2011-11-17 20:39
缓缓彳亍在旅途,沿途风光无限,却终究不似故乡。然而,故乡实际上只是一个情结,装满了美丽的回忆。只因为 ...

兰舟兄, 是09冬的字了。至今依旧怀念那儿熟悉的一草一木,一檐一角,西湖美景。
至于格调,呵呵,也祝福自己,有痛快淋漓的一日:)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19:27:36 |显示全部楼层
流萤 发表于 2011-11-17 23:39
真是细腻优美,什么样的手打出来的字啊!
“蜀南的故乡多秀竹。房前屋后,一笼笼,一片片,一山一湾,连绵 ...

谁不说俺家乡美,嘻嘻,竹海的韵致,天籁的笙歌,相信你们来了不想走诶。。
嘻嘻,至于这字嘛,就是十个指头的手打出来滴,格格~~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19:38:26 |显示全部楼层
凉月 发表于 2011-11-19 08:29
读一文,有如读一人。品读一篇文章,就像是在解读一位作者。
可能与玉颜熟悉的原故,此文的点滴词句,都让 ...

那时在杭州,就喜欢南宋御街,和满陇桂雨路。。时时怀念啊。。
月,其实这不过是当时的一分情思罢了。算不得大气之文,自知有某此地儿可修改,却是得有这份闲心时的事儿袅,格格~~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9 21:00:43 |显示全部楼层
琴瑟玉颜 发表于 2011-11-19 19:09
嘻嘻,水儿,有没觉得杭州真是座不错的城市,住下就不想走了呀。可惜根在南蜀,不得不归。

恩,虽无梦中般优美,但也算遇见过的最不错的城市了。
夏天热了些,冬天也寒冷得很。不过,那是一座能望见山的城市,那里的女子面容清淡,性格温润如水。
西湖四周数里内,都是绝妙的风景,光是那些景处的名儿都能汇集成一首美丽的诗。人间天堂,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12-19 06:12 , Processed in 0.07100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