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123|回复: 33

小说:山里人的那档子事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6 14:46:51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这篇小说乡土味浓厚,人物形象个性鲜明,情节丰满,推荐阅读。
                                                                                                                        
                                                                                                                          ——编辑:琴瑟玉颜



                                           小说: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一)
        清水村是我杜撰的一个名字。是深山中的一个大村子。

          村中山青水不秀。巍峨的高山有泉水叮咚而下,却只能供山民饮用,无法灌溉村中所有的农田。而不足之水便从另一村修水渠引流而来。沿途的村组常因用水而起纷争。用水高峰时期各组凑钱请人引水。每组组长还都会根据各家各户的农田多少和引水远尽安排好引水时间和时长。虽力求公正,仍不时起了纷争。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因为自家缺水,而半夜起来不按规矩办事,把自己的田地灌得满满的,哪管他人死活,庄稼欠收。那时村人都指望着田地过日子。你让别人过不好日子了,不吵架才怪。于是半夜里,你还在睡梦中会突然听到寂静的村庄里有了不和谐的吵闹声,甚至是哭骂声。隔三差五地会闹上一场。有时甚至会闹到打架流血村干部调解才罢休。

      话说那时还流传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女人在当地还算漂亮。但除了她老公再没有哪个能人能上得了她的龙床。

      某日有两个人半夜来给自己稻田灌水。却看水流甚少,两人谁家的稻田也灌不满。就互相商量着该给谁先灌。见远处有一黑影晃动。借着月光瞧见是那美人的老公也出来灌水了。

     有一人知道另一人胆小怕老婆也从不敢去招惹谁,便遥指远处说:“你今晚要是能办了他老婆,你稻田的水我负责给你灌满。”那人一听面露难色。正沉吟间,这人又激上一军,你这么胆小,还凭什么和我争水,回家去吧,明儿再来。他量定这人不敢,今儿这水就归自己来引了。哪料想这胆小之人被他这一激,也色胆包天起来。说:“那一言为定,你可别后悔。然后便藏了锄头,摸黑朝那美人家奔去。

    美人家因为男人刚出去给稻田灌水,门是虚掩着的。

    他轻手轻脚的摸到卧室,脱了衣服就直接上马。

    那女人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今儿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人只拼命动作着也不作声。女人被他引领得欲仙欲死,也不再言语,只默默地迎合着他,两人相拥着同时快速到达幸福的顶点。

     事毕,男人也不作声,迅速穿好衣服再悄悄掩门荷锄而去。

    过了一二十分钟这女人的老公就回来了。

     今儿他有些高兴。那两个在那灌水的人说他平时难得回家,工作也辛苦,让他先灌好水,他们再灌,还发烟给他抽,说平素不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一定见谅。他满口应承,然后就早早灌好水回家了。

    他一回家就高兴地往老婆身上蹭。老婆推了他一把:“去,去,去。你今儿怎么了,吃狗肉了。刚做完多久又要。”

    老公说:“我才回来,怎么会和你办那事?”

    然后忽然醒悟,一拍大腿,骂:“一定是那两个缺德鬼办的好事。我还纳闷哪忽然那么好心呢!”

     她妻子忍不住破口大骂:“那个挨千刀的,哪天我生剥了他的皮。”两夫妻大吵了几句。终究是家丑不外扬,只能是忍气吞声。

    而那立赌之人听到他们家的吵闹声。便知道那人把事办成了。看着他说:“你这小子还真看不出。”

     于是就真的背着锄头回家,让这平素老实却做下此等大胆之事的人把他家所有稻田灌满了水。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后来挨骂的那人是他,因为任谁也没想到那老实人会做那等事,唯有他才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6 14:47:10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二)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25 14:24 编辑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二)

         话说这故事当中的三个男人都算得上这村中的三个能人。

        老婆被睡了却只得哑巴吃黄莲的那人叫宋大海。绰号“铁公鸡”,只兴自己占人便宜,却不允许他人占自己便宜的。这次受此之辱却没法把便宜占回来,你说可气不可气。

       不声不响就睡了人家老婆的人叫陈耀庭,绰号“闷葫芦”。平素不太爱说话,长得人高马大,面容俊朗。虽不能拔得男人当中的头筹,却也算是百里挑一的人物,把他扔在这村子一大堆的男人中,也算是鹤立鸡群了。

    不过他很少与村中人交往。除了把庄稼种得比别人好以外。就天天在家看书或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玩艺。村人都不太亲近他,但也不会诋毁他。偶尔看到他鼓捣出来的东西在生活当中派上用场,还会啧啧称赞几句。

     而那个采用激将法让“闷葫芦”上人老婆的那人叫刘启生。人送外号“一枝花”。长像俊美,皮肤细腻。真正是长得比女人还女人,遂得了这有趣的外号。

      他长相柔美,说话声气却颇高。年少时跟得一高人学了一些方外之术,每日里就帮人喊痧招魂甚至也能治好被毒蛇咬到之人。他来钱容易,家境颇好。搞集体时他做事拈轻怕重,善于偷懒。分田到户后却比谁都勤奋。起早贪黑的把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侍候得比谁家都漂亮。

    他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是村中的一个狠角色。却不招男人喜欢。他心肚明,不过他不在乎。他走南闯北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死皮赖脸的黏糊劲。倒招来不少女人的垂爱。犁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肥了不少人家的田。

     于是这家伙有人爱他恨他,有人鄙视瞧不起他。甚而有人当面调侃他:“昨日去给人招魂,是不是顺便也给你自己招魂了啊!你又在哪个大户人家蹲点,给你煮了大碗的荷包蛋啊?”

      他任谁取笑逗乐,也不气也不恼。有时还陪着贫几句。他外出给人治病刚回来的日子便成了很多男人最快乐的时光。

      这“一枝花”掠花无数,偏偏他最想折的那朵芳香馥郁,时时吸引着他,诱惑着他,却刺儿太多,没法上手。

     他原打着小算盘认定“闷葫芦”不敢上他所心宜的女人,也会如他一样用激将法反使他遂了心愿。哪晓得他高估了自己的聪明,也错识了“闷葫芦”的懦弱。你说他腥没偷着,反替人背了黑锅。心内可气还是不可气。

     那个他们都想上的女人虽是两个娃的妈,却依然面若桃花,眉如远黛。一双水盈盈的眼睛,轻颦浅笑间就能勾了很多男人的魂魄。更何况她身材高挑,腰身纤细呢?

    此等仙女般的人物这庄子里哪个男人不想把把,不想摸摸呢?

    没文化的爹妈给她取了个柳春英的名字,意思是春天盛开的美丽的花朵,倒也名副其实。

    不过山村里颇有点文化的人却给她取了个挺雅气的外号:“冰美人”。因为她对女人和气,对男人却冷冰冰。

    也有人戏称她“黑玫瑰”的。皆因她浑身带刺,哪个开她玩笑,试图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在她跟前都讨不了好。常被她斥责得脸红耳赤,落荒而逃。

    这女人不但长得美,身子正。还挺能干。除了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还做得一手好菜,会做花样烦多的点心。可谓是针织刺绣,样样精通。

    很多人家年前或做喜事的时候都会请她帮忙做些点心果子,她只要有空,从不推辞。

    于是她就是这村子里最招人喜欢的角。男人喜欢她的美貌才情,女人喜欢她的热诚助人。况且她虽美丽,却不会给她们造成任何负担呢?不过这村子里的女人绝没有想到这世界凡事皆有可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冰美人”一不小心就“湿身”了,然后就有了后来的一系列故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3-2-18 10:46:25 |显示全部楼层
清水村是我杜撰的一个名字。是湘戆边界一个镇子的大村。

这个没必要介绍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8 11:09:01 |显示全部楼层
胡德清 发表于 2013-2-18 10:46
清水村是我杜撰的一个名字。是湘戆边界一个镇子的大村。

这个没必要介绍吧!

哦,我还想加一个呢,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8 15:0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18 16:30 编辑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三)

        那一夜,“铁公鸡”盛怒得像一只战斗鸡,不但把“冰美人”的胳膊狠狠拧了一把,还把她骂得狗血喷头,不敢回嘴。什么你这个蠢女人,连自个男人都不认得了。你是怎么当老婆的。八成你自个是愿意的,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有更难听更恶心的话都说出来了。“冰美人”自知不小心做错事,懒得和他辩解。只委屈得独自垂泪。心里却在寻思,为什么他自己出去不带好门。为什么他们俩的身材都差不多。为什么,自己竟睡得如此迷糊。不过这世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也没有啥后悔药可吃。他们背靠着背,各怀心事,久未睡去。

       没多久,“冰美人”头下的枕头便被濡湿一大片。粘粘糊糊的,睡着极为不舒服,但此刻伤心着的“冰美人”哪还顾得上这些呢?她哭累了,泪也流干了,便迷迷糊糊睡去。

      而“铁公鸡”吃了这哑巴亏,生着闷气,一直盘算着该怎么去惩治那个混账鬼。再把这便宜好好赚回来。可是这便宜又不是那么好占的。所以愈想愈气,愈气愈恨得牙根痒痒,拳头紧捏,恨不得此刻就把那家伙的孽根拧下来。可是这没凭没据的,半夜三更跑人家里去闹一场,闹得邻里皆知,恐没治到那家伙,反给自己添了没趣。这绿帽子怕是戴得人人皆知,再没脸见人了。就这样,他被这一种情绪折磨得一夜未曾好好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铁公鸡”便草草洗了一把脸,朝“一枝花”家奔去。把“一枝花”家的大门敲得“咚咚咚”直响。

       没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枝花“没出来,倒是他的老婆“花喜鹊”披头散发地打开了门。然后斜倚着门框,睥睨着眼神看着他:“我说,大海哥,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到咱这薄凉地来了?这一大清早的,咋呼啥呢?”

       宋大海傻愣愣地看着这个“花喜鹊”。一身兰花布睡衣熨帖地依偎在她丰满的身子上。白皙的脖颈在一头乌黑亮丽的乱发下显得更加细嫩。酡红的脸上一双乌黑闪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被她看得浑身一紧,差点忘了所为何事了。忙缩回目光。说:“杨柳啊,你们家启生还没起床么?我找他有点正事呢?”

      这女人只道是又有谁请他们家那位喊痧收魂什么的。也没多问。转身进去叫“一枝花”起床去了。

      没多大功夫,“一枝花”就出来了。

      看到“铁公鸡”先是一愣,然后也不多言,随“铁公鸡”出了门。

      到一僻静处,“铁公鸡”一把揪住“一枝花”愤怒地问:“你说,你昨儿晚上做了什么好事。”

       “一枝花”知道他指的什么事,故意说:“我昨儿不就是让你先把你家的稻田灌满了么?怎么,水太多,把你家的田地淹了么?”

       “铁公鸡”一听,不由更加震怒。一挥拳就往他的俏脸揍去。那晓得“一枝花”个儿虽没他高大,却灵活地躲开,反用手抓住了他挥出的那手。

     “铁公鸡”一个激灵,忽然记起老婆说那人和他身材差不多,那么眼前这人便铁定不是昨晚那混蛋了。可是瞧昨晚他那副样子,那事也铁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于是铁公鸡把脸一寒,说:“你做没做什么,你自己知道。今儿不再和你理论。有一句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瞧,你会为自己所做出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一枝花”说:“大海哥,你今儿似乎吃错药了。怎么逮谁就和谁过不去呢?我也有事要忙,懒得和你理论了。你慢慢在这呆着,我有事先走了。”

         “一枝花”说完,就把“铁公鸡”一人扔在这,自个大踏步扬长而去。

         “铁公鸡“没教训成人,反被人寒碜了一顿。气呼呼回得家来欲要好好再睡上一觉。

         却见“冰美人”红肿着眼睛在那清洗被褥和枕头。更气不打一处来。张口欲骂上几句,却也不知该如何骂起。想睡吧,被子都拆洗了,还怎么睡?况且这卧室的空气里似乎都还弥漫着昨夜浑浊的气息。他走来走去,似乎待在这家里哪儿也不得劲。便草草收拾东西,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匆匆回单位去了。



       “冰美人”看着他冷着脸急匆匆离去,却不敢追问些什么。只垂下头,把这被子刷得更加响,似乎唯如此,才可以把昨夜所有的痕迹抹去。而泪水便和着这白色的泡沫一起在这被单上来来去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3-2-18 19:14:52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这段时间我不在,雪辛苦了,写了这么多。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8 20:11:13 |显示全部楼层
琴瑟玉颜 发表于 2013-2-18 19:14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这段时间我不在,雪辛苦了,写了这么多。

嗯嗯,这段时间我努力写了这么一点点。希望我能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9 11:40:50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四)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19 14:16 编辑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四)

      “一枝花”一大清早就被“铁公鸡”叫出来莫名其妙地差点挨了揍。心里郁闷得慌,就索性去昨夜的地头看看。只见“闷葫芦”和“铁公鸡”家的田里都快灌满了水。自家田里的禾苗却还眼巴巴地瞅着他救命去呢!
      他便狠狠地用手捧了泥把他们两家的田坝都塞满。把那水儿朝自家田里引去。
      忙完,把手洗了又洗,再折回家去。
      到得家门口刚欲开门却听得老婆“花喜鹊”在哼哼唧唧快乐地呻吟。这软绵绵的声音除了她还能有谁。心下暗叫:“这女人真的是不能消停。刚被 “铁公鸡”叫破了好事,这会竟独个欢娱起来。他正欲推门而入,门却拴了。仔细再听却听见有男的呼哧呼哧的声音。究竟是谁,却听不真切。遂怒从心起,想踹门而入。忽意识到,大清早的闹得人尽皆知,终不是什么好事。他哪里晓得自己出门在外拈花惹草,拆人后院的。今儿个自家后院也起火了。“一枝花“的老婆杨柳生的是杨柳腰,桃花面。一颦一笑常逗得方圆百里的男人直流口水。她为人直爽泼辣,是个人见人怕也人见人爱的主。每当“一枝花”在外风流快活给别的男人戴绿帽的时候,她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招蜂引蝶替“一枝花”带了不少绿帽子。周围但凡她能看得上眼的男人几乎都成了她裙下之客。

      她这边厢正风流快活着,“一枝花”却恨得牙根直痒痒。他悄悄地摸到屋后,从窗缝里去瞧瞧这男人究竟是谁。
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这男人赫然就是邻居马一鸣。这马一鸣生的是人高马大,为人也勤劳老实。可惜的是父亲早逝,家中唯有一瞎眼老母与他相依为命。虽人品不错,相貌堂堂,可惜的是家境太差,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吃苦受累嫁给他。所以年近三十也没能娶上一房媳妇。
     他平时见了女人都很腼腆,哪知道背地里竟大胆地偷了他“一枝花”的老婆。当然“一枝花”并不知道,不是马一鸣偷了他老婆,而是他老婆耐不住寂寞,使用手段勾引了马一鸣。每当“一枝花”有事外出,他们就见缝插针地成就好事。这干柴遇到烈火的哪能不尽情欢娱呢?

      今儿个就是“花喜鹊”误以为 “一枝花”帮人办事去了,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回来。早晨和“一枝花”办事被“铁公鸡”败了性。所以等他们走远,她就立马起床把马一鸣引来再尽欢娱。
      “一枝花”见着了那奸夫的真容,便又气冲冲折回大门口,把门敲得“砰砰砰”直响。
      隔了好一阵子,杨柳才不慌不忙,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开门。头发凌乱,脸上还泛起好看的红晕。
      “一枝花”也顾不上去看她,从门角操起一根扁担就往房里冲。房中找遍却没人,他再往外走的时候却见一黑影从另一侧的房中往大门处飞奔。他疾步追去。杨柳却死命地抱住他,一边朝那人喊:“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一枝花”没抓到人,气就发在杨柳身上。他挣脱杨柳的手,那扁担就要往杨柳身上砍去。
      杨柳梗着脖子扬起头,说:“你砍哪,你有种就砍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做的好事。去年你在桃花村招惹上了那里的豆腐西施。差点被人家老公抓个正着。亏你逃得快,从他们家后院的围墙上跳下来了。人是逃掉了,不过摔伤了腿。亏我好心地服侍了你大半个月。
      你在外沾花惹草偷女人,就不兴我耐不住寂寞养汉子。你以为这天下的理就你一个人占着。
      “一枝花”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女人。哪晓得反被这伶牙俐齿的女人抢白了一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恼怒地说:“你偷谁,也不能偷他。”
      杨柳恨恨地说:“都是偷人,你管我偷谁呢!”
       “一枝花”恨恨一跺脚,愤愤地说:“罢了,罢了,从此后咱都收回心来,规规矩矩过日子。
      杨柳嘲讽地说:“就怕狗改不了吃屎,猫总忘不了偷腥。你若能做到,我也就努力做到。”
       然后一扭身朝里屋走去。只剩下“一枝花”傻愣愣地站在那气不打一处来。却再找不着地儿发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19 22:49:12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五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21 20:30 编辑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五

     “闷葫芦”灌溉好田里的水就抹黑回到家去。

      个地主家的儿子虽生来聪明,长得帅气,但就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读书事成绩很棒却没能上得了大学。到婚配之时也因为这个缘故没法和心爱的女人结合。待那女人结了婚,他生气得独自在家躺了半个月。想通了之后走出家门,却天天瞧着人家进进出出甜甜蜜蜜,心中郁气更生。可凭着他当时的条件却不能娶上一个比她更好的女人。他挑来挑去的,不是他看不上那些来相亲的女人,就是那些女人看不上他。就这样拖了一年又一年。最后在老父的催促下他才不甘不愿地找了一个面容清秀,也读过一些书,但是身子骨却很弱的病秧子。

        他妻子人长得清秀,也有一个非常秀气的名字:张雅婷。就因为她面容清秀,皮肤白皙,身材纤弱。村人就送了她一个雅号:“病西施”。

       这“病西施”十天总有八天是捧着药罐子度过的。她没法陪着“闷葫芦”下田插秧,下地锄草。每日里就只在家窝着。她虽不能做重体力活,但是每天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她经常喝药,所以家中时常弥漫着一种浓郁的中药气息。

       这女人虽有病在身,但对“闷葫芦”却极尽温柔。做得一手好菜,织得一身好衣。“闷葫芦”在田间地头劳累归来总能吃上香喷喷的热乎菜。冬天也能穿上妻子亲手编织的漂亮毛衣。

        或许上天对人总是很公平的,“病西施”有着非常差的身子骨,但是却有一副聪明到极致的头脑。简单的菜她能变着花样做出不同的口味来。她也善于揣摩老公的心思。“闷葫芦”一抬手,一投足,她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并在他要开口要她去做之时已经悄悄地做好。她们夫妻俩话不是特多,但是彼此间温言细语的,倒也相处得甜蜜。唯一让“闷葫芦”有些遗憾的是因为她身子较弱,他不敢过分与她极尽欢娱。但年轻人总是这样却也难熬,他又不想过分难为了妻子。所以就和她分房而睡。结婚几年了,“病西施”也未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

       这个是她夫妻之间难言之痛,也是“闷葫芦”父亲的一块心病。谁不想家中的香火能早点延续呢?

       话说他到得家来,妻已熟睡。薄薄的被子搭在她的胸口。白皙瘦削的双手裸露在被子外面。他轻轻替她盖上被子。再回到自己房中。房中的书桌上摆着一碗玉米。他用手轻轻拿起玉米,残余的丝丝热气,让他的手也变得温热。他咬上一口。眼泪却不由自主掉下来。这样的一个女人不能完全满足他所有的愿望,但是却由不得他不心疼。今晚他算是对不住她了。甚至也对不起另一个她。可是憋久了的他,在“一枝花”的激将之下,终究还是忍不住去做了很久之前就想做的那件事。今夜,他终于完全拥有了她,虽然这很不道德,但是这种体验却是如此的奇妙。很舒畅,很尽兴,像是一片云在天际间自由地飞,飞,飞入彩云深处。他马马虎虎吃了几口,草草洗漱了一下,就往床上睡去。可是今夜的床似乎比平时更硬。他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妻子的脸和初恋情人的脸在他脑海交替出现。待他朦胧睡去,他又梦见自己搂着“冰美人”一边亲热,一边倾诉别后情长。忽然“冰美人”不见了。妻子却睡在身边,用瘦骨嶙峋的手贴着他的胸膛喃喃自语:“对不起,我不能满足你的需要。你离了我吧。要不,你找一个人也可以,我不会生你气的。”他轻轻拉开妻子的手说:“你不用内疚,这不是你的错。”妻满足地靠在他肩头沉沉睡去,而他也随之沉沉睡去,再无杂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3-2-21 21:07:02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六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21 21:09 编辑

                                 《山里人的那档子事》六



       那天“铁公鸡”一气之下离开家门。很久都未回家。平素都是三五天就回得家来帮“冰美人”做做家务并打理田间事务,这回都过去十天了,也不见他回来。

     从外婆家都回来好几天却还没见着爸爸回来的大女儿文秀奇怪地问“冰美人”:“妈妈,爸爸这一向工作很忙么?怎么这么久不回家呢?我们都想爸爸了呢。”

     “冰美人”知道老公还在生气中,这一时半会的转不过弯来,是不会回家的。

      她轻轻抱住女儿说:“秀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你爸爸这一向工作忙,过段日子就会回家的。”

     “冰美人”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还得操持家务,打理田间事物,忙里忙外的,人比以往憔悴了很多。她婆婆见她一个人起早贪黑的忙个不停,却久不见儿子回来替她分担,也觉得蹊跷。

      那一日见媳妇背了喷雾器去田里打农药终还是忍不住悄悄上前询问。可这样的事怎好跟婆婆说呢?“冰美人”未语泪先流,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扑簌簌而下。坚强了那么久,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婆婆面前掉下了眼泪。

      她婆婆见此不由慌了神,忙扶住她说:“孩子,出什么事了么?是不是两口子吵架了呢?”

     “冰美人摇摇头,说:“妈,没什么大事,你就甭问了。”

     婆婆轻轻叹口气,摇摇头回自己家去了。

     “冰美人”没功夫继续伤心,用袖子擦干眼泪到田里治虫去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冰美人”的婆婆就乘车到儿子的单位去了。到那也不问儿子缘由就偷偷把儿子训了一顿,要他赶快回家看看老婆和女儿过的是啥日子。

     “铁公鸡”任凭母亲责骂,一言不发,不辩解,也不做任何解释。但心里翻江倒海般各种滋味杂陈。有对“冰美人”的气恼,也有对她的担忧,还有对孩子们的想念。

      等母亲辟哩啪啦一气说完后,他才冒出一句:“妈,你吃完饭再回家,我明天就回去。”

      第二天“铁公鸡”就请假买了好几样孩子喜欢的糖果和肉鲜回家去。

      刚进家门,小女儿雨彤就摇摇晃晃地朝他奔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彤彤想你了,给彤彤糖果吃。”

     “铁公鸡”一把抱起女儿亲了又亲。雨彤格格格直笑,笑声甜脆得让整栋房子都荡漾着无于伦比的欢乐。

      “冰美人”正在灶间忙碌。瘦削的背影仿佛更显单薄。

      “铁公鸡”轻轻放下女儿,陪着老婆在灶间忙碌起来。雨彤牵着“铁公鸡”的裤子说:“爸爸坏,陪妈妈不陪彤彤。”

      “铁公鸡”柔声地对女儿说:“彤彤乖啊,先去外边玩,待会爸爸再陪你”

      彤彤有些不乐意地噙着糖果到外面玩去了。

     “冰美人”抬眼看着“铁公鸡”投给他一个苦涩的轻笑。

      “铁公鸡”也不自然地笑了。

      两人心照不宣,颇为默契地切菜炒菜,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这一夜最开心的是孩子。吃了很多平时难得吃到的好菜,还赖在父亲怀里撒了好一会子娇。直到月亮都快闭眼了,雨彤才在文秀的带领下在父母隔壁的那个房间满足地甜甜睡去。

     “冰美人”收拾完所有的家务才上床去睡。被中已有些温热。“铁公鸡”把她拉向自己的怀中,轻轻摩娑着她略显粗糙的手,然后一转身火辣辣地吻向她光洁的额头和细腻的脸蛋。“冰美人”颤抖着应和他,那一夜的甜蜜岂是用语言能够形容的。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啊!

     “铁公鸡”大海这名似乎也算是取对了,身受如此大辱还能原谅自己的女人,真是心胸似海,心胸似海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5-29 02:37 , Processed in 0.0869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