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04|回复: 5

随风而逝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1-12-14 19:19: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河兰舟 于 2011-12-14 20:05 编辑


       那是一次难忘的旅行,有许多让人回味的欢乐与酸楚。

       三年前,我在深圳一家公司任业务经理,接受工作不到一月,就为该公司创建了丰厚的业绩,深得老板器重。老板有个特点,就是喜欢吹牛,天南地北什么都敢吹,说找情人都必须在20岁之内。之所以谈到情人,是因为他那个名叫雪儿的小情人马上就要来了。  

      老板对我很信任,视我为知心朋友,除了商业机密,几乎是无所不谈。而我作为打工者,就必须学会倾听让他高兴。谈到忘乎所以时,将那雪儿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也透露出来。

     原来,雪儿是在一次招工时招来的,同来的还有她一批中专同学,因为雪儿长得比较漂亮,老板便单独叫她负责回乡招工,并给以丰厚的回报。于是,她便留在了公司,未与其他同学一道进工厂做苦工。

      有一次,她回家乡真的招来了许多工人。当天晚上,老板特别高兴,请她吃饭,并喝多了酒先行离开了。没想到的是,老板的小侄子却乘机邀雪儿出去玩,回到住处后却将她给糟蹋了。谈到此处,老板愤怒不已,大骂小侄子不是人,是一个地道的畜牲。当老板强烈愤怒的时候,我也莫明地愤怒起来:怎么两个畜牲跑到一家去了。

      雪儿来了,并没有老板吹嘘的那么惊艳,在我眼里也只是一般般而已,也许是从心底里我就瞧不起她吧,正如此后她跟我说的一句话:你从没正眼瞧过我一回。老板将雪儿安置在一家旅馆,每晚都过去,10点之前就回来。因为他特怕老婆。第二天上班便要与我讲雪儿如何如何可爱,待他如何如何好之类,我被耗得连回答他的力气都懒得拿出来,总有一种吐的感觉。

      两个月后,老板在我面前谈雪儿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有一次,他苦着脸跟我说,最近手头有点紧,供雪儿的钱已不够了,这种事,老婆那里又不好开口,想叫雪儿去找个工作,她又不肯,真烦。我知道,老板的钱全是老板娘掌管着的,一分一文都得入帐,尽管他积得了一些私房钱,但哪能长期供着一个人吃住呢,何况他还要不时的打打野食。


  

      又过了一个月,老板好像是为了工作的事,与雪儿闹得很不愉快了。就在这时,公司要到甘肃去开一个招聘工作会,并在北方几个省的高校设立招工办。公司决定由我去参加。老板找到我,叫我带雪儿一起去。我有些不痛快,说,她去干什么。之所以不痛快,一是感觉老板不信任我,派一个人来监督我;二是我看见那雪儿心里就烦,还怎么去开会?怎么去北方打开工作局面?老板见我不高兴,显得很无奈地对我说,老弟你有所不知,雪儿长期在我这儿也不是个事,早晚我老婆知道了会出事的,她又不愿进工厂工作,我那有那么多的钱养着她呀,这回你帮我一个忙,让她跟你到兰州开完会办完事后,就送她回西安老家。老板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只好答应了。

      在头天预买到兰州的票时,老板打电话跟我说雪儿又不想去了,于是我很高兴地只买了一张票。 第二天,我整理好了行装,准备上路的时候,雪儿又突然说想跟我一起去。我有点不耐烦地说,票都没有,你怎么去。这也是我从认识她起说的第一句话。老板忙接着说,票没问题,你到车站补一张票不就是了。  这不是明摆着找借口派人监视我吗,因为这次活动对公司的发展影响很大,我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重起炉灶,老板深知这其中的厉害。可是,我是那样的人吗!心里窝着气,从深圳到广州车站,我跟雪儿一句话都没说,从汽车站下车到火车站还有一段路,我走得特快,一来是为了赶时间,二来也是心中有火,明知雪儿在后面提着行李跟不上,也不回头,她不敢跟我说话,小女人似的小心地跟着。  

      上车查票查得很紧,没有票就不能上车,我的车票2点40分,现在已是2点半了,到窗口补票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便在一个女黄牛党的手中买了一张,才得以顺利上车。首先将雪儿的座位安排好了,便再去找刚买的那张票的座位,谁知从车头走到车尾也没有手中车票所标的位置。才知道手中花380多元买来的是一张假票,心里更加窝火。拿着那张假票只好回到雪儿的旁边,因为她座位对面刚好有个空位子,并且幸运的是这个空位子一直是为我而空着的,也算是不幸中的幸事吧。  

      火气的逐渐熄灭与时间和温度有很大的关系。火车一路从南方奔向北方,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度越来越低,我心中的那点火早就消失殆尽。我没有告诉雪儿,为她买的那张票是假票,怕她担心,毕竟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其实,走进了这个车厢,我和她已是这里唯一可以相互依靠的亲人。深圳一年四季温差不大,最冷也只是穿件西服,而临近北方时,阵阵寒意袭人。雪儿穿得很单薄,只是一条浅绿色的裙子,夜很深时,我被那北方的寒流电醒,看见她绻缩在座位的一角于睡梦中瑟瑟发抖,我突然很同情这个小女孩,她应该和我的妹妹一般上下。可是,小小年纪,为了生存却在撒娇的年龄远离父母背井离乡,经受颠沛流离之苦。我脱下身上的西服披在了雪儿的身上。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看见雪儿正望着我,见我睁开眼,便朝我一笑。我突然发现她的笑容其实很美。于是,我也朝她一笑,说,不冷吧!她说,谢谢你的衣服,现在不冷了。说完将那穿在身上显得超大的西服操了操。也许我在雪儿的眼里是一个很难接触的人,这相互一笑,也许是我俩彼此认识对方的开始吧。





      到了兰州,首先下榻兰州车站宾馆,开了两个房间,是隔壁的,雪儿那间带有暖气。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到街上去买衣服。现在已不记得都给她买了件什么样的衣服,反正比较保暖,比较漂亮,她穿上以后特别高兴,愉快地将西服脱下还我。   

      我的工作开始忙碌起来,先是参加甘肃省举办的全国性人才交流会议,后又碾转于兰州各高等院校洽谈学生安置工作。老板本是要求我带雪儿同往的,但,我认为出门带着个小丫头不严肃,不利于工作,且本就对雪儿抱有成见,所以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几乎忽略了雪儿的存在。

      有一天,我又很晚从外回到宾馆,发现雪儿竟独自一人站在宾馆的楼梯口边。我问雪儿,你怎么站在这里?她说,我在这里等你,其实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又怕你一个人在外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说这话时,她的眼睛已是红红的,刚一说完,就忍不住抽泣起来。

      当时,我真的很感动,远在异乡打拼,还有人如此关心自己。同时也很自责,为什么我对雪儿连一句告别和问候的话都没有呢,让她一个人孤寂的在这里,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呀。我一边劝着雪儿叫她不要哭,一边扶着她进房间,她的双手已冻得冰凉。我为她打来了洗脸水,让她洗了好好睡,不要胡思乱想,并告诉她,我不可能不回来的,等这边事办完,就送她回西安老家。 听我说要送她回西安,她生气地说,他不就是想叫我走吗?我也不一定就要赖在他那儿。接着,又凄婉地说,我知道你连正眼都不愿拿来瞧我一下,但,今晚留一会听我说说话好吗?我本已很困,听她这样说,只好答应。

      下面是雪儿讲的故事:  

      我是16岁离开家乡来到深圳打工的,第一站就到了老板这里,他待我很好,让我留在公司,并负责回乡招工,当我第一次招工归来时,老板的小侄子就约我出去玩,后来回到住处就强迫我。当时,我并不太懂男女之间的事,他抚摸我的上身时,我还没有反抗,可他要脱我裤子的时候我知道那肯定不行,于是死命反抗,一直坚持了4-5个小时,直到天快亮我太累了,他才得逞。

       后来,我离开了公司,到一个工厂打工,结识了湖北随州的一个小伙子,他是厂里的门卫。后来我怀孕了,而他却回老家去了,并且他在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来,而我却没有钱去打掉他,更不敢跟家里人谈这个事。这时,我想,如果有一位好心人能够帮我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愿意以身相许。

      有一次与女同伴出游,碰到了一位江西的男孩,他从女伴的口中得知了这一情况,很同情我,帮我打掉了孩子。以后,我也就跟着他住在了一起。后来,我知道他家里也有老婆,并且还有一个孩子。后来,他的老婆来了,我便找到了老板,老板接纳了我。说来真是奇怪,我也许是与湖北人有缘。老板是湖北人,他小侄子是湖北人,那随州男孩是湖北人,现在遇到你也是湖北人。  

      这就是雪儿故事的梗概。其中有很多细节我就没有照录,比喻与每一个男人的性细节的谈话。当然,她与我说这些的时候是很纯洁的,绝无半点杂念,也许她完全将我当成了她的兄长。对于性,她说,经历了,有时还是很想的,女人嘛!

      她说这话时,我认真地望了她一眼,可她还是个小女孩呀,刚刚20岁。对于这些男人,她说,我一点都不恨他们。我说,你连那个小侄子和随州的那个也不恨吗?她说,不恨,事情都已经过去,其实他们也都对我好过。  面对这样的女孩,我真的只有无言。

       一个北方的女孩子,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南方,这里有她父母一生也没有见到过的高楼大厦,一生也没有吃过的山珍海味,一生也没有体验过的灯红酒绿。几经风雨,梦已破灭,然而,她的纯真还在。老板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女人变坏就有钱。可是雪儿没钱,所以她不坏。雪儿很纯真,雪儿很善良。也许她没有恨,才能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后还活得那么从容。

      雪儿问我,你知道这些之后,你认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说,你是一个透明的人。她问,透明的人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样回答她,只是脱口而出。现在想来,透明的人应该是一个真人,一个纯粹而没有杂质的人,一个真正的人。


      那晚,在我要离开雪儿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雪儿说,你今晚留下来好吗?我说,那不行。雪儿说,你就在对面那个床上睡,我一个人真的有点怕。于是,我便留了下来,睡到了与雪儿并排着的床上。睡觉的时候,我的眼睛可以看到她的眼睛。此时,我发现雪儿的眼睛很美。

      其实在我的骨子里是很喜欢那些真实而纯洁的东西的,当然也包括雪儿。这种喜欢已超出了人的某种欲望。 这天夜里,怎么也睡不着,脑子中老翻腾着雪儿所经历的不同画面,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我不敢大动作的翻身,怕吵醒了雪儿。其实,雪儿也没有睡着,她说,你睡不着到我这儿来睡好吗。 我装睡没有作答。怕坚持不住也会和老板、小舅子、随州小子一样做了畜牲。

      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又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雪儿钻到了我的被子中,当我的手触摸到雪儿温软肌肤的时候,我的血开始在血管里澎湃,翻起身一把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像怀揣着一件极易摔碎的玉器,不敢轻易的松手,害怕一松手,便会玉石俱焚。雪儿也将我抱得很紧很紧。就这样我们不知道抱了多久,并互相亲吻抚摸着对方。

      突然间,我感到我的脸颊一片潮湿。那是雪儿的泪水。我猛然惊醒,一下子松开她。雪儿说,你嫌弃我吗?我说,不是。雪儿说,那为什么?我说,我不能那样。雪儿说,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区别吗?我说,既然没有区别就到此为止不是很好吗?雪儿说,可我还没有真正成为你的女人。我说,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女人。在我的坚持下,雪儿只好让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我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老板打来的手机响了,他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工作情况,然后,就开玩笑地说,搞定了没?我问,什么搞定?他邪笑着说,雪儿呀?我说,她可是你的人呀!他说,人在江湖,何拘小节。我关掉手机,狠狠地骂了声:畜牲。

      第二天,我就要求雪儿回到深圳,她开始不肯,我说,那你就回陕西老家去。最后她只好妥协答应回深圳。我不是柳下惠,无法做到坐怀不乱,但我不能做畜牲。

     在站台等车时,雪儿对我说,在深圳像你这样的男人可能找不出来一个。说完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也许她并不知道,我只是深圳这个开放城市的一个过客。我也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回去找个工作吧,别再跟着别人过了。雪儿说,可我已习惯跟人过了,我跟你过好吗。我说,那是不可能的。她又说,那我回去以后还可以跟你联系吗?我说,可以。

      又过了三天,老板打来电话,笑嘻嘻地说,我很喜欢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君子,雪儿对你很欣赏,说在深圳找不出第二个你这样的男人,而找我这样的男人可以找出10个。我尽量不去想象他说这话时的神情。

      当我完成北方所有的工作返回深圳的时候,雪儿已在老板的帮助下,在一家宾馆做服务员。见了我也总是很高兴地打招呼,已没有去兰州以前那样生疏了,我在与她和老板之间的相处特别坦然。我们其实已成为了一对很特殊的朋友。

      后来,不知为什么,她不辞而别,就在老板很是着急,四处没有找到她人的时候,她用磁卡电话打通了我的手机,叫我夜里到广场去见她。雪儿是没有手机的,她若是不想出现,你是永远也见不着她的。见老板那么着急,我便告诉他,说雪儿在广场等他。

      第二天,她回来了,没人的时候我问她,昨天的事你怪我吗?她说,我不怪你。 第三天雪儿又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直到我离开深圳。

      雪儿的离开是不是在怪我?也许这个性格中根本就没有恨的女孩压根儿就没怪过我,也许她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可雪儿在需要帮助而我还没能帮上什么的时候就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她以后的人生路是否会一路坦途?对于她的突然离去,心中便有了一种说不清的自责、留恋、惋惜和遗憾……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12-14 19:22: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河兰舟 于 2011-12-16 00:36 编辑

天冷,抢个沙发热乎,再慢慢看。
     从一个偏远的农村来到繁华的都市,雪离开自己可以长期依靠的父母,开始了自己真正的人生。在前面的四节里,雪是一个美丽善良单纯的女孩子。其实还有点儿软弱。这样的一个女孩,当然会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遇到种种艰难挫折,也许有些遭遇还能很大地影响她的人生道路。首先是性,这么美丽单纯的女孩是很多狼追逐的目标,是他们嘴里最可口的食物。被强暴也许是她从一个单纯的女孩向成人转变的第一个步,从此,她开始在几个男人之间辗转。如果说性让她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的话(我猜测),那么,后面她的一系列遭遇,就让她思想上走向了成人。这么一个女孩,经历了一些艰难的世事,根本就不知道“恨”为何物,即使曾经强暴她的人也不恨。就让人更加感叹这样的人世间少有。可以想象,以后雪还会在生活中遇到更多类似的事,除非有个人能给她保护。
     对性的要求,我曾经认为有损雪的形象,虽然这符合日常生活事实。不过,我现在认为就是这样的人会更符合自然。上帝总是会给人类一些遗憾的,总是给完美的事物添上一点瑕疵,总是让人由于自身的劣根而深陷灾难之中。这个16岁就到了深圳的农村女孩,在这一系列磨难之后,应该更深地了解她周围的社会和人生。性是爱的基础,雪儿对爱的憧憬和自觉或不自觉的追求是从和“我”在一起开始的。在和”我“的关系发展之前,老板是雪不得不要的一个依靠,因为她单身一人,经历了一些困苦,举目无亲,可能生活让她太疲惫了。在见到”我“之后,应该说她心里的爱的意识觉醒了。在旅馆的那个晚上,雪在”我“怀里哭泣,想做”我“的女人,与其说她需要性,不如更准确的说,她是需要爱。尽管”我“和雪儿没有性,即使有,雪儿也不会把”我“当做一般人,”我“依然是她爱的对象,因为”我“在心里疼爱她,欣赏喜欢她。这是她那长期孤独的灵魂最需要的,孤独是不分层次的,有时一条狗的孤独说不定还比一个国家元首的深几百倍。
     正是由于需要爱,雪头脑里的自我意识觉醒了,也开始付诸行动。她在旅馆去做服务员,那是由于,虽然”我“拒绝了雪儿,但是一个人一旦觉醒了,他是无法继续沉睡下去的,爱的火苗已经燃烧起来了,又如何熄灭得了。也许雪儿心里在暗暗等待,可能她心里有种自卑感,我现在也确定不了,她不辞而别,可以肯定的是,她开始追求自由和幸福。
     处身于这样一个丝丝相扣的城市,人来人往,”我“和雪儿会再见面吗?也许本来是有缘的,”我“和雪儿都在这个城市流浪,小舟难以撼动狂风巨浪,互相依靠,同舟共济是大多数人的选择。雪儿在百转千回之中,也只能向她的灵魂靠近。也许,"我”会陪伴雪儿走一段路程,因为“我”也喜欢她,“我”也需要爱。然而,可能因为“我”总是过客,不只是在深圳,城市只是一个舞台布景而已;可能是由于“我”的爱已经不在,如果在,它也不在雪儿身上,结局只能是情深缘浅。雪儿在一场盛大的演出之后,在一片绚丽的烟花之中悄然而逝。也许,她走向别的城市,继续流浪;也许,她回到了父母身边;但愿,她还带着甜甜的笑,能在人间恣意挥洒美丽的笑容!
   这篇小说以前曾在寒月发过,大家都很喜欢。叙述简洁,穿插自然,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层层剥笋,雪儿美丽的形象逐渐显现在我们眼前,越来越美,直到未写的下文。期待下文早点发来。
    小生才疏学浅,语言啰嗦,言不尽意,很多地方是大胆臆测,敬请各位朋友和江兄指正!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1-12-14 20:03:22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主人公的名字和我小说中的一样呢!喜欢这个角色。开朗活泼,还有那么一丝调皮。只是
雪儿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境遇呢?她又会和你又怎样的后续故事呢?期待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14 21:41:24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等来了这个故事,一直在等着你的下集呢,江兄,迟到了,说说怎么罚吧。
就罚你下次更新得快点儿哈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14 23:21:5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抢个地方先,有空了慢慢看。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寒月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2-16 14:13:27 |显示全部楼层
江兄,有可能的话请想一个封面图片,然后帮你加到文辑连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6-29 03:16 , Processed in 0.07200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