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08|回复: 30

一抹风尘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5 23:12:27 |显示全部楼层

一抹风尘


(一)


先生:


知道您不想我说哪怕一个谢字,但我却不能忘记您的帮助。


写信给您,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腊月十五,是我大喜的日子。丈夫是邻村的一个实在汉子,辛勤温厚,对我非常用心。现在我很幸福,只想把这一份幸福告知您。


先生,我初一十五会为您祈祷,祈求菩萨保佑您身体康健,幸福一辈子。


  祝您一切顺利!


  秀兰


2009年11月23日夜


(二)


大学毕业前,在合肥的朋友来电话询问毕业后的打算。我们在电话里叙说过往,然后和以往一样谈人生理想。忽然想到和朋友近三年没见,感慨不已,就想着是不是在大学毕业之前,这些老同学聚聚。前些时候,正计划做一次毕业旅行,地点还没有确定。正好,去合肥看看朋友,然后去黄山看看,算毕业旅行,一举两得。和朋友说了,朋友高兴万分,在那边说着怎么招待我,带我去那里玩,又说要叫上几个关系铁的高中同学,在合肥相聚后再一同去黄山。就这样,在2006年5月初,我西进合肥。


出去旅行的花费并不小,又不想问家里要钱,习惯节俭的我只好选择了“1427”次列车的硬座出行。这个时候的交通状况不是很好,车速很慢,从北京西到合肥需要14个小时。不过也正好,到合肥的时候,天就快亮了。


一路颠簸,列车在凌晨五点左右到达合肥站。不多时,我提一个旅行包,一身风尘的检票出站。合肥火车站的广场并不是很大,在广场的中间稀稀疏疏的立着几根大柱子,每根柱子上有两盏灯,四散着穿透力强的黄色灯光。这些灯光的亮度太差了,并不能照亮不大的广场。广场的四周漆黑,模模糊糊能看到是一排排的居民楼,有那么几个窗口还有隐约的灯光露出来。广场上有许多游动的人他们来来回回吆喝着生意:“您打车走么?”“住宿,住宿!”与我一同出来的人流,在我驻足对这个陌生城市打量的时候,很快就融入了这广场上游动吆喝的人流中,剩下直立在“合肥火车站”五个大字前的我。


来之前,朋友告诉了我怎样坐车去他学校,可公交车要等到六点才会发班。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是无事可做的。去广场前的公交车站摸摸底,将纵横交错的公交车停站点了然于胸后,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了。火车硬座不能休息好,在公交站干等着很犯困,就四处走走。


正对火车站入口的左边是有一个邮政,隐隐可见,就过去取了些钱。转过身想去广场的右边看看。信步的穿过广场,见偏僻的一角,没有行人。这里离广场中心有些远,很暗;两旁有树,显得特别宁静,好像隔断了烟尘。


正享受这份宁静,忽然有一个人影一晃出现在离我三步远的面前。读了十多年书,眼睛近视了,又因为光线不好,正眼看去,只隐约见看清是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她手中拿着一个很小的四方形牌子一样的东西。见我看她,便说:“先生,住宿么?”同时稍微的挥了一下手中的东西。音质轻柔细腻,从我耳边划过,出乎意料的清灵。


似乎被她的忽然出现惊扰了,又或者沉醉在她的声音里,原本就因为疲惫而有些恍惚的我脑中一片空白,对她的询问仿佛听而不见,没有一点反应。见我呆呆的站立着,她走近一步,重复一遍问我:“先生,住宿么?”并再次下意识第挥动了一下手中的牌东西。


这回,我反应过来了,连忙细声说不用,然后打量着她。她不高,只到我肩膀上的样子;鹅蛋形的脸,五官精致,大眼睛;举止仪态轻巧细腻,神态不娇不媚。正是一幅典型的东方美人形象。她手中的东西也看清了,是一个厚纸板,上面写着“住宿”二字。估计她的年龄在双十左右,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心里琢磨着,谁家这么美的女子,莫不是遇上了《聊斋志异》中的狐仙吧?想着,不觉莞尔。


正待这女子离开,好继续前行,着女子却没动,说道:“先生,真的不住宿么?很便宜的。”


“不用……”我正再次拒绝,忽然想到这样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在凌晨出现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重复的问要不要住宿,然后说价格,这女子的身份便八九分明了于心,一瞬间竟然难以接受。“呃,不用,这个……不用……”说着,心里难过,也有些羞愧,不觉脸红,忙低下头。


那女子将我的动态看在眼里,“嗤嗤”地笑了起来,说:“还是个小孩子呢!”我听这话,我脸更红了。见我这样的作态,她上前一步,冲我挑了一下眼,神态半点媚态没有,反倒眼光充满了调皮。我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欲往后退,转念想自己可不能退,怕惹她看轻了,就终究没移动脚步。她迎着我走来,然后却又脚步不停地让过我,“咯咯”地笑着向我身后的广场走去。错身的时候,瞥了一眼她的风情,在昏黄暗淡的灯光下,她面若桃花。


见她离去,我平复了一下心,就打算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就意识到那个女子是从前面过来的,而前面估计就是红灯区,还是转身回去,到公交车那边等着好。想着,就转身,只见那女子正步态轻盈的向广场的灯柱下走去。正当我抬腿的时候,这个女子悠悠的转身向我看来。远远的,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能感觉到她一脸的笑意。我立马就收了脚步。她看我局促地停下脚步,也转身不看我了,只顾在空旷的灯下打量行人。没有她的注视,我自然了许多,绕了一个弧线避开她走到了公交车发车站点。


除了我,这里一个人没有,一辆226路公交车安静地匍匐在我全面的地上。和我站在一起的,是公交车站牌。我看着公交站牌,数着从这里去大学城,需要三十站,足够我在车上休息一下了。然后,我反复地记着目的地前面的几站名称,可总没心思记,心大概是被那个女子扰动了,很乱。


正强迫自己静心记住公交站的时候,隐隐觉得有人靠近。我一转头,那个女子亭亭玉立在我几步之外。见我看她,她又大方地走了过来。我傻傻的站在那儿,心跳瞬间加快。忽然想转身而走,可是移动不脚步。直到她走到我的面前,我能闻到来自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都没有做出一个动作。


  

“你怎么称呼?”她问我。我本想回答,可转念一想,萍水相逢,今后也不会有交点,问了姓名何必?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来。


仿佛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她笑了一下说:“萍水相逢,不问姓名也好。”不可否认,她笑起来很动人,心跳莫名的又加速几分。估计我没有话说,她没有停的接着说:“你是个大学生吧?从北京来的,到这里找朋友?”


“呃,你怎么知道我是北京来的?”我有些惊奇。

  

“我猜的。”她说,“看你的样子,估计是个大学生。这个时候,到合肥的火车只有北京过来的那一辆,因此猜测你从北京来合肥。”


竟然是这么聪慧的一个女子,她是怎么沦落到风尘之中的呢?我不仅好奇起来。随后,她问了一些问题,多是关于学习的,比如我大几,学什么,学校的生活怎样,大学生好找工作么?这些我都谨慎而真实地回答,因为害羞,声音细小,话也不多。但是,她却听得很有兴致。

  

“那边有地方坐,我们过去。”说完就拉起我的手。我脸一阵发热,在学校的时候,成天看书学习,不关注别的,哪里被女子拉过手?就是女同学和我说几句话,我也脸红,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一度被称为“异类”的在学校过了四年。这一下被拉着手,心神恍惚起来,“刷”一下脸就红了,手僵硬,没有被她没拉动。她感到我的异样,回头说:“你还没有女朋友吧?”用力一拉,我不自然的跟了过去。


在广场的花坛边坐上,她就问道:“看你长相也俊美,怎么就没有女朋友呢?”我吱吱呜呜的,发现没得回答的词语,非常尴尬。她好像没有想过我会回答这个问题,又问我在北京读书大概要多少钱,北京消费是不是很高,北京的人会不会欺负外地人等。这么些问题问下来,我回答就自然了。我说,在北京读大学,学费不是很高,全国各地的大学学费差不多。北京的消费还是比价高的,但是在学校的话,消费也不怎么高。至于北京人么,还算好,高傲是高傲了些,也不至于欺负外来人的。她又问天安门广场是怎样的,有没有看过毛主席的遗体,有没有去过长城等等。我一一回答了,说到看毛主席的遗体还要收费的时候,她说:“这怎么行呢?不行的。”而后又喃喃地说:“也是,看看毛主席的遗体,给钱也是应该的。”然后告诉我,他们村子里的人,都非常的敬仰毛主席的,她才问我关于天安门和毛主席的事情。这么聊着,慢慢的话题就打开了,我也知道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她来自贵州一个美丽的地方。贵州山清水秀养育了她的美丽,却是一个穷苦的地方。她自小家境不好,生活困苦,初中读完,就缀学了。她缀学在家,帮父母做做家务,闲事就看看一些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书籍。也真为难她能看得明白那些书,据说《红楼梦》、《镜花缘》等书,被她翻破了。家里有一个弟弟,勉强上了高中,可是家里生活却差了好多。这个年代,还是有很多穷苦的人们读不起书的。她弟弟成绩非常好,人也聪明,一心想要读书,然后去村里都向往的北京去读大学,出人头地。她知道,这样的家境,高中没有缀学已经是好的了,今后哪里有钱让弟弟上大学?心里焦急,但是无计可施,父母手里捏着几亩田地,怎么也供不起弟弟上大学。后来,听说去外面打工能赚钱,就想出来,一来赚些钱给弟弟读书,二来,也顺便看看外面的世界。她一个女孩子,刚成年,如何能走出那片梯田环绕的山区?于是就托人打听在外面打工的人,并随同一起出来了。外面的世界远远不是她想的那样,美丽而不懂世事的她,在并不是明亮的世界里,染了一身风尘。那段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但是肯定是非常苦的经历了。她说:“不管怎样,染了风尘,那也无可奈何。弟弟读完大学了,我就带着这这一身污浊回家了。”说完,就沉默了。我也沉默了。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发动机的响声传来,才意识到六点了,也是我做公交车去找朋友的时候了。我看了看手机,她也意识到我要走了,就起身来,说:“快去坐车吧,这车能只能等五分钟。”我站起来,不知道离别的时候该说什么,迟疑了一下就迈步离开。只两步,又停住了,回过头问她要电话号。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千娇百媚地笑了起来,在我尴尬的表情中才电话号码告诉我了。我转身飞快地离去,上公交车找了个窗户边的位置坐下,转头就看她在窗外挥手。我拿起手机,编辑一行字“我叫席茗,保重!”发到了这个新得的电话号码。抬头看她,她还站在那里看着我的窗口。直到车离开,我看不到她的身影,都不见她动。回头正打算靠在窗户玻璃上休息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我叫秀兰,满身风尘,不便说姓氏。祝你旅途愉快!”


(三)

从黄山回北京后,就一直准备毕业的事情,忙忙碌碌,差不多将秀兰忘了。毕业期间,在学校认识了一位叫玲玲的学妹,她聪明玲珑,性格开朗,也比较调皮。被她捉弄多次,竟然对她产生了好感;而她也不讨厌我这样比较害羞,言语不多,诚实温和的性格。毕业后,顺利进入职场,找了一个比较有发展潜力的中小公司。在公司的发展比较好,而工作之外,常和玲玲去看看电影,四处逛北京。日久生情,慢慢的就成为了恋人。玲玲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家境也非常好。追到她,被朋友们狠狠的宰了一顿,他们都说我走狗屎运。我们两人常常腻在一起,逐渐的忘记了秀兰。只是偶尔玲玲顽皮捉弄我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会想起那个曾“嗤嗤咯咯”笑着捉弄我的女子。

   

有一天下班,忽然接到了秀兰的电话。接通之后,发现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熟悉。她还是那么爱说话,问我好不好,问我工作怎么样,还问关于北京的一些东西。然后告诉我她弟弟上高二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是以往那么害羞了。与秀兰聊了很久,发现她还是那么爱笑,此时的我总觉得她的笑声里充满心酸。这之后,联系逐渐多了些,偶尔也给她打电话。

   

一年之后的一天,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称自己是合肥公安局的人员,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做黄秀兰的人。我说不认识。对方说是黄秀兰让给我打电话的,说我认识,并说出了我的名字。我默念了一遍名字,忽然想到了秀兰,秀兰或许就是姓黄。我说认识,问有什么事情。他们说现秀兰的在公安局,需要人保释。我忽然意识到秀兰出事了。

   

当晚请假,第二天到合肥,上午联系公安局的人,然后在一系列的手续之下,将秀兰保释出来。见到秀兰的时候,她还是那么美,但显得非常疲惫,或者是在公安局里受苦了,也许或是生活的压力太大。见到我,她勉强的笑了笑,刚出公安局,眼泪就滴落了出来,抱着我在路边无声的哭着。等她哭完,我衣服都湿了一大片。

   

送她回去的路上,她告诉我不想家里知道她在外面的情况,而在合肥没有信得过的朋友,就想到让我来保释她。她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的信任我,才让公安局联系我。后来,又担心我不来,现在我站在她面前,让她十分安慰。秀兰在安徽肯定是呆不下去了,我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她也不知道,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看着她的样子,忽然心疼,也很怜悯她。我说:“跟我去北京吧,帮你找一份平平稳稳的工作,怎样?”她忙点头答应,也不问别的什么,一派完全信任的样子。

   

我说:“今晚走,怎样?”

   

她忙说:“不行,那么多东西怎么办?”

   

我说:“不用收拾了,去北京,将是新的开始,以前的东西就不要了。”可她还是舍不得,那就只好让她去收拾东西。

   

秀兰收拾着衣物,忽然又哭了起来,就不动了,我只好去帮她收拾。刚伸手,她就说不用收拾了:“就拿几件衣服走吧!”让我诧异了,问为什么?她说:“过去的就算了,不要了。”

   

出门的时候,她把钥匙放在窗户的一盆仙人掌的沙土中。我们走进这个曾经遇见的火车站的时候,她忽然拉住我,深情款款的样子,对我说为什么不留一晚上?这一刻我心怦怦地跳动了起来。看着她的面容,就算玲玲的笑容在心里浮动,就算对玲玲的誓言清晰回绕在耳边,也压不住心里的躁动。见我的样子,秀兰莞尔一下,说:“已经不是小男孩了,逗你玩的。”然后“咯咯”地笑着走向售火车票的窗口。见她转身,心里一阵失落;继而想到玲玲,心里又无比的轻松起来。


    在火车上的时候,秀兰给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说那些东西不要了,钥匙放在老地方,让朋友能用的就拿去,不能用的就卖掉。然后对着车窗外,眼神空洞,满含眼泪。

   

玲玲的一位伯父是开饭店的,到北京后,我给玲玲打了一个电话,让玲玲与伯父说说,把秀兰安排到饭店里去当服务员。后来玲玲向我问起秀兰,我一五一十地相告,只是和秀兰一同回北京的时候的小插曲,是有所保留的。这事,一直被玲玲笑话着。

   

在北京的时候,秀兰开始和我还走得比较近,后来就不常找我了。通过打听,据说她在饭店做得不错,我心里也很安慰。过年的时候,她却辞职回去了。送她走的时候,问她为什么不留在北京?她说:“家里的事情很多,父母身体太差,需要照顾,弟弟小君要考大学,也需要人照顾。”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我只是当真,也就不留她。又问她小君的学费怎么办?她说:“小君能考上大学来北京,就让去饭店勤工俭学,我已经说好了。”看她的样子,走的想法很坚定。

   

八月,秀兰给我电话,说小君考上了来北京的学校。让我帮忙照顾一下。小君来北京的时候,是秀兰送过来的。她匆匆来,匆匆又走了,不肯和我多说话。此后,就一直疏于联系,直到这次,才有秀兰的信息,没想到却是结婚了。

   

看着喜帖,娟秀的文字,心里竟然有些失落。不过,终究是为她高兴的。


(四)

   

拿着信,看了很久,又放下。掏出手机拨通的玲玲的号码。

   

“傻瓜,想我了?”

   

“是啊。玲玲,寒假有安排么?”

   

“还有一个多月才放寒假,怎么会有安排呢?”

   

“那正好,我们这个寒假去云南贵州那边旅行,好不好,你不是正想去么?”

   

顿时,电话里传来一阵欢喜雀跃的声音……

  2011.5.15

管理员

寒月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6 11:46:33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我眼睛有点涩。主人工以情为引,以情为终。
在情中让我们看到另一面的社会,也让我们的心中有了些许的暖意。
人间真情常在。
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6 12:54:32 |显示全部楼层
凉月 发表于 2011-11-16 11:46
看的我眼睛有点涩。主人工以情为引,以情为终。
在情中让我们看到另一面的社会,也让我们的心中有了些许的 ...

老月帮我重新排了,用心良苦,你要是美女,说不得水儿生气,也要抱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6 13:46:51 |显示全部楼层
流萤 发表于 2011-11-16 12:54
老月帮我重新排了,用心良苦,你要是美女,说不得水儿生气,也要抱一下

说得我们那么小心眼。。哼。,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6 13:50:25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应是老流很喜欢的作品。。写出了一个风尘女子的无奈,辛酸。小说中的“我”对这个女子的怜惜,带着有些说不出的情意。这样的,算不得艳遇,却是一种微妙的,牵动着“我”某处心肠的情绪。
只是,还是觉得,前面的部分叙述显得繁冗。啰嗦。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6 21:01:06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再看此文,重温老流的作品,还是同意水儿的,前段繁冗了些,不过其他方面,很优秀。她,其实也 是蛮令人同情的。不过,最后的结局,老流安排得很好,也就不纠结了,嘻嘻。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6 21:03:53 |显示全部楼层
琴瑟玉颜 发表于 2011-11-16 21:01
哈哈,再看此文,重温老流的作品,还是同意水儿的,前段繁冗了些,不过其他方面,很优秀。她,其实也 是蛮令 ...

结局一向是我的风格,蛮喜欢皆大欢喜,但是不那么假的,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6 21:04:11 |显示全部楼层
水墨苍穹 发表于 2011-11-16 13:50
此文应是老流很喜欢的作品。。写出了一个风尘女子的无奈,辛酸。小说中的“我”对这个女子的怜惜,带着有些 ...

给我个机会慢慢的改,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16 21:28:58 |显示全部楼层
226  是到大学城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16 21:31:41 |显示全部楼层
三页 发表于 2011-11-16 21:28
226  是到大学城的!

伊若,你知道?
哈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9-23 21:02 , Processed in 0.09833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