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925|回复: 29

失爱的天堂(连载中,更新至二)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3 23:46:41 |显示全部楼层

                                                                           失爱的天堂  

                                         更新(二)第 5#  楼


                                                          文/琴瑟玉颜
                                 

                                       (一)楔子

    我等了很久,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事,这些事与快乐有关,与悲伤有关,与命运有关,与你无关。


    这是三哥走时留在我信箱里的话。这后面或者还有话,只是没写完。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成了他的绝笔。许多人在那个春天疯狂地找他。他们找到我,委婉地说些不疼不痒的话,讪讪地笑,我知道他们很想一开始就来句:他妈的你把三哥藏哪去了,快给老子交出来。但他们心里明白,当着医生与很多人的面,不能这样对待一个病人,一个失忆的病人。他们只能把狰狞藏着,把白纸一样的笑脸张贴出来,哄骗白痴一样的我,以保全他们对弱势者同情与关心的美好形象。


    初夏的阳光明晃晃地照进病房。满屋子的白色返照出令人眩晕的光芒。父母亲刚来过,带来了一大包乱七八糟的东西。吃的,喝的,用的,还有几本书。他们深知我喜欢这个。他们渴望能用我曾经喜爱的东西来换醒我沉睡的记忆。这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不幸。一个长到二十岁上如花似玉的女儿,就这样突然间躺在病床上,失忆,失语。他们的天坍蹋了。最好的心理医生,最好的病房,最好的护理;甚至为了我,愿意在分开五年后再婚。

    我在心里冷冷地笑。我闭上眼看着这群表演的天才。包括我的父母。


    我每周一和周五九点准时接受来自澳洲的心理医生的治疗,其余时间都在病床上瞪着天花板度过,输一些冷冰冰的液体。别人看我时,都习惯性地看一眼天花板,怜惜地叹口气。我讨厌看到那个鹰钩鼻绿眼睛的医生,他想方设法把我套在过去里。我哪一天想起过去,他就哪天一天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度。事实上我同情他。人都是为了生计。


    在一觉醒来,倏忽间看见那方天花板变成了优雅的玫红,大朵大朵白色的马蹄莲开放着。惊诧了一瞬,哑然失笑——这是不是亡羊补牢呢。可怜的父母。可可,漂亮不?母亲瞟一眼天花板,笑意溢满弯豆一样的眼角。我转身望着外面,扔下母亲凝固的笑容。这远远比不上她当初对我的绝决。我相信,人都是在做错了事情之后才会想法弥补,做的时候往往一意孤行。


    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在乎的时候没有人在乎呢。在乎我的人,他去了哪儿?


    头顶这片红色的天花板,我没感到温暖,倒像是从小竖在我和父母之间的一道坚硬冰冷的墙。他们连最后一点幻想的机会都不留给我!我每天瞪着那白色的天花板,过往有如幻灯上演。有谁知道那方空洞的天花板上,在上演着我怎样热闹的剧情呢?在我的剧情里,三哥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还有秦歌、大海,贾雪,他们又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而今再看这方被他们改装过的天花板,我竟觉得回忆开始变得困难了。


    人生如戏,戏子的天堂是舞台。台上演绎的人生,有高潮,有失落;有时混乱不堪,有时又是独幕剧,不论哪一种角色,都是你自己独一无二的表演。

他年心似雪。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11-24 02:21:19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一开始就引出悬念,营造出伤感的氛围,具有吸引力。描述环境和心理、交代情节和背景相互错杂,很见功力。语言简练,准确有力。期待中!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4 07:49:19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连载的吗?
期待中~~
风起的日子里,翻飞若鸢。把你我相守的诺言纵横交织成罗裳,以回忆的方式,御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1-24 12:52:24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让人期待,“我”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三哥是怎样一个人,竟然让那么多人怀念?失忆是真的么,当时发生了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4 20:26:31 |显示全部楼层

【失爱的天堂 】

                              
                                  失爱的天堂  

                                (二)欢歌戏梦



    那是一片小河滩,经年没有被水淹没过。我相信有时这片沙滩会渴望水的温度,就像我与三哥一直都在彼此身边,仅仅在身边。就像我偶尔也渴望三哥胸膛的温度。


    我们在同一个班,同一张桌,后来三哥辍学,我也辍学了。三哥不读书是没有钱,我不读书是为什么呢,是犯贱!母亲斜着眼说,那眼白多得让人想起三哥喂在他家侧屋里的老牛。每次我去找三哥,它就白着双眼睛瞅我。那眼神是敌意的,不是我小心眼,真的,那双大眼睛会说话。别问我为什么,女人的直觉,十八岁,可以称女人吧。



    三哥每天都要牵着它去河滩里洗澡。我跟在牛屁股身后,在母亲鼓得炉火纯青的眼珠下留个趾高气昂的背影给她。三哥在前面牵着牛,出了村子就扯开嗓子吼秦腔。三哥有个好嗓子,歌儿从他的喉咙里飘出来,就飘成了天边那片颤微微的火烧云。晚风徐徐吹来,顺着三哥优美的声线摇摆。


    到了。三哥扔下牛鼻子上的绳索,转身看我,笑意在他的眼里聚集。彼时我正学着戏子,兰指轻翘,莲步微移,陶醉在自我编织的戏梦里。


    我们坐在河滩上,看牛儿在水里打滚,长棕尾巴甩来甩去。三哥说:“可可,你去学戏吧。”

    “切,学什么戏,我不喜欢。你看,牛儿打滚了,哈哈!”我指给三哥看。

    三哥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他不说话,那双眼睛在说话。他无情地戳穿了我埋藏得陈年老窖一般深久的谎言。事实上这谎言都要发霉发酵了。

    我看着这张英俊的脸,这是一张完美的脸。如果说当年的兰陵王再世,一定会认他作亲兄弟。上帝其实是个心胸狭隘的家伙,他不喜欢看到人间有完美,所以让三哥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再让他的母亲去勾引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家那个道貌岸然的死老头。




    “三哥,你看你看,它又打滚了,哈哈哈……”我仰着脸笑,天边的火绕云红得有点惨兮兮的。

    三哥掰过我的肩膀来,面对着他,说:“可可,别骗自己了,我什么都明白。我不想看到你这样。”

    两道剑眉皱了起来。这个细微的表情特征有毒,虽只是两秒,总会瞬间传染我。

    我的笑就僵在空中。我们什么都明白,明白有什么用呢?就像你知道所有的菜里都有农药,苹果上有蜡,柿子里有催红素,猕猴桃里有膨胀剂,西瓜里有甜蜜素一样,可是有什么用,谁能改变这一切呢。



    “可可,你每天做梦都在唱戏,对吗?”他说,然后又补了句,“就如我每天做梦都在唱歌一样。”

    我还想说什么呢,说我只是想想,说我不在乎?我是想这样说,却说不出来。我不能骗自己了?我捱不下去了吗?鬼晓得我中了哪门子邪,那么深地打骨子里爱着戏子,伶人。那一转身,一回眸,那一句句凄楚婉转的唱词,一听着,魂魄儿就生生被勾了去。常常分不清,那台上轻舞水袖的是戏子,还是我自己。埋在地下的酒,闻不到香,一旦掘出尘土,所有的香气会瞬间泛滥成灾。




    这时从河那边的小路上走来两个身影,挑着两个庞大的箱子。从河道上消失在暮色中去。“三哥,你看,那是谁?”

    “别转移话题。可可,我们不能再逃避问题了,我可以不唱歌,可我不想看着你因我而远离自己的梦想。”

    “可可,我们去城里打工吧。”看得出来,三哥说这句话很是费了些力气。

    “为什么?”

    “你明白的!”

    “可是,去了又怎样,离梦想还是那么远,说不定会更远。”

    “我们要争取,争取,可可,明白不?”

    “那,你妈呢!”

    “她病早好了。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又怕你不愿意,你妈也不会同意。”

    “她?哼,她巴不得我从她眼睛边上滚开呢。”

    “可可,不能这样说妈……他们之间的事,我们不要介入,好不?”我望着这双真诚的眸光,荡漾着深色海洋的颜色的眸光,这样的眼睛所说的话,你怎么忍心拒绝?再说,我真不想介入父母的事,他们谁也不认为自己有错。我搞不懂。



    三哥望着渐渐黑下来的暮色,说:“可可,我们先去打工挣点钱,有了钱,以后我们在城里买房子,他们也奈何不得我俩,好不?”

    好。我真的好想好想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庄。这里的人们每天睁着毒蛇一样的目光,吐着万恶的蛇信子,把我们和三哥两家人本已破败不堪的生活涂满各种各样的毒液,再一遍遍地咀嚼。

    我早受够了。母亲一看到三哥,眼神就会发出狼一样的绿光。她是恨屋及乌。



    “你晓得别人说你啥不?狐狸精呀!上梁不正下梁歪!就跟你老子一路货色!”母亲眯起眼睛盯着我说,像要把我吃下去,我知道这时她是把我当成父亲了。我是你女儿!我狠狠地冲她吼一声。事实上我没有吼出来,那声闷雷似的叫喊在我胸腔里震荡回旋。我抬起头,望着天空上漂浮的云朵,把怨愤慢慢慢慢地憋下去,压下去。为了三哥,我必须忍气吞声。


    “你看看你看看,鬼大点就学会昂着个狐狸下巴,难怪啊难怪,我这辈子真是遇着你们两个冤家了!”

    我瞅着母亲指到我鼻尖的食指,有瞬间我真想拿把菜刀砍掉它。

    “别想了,可可!”三哥看着我,把手伸拢来,摸了摸我的头发,说:“走,我们回家吧。”




    我跟在洗干净的牛屁股后面,抬起我的“狐狸”下巴,迎着村人窥视的目光,凛凛然唱道:

    “一刹时把前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三哥站在他家的田埂上,直望着我走进我那水深火热、冰凉若冬的屋子,才慢慢踱回家去。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11-24 22:11: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节拉开故事最初发生的背景,三哥正式登台,人物之间的关系初见端倪,母亲和“我”不是冤家不聚头,可都在同一"窝“里,又是母女关系,压制与背叛开始角力,好戏还在后头。请大家斟一杯酒,慢饮两口,慢慢看。
语言生动。
下一章是写什么,三哥作为“我”爱的对象,究竟有怎样的魔力?何种潇洒让美眉情窦大开?
也许,玉颜还可以和三哥走近点,再多给他一点爱,既然曾经是“爱的天堂”,又怎能缺少诗情画意的美丽世界!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4 22: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星河兰舟 发表于 2011-11-24 22:11
本节拉开故事最初发生的背景,三哥正式登台,人物之间的关系初见端倪,母亲和“我”不是冤家不聚头,可都在 ...

嘿,兰舟兄, 不剧透,嘻嘻。
我的小说,不只是单纯的情与爱那么简单哦。虽然情爱也够复杂滴诶。。
你且斟酒,慢慢等待,因为,从下一章开始,真的要一个字一个字现写袅,呜呜,你们要记得为我打气哦。。我好懒好懒滴嗦。。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1-11-25 11:46:41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功底很扎实,善于用悬念来扑捉读者的兴趣,小说结构分明,前后呼应,即在情理在中,又在意料之外。对话试的语言描写很到位,不错不错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5 13:25:17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慢慢看~~
风起的日子里,翻飞若鸢。把你我相守的诺言纵横交织成罗裳,以回忆的方式,御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1-11-25 17:30:00 |显示全部楼层
殊途同归 发表于 2011-11-25 11:46
文学功底很扎实,善于用悬念来扑捉读者的兴趣,小说结构分明,前后呼应,即在情理在中,又在意料之外。对话 ...

殊途,你的呢,颜希望看到你的小说哦,嘻嘻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5-29 02:37 , Processed in 0.07255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