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28|回复: 18

胡一刀轶事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2-5-24 21:39: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踏雪无痕 于 2013-2-2 15:05 编辑

                                                               胡 一刀轶事

          A镇有一屠户生的是国字脸,悬胆鼻,络腮胡,身材高大,声若铜铃。别看他相貌堂堂,牛高马大,发起混来样貌有点形似旧时小说中的地方恶霸。但在当地他确是一个讲义气,有担当的人。这社会许多人都是恃强凌弱,而他却是一个遇强不怕逢善不欺的人。因其杀猪多年,刀法高超,手法奇准,有人买肉,他是你指哪他割哪,分毫不差,老少不欺。所以有好事者就随他的姓为他取了一个绰号“胡一刀”。这名号愈来愈响,大伙儿反倒不记得他的本名了。

    话说正因为胡一刀名头响亮,人家都愿意到他那买肉。其他屠户每天两人共杀一头猪卖,偶尔还有肉卖不掉。而胡一刀一人每天卖出去两头猪,有时还供不应求,早早收摊。其他屠夫都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有那缺德的妒忌鬼便偷偷请了地痞流氓来掀他的场子。

    那日三个地痞大摇大摆来买肉,叫嚣:“你不是胡一刀么?听说砍肉的手法奇准,今儿给我来点绝活,砍点新鲜肉。”接着便说:“来鲜肉二两,肥肠半斤,猪肝八两,排骨十根。”接着又故意慢条斯理的说:“鲜肉必得要那里脊肉,肥肠必须是那肠头处但没有毛的那段。猪肝么,却得刚好八两,不可再割第二刀。排骨,必须得肋排,其他看相不好的一律不要。”胡一刀,一瞧这几人那样,心儿已明白几分,但是也不想惹事,就按照要求一一弄好。那人见没法再找茬,忽说:“你这肉铁定有问题,瞧这猪肝上面怎么那么多的血点,颜色也分外不对。你这哪弄来的猪肉,一定是有病的猪肉,我们不买了,走!”

    那人大手一挥,其他两人便欲随他扬长离去。只见胡一刀把杀猪刀   往肉砧板上狠命一剁,大声说:“且慢,钱留下,肉拿走。”那几人依然是面不改色,继续阔步向前,不曾回头。好个胡一刀双手一撑从肉砧板上跳过去,健步如飞很快就抓住了为首的那一人。他一双大手如老虎钳般毫不费力的把他抓到了肉砧板前。你给我自己瞧瞧,这肉都是统一质检过的,肉质鲜嫩,颜色也不深红或暗红,何来的有病一说?你给我仔细瞧好了,看看是否是病猪肉,要不我们请肉检部门再检查一下。我这猪肉若是有问题,我不要你一分一毫。若是没有问题,     你这小子今儿来我这掀场子怕是找错了对象。”说完,手上加了一把劲,那人便如杀猪般嚎叫起来。一边弓着腰,一边连连求饶:“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回。我掏钱买,我马上掏钱买。”说完,拿着一叠百元大钞放在了肉砧板上。旁边他的两个同伙看这阵仗也只是干瞪眼,不敢上前。胡一刀哈哈一笑:“我今儿要不露这一手,你们也不知道我的厉害。这次招了我也就罢了,以后再不许给这里的任何屠夫找茬。”那人频频点头,说:“我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有您老在此,我也不敢呀!”胡一刀不禁开怀大笑:“那倒是实话。好,钱找好了,好生拿着。记住凡事不可欺人太甚。”那人连声称是,接过钱,提着肉,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集市上的人笑翻了天。都夸:“好个胡一刀,真有你的。”

    自此胡一刀的肉摊可谓是当地一绝。每次赶集,那儿人流量最多。但是买肉的人都自觉排队,不曾再有过什么争执。

靠着这个肉摊,胡一刀的日子算是越过越红火。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胡一刀的日子也堪称美满幸福。可惜的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人啊,赚了一点钱也就想把事业做大再做大。这不,眼看着很多人都在政府提倡下自己办养殖场,胡一刀想着自己还是屠户自产自销,岂不更好。便和自家兄弟三人合伙办了这个颇具规模的养殖场。胡一刀向来吃得苦,起早贪黑的,这猪是越养越肥,眼看就可以杀了。却遇到了一个烦心事。

    究竟是一件怎样的烦心事呢?话说胡一刀原想着自己养的猪,只要经过防疫站的检验合格了,就可以屠宰上市去卖的。他哪里想到现在所有的猪都要送到定点屠宰厂去屠宰。若只是如此也还罢了,那也只是麻烦一下,多增加一点开销。问题是全县都只批了两家屠宰场。而这屠宰场收你的猪肉是只有七元八角一斤,但是卖出去却是十四元。养殖户辛辛苦苦的养了很久的猪。所赚取的利润却抵不上养殖场那么一刀。

    有时,甚至是做那赔本买卖。辛辛苦苦一场没赚到钱还得赔了时间再赔钱。这胡一刀本就是一个聪明人,便寻思着自己再去批一个定点屠宰厂。可是县里呢总是卡着没有批下来。眼看着这猪越长越大,再不杀就不成了。胡一刀心一横,自己让防疫站的人帮忙把所有的猪都检查了是否是合格的猪。然后第二天清早便杀了好几头猪,用个一车子拖到离家最近的那个最繁华的镇上去卖猪肉。

      胡一刀来到自己的肉摊前,把肉往肉砧板上一放,拉开架势喊:“新鲜合格的猪肉啊。十一元八一斤。购者从速,排队购买,卖完为止。”

     人们一听,马上呼啦啦就排起了队,很快,这队伍就排起了老长。别的肉摊前是人无半个。而胡一刀的肉摊前是排起了一条长龙,这人从肉摊前几乎都排到了集市上的出口处。这人一多,很快这肉便源源不断的卖出去了。卖完了,胡一刀长长吁了一口气。这肉按照如此卖法就可以很快把自家的猪消化掉。而钱也不会亏到哪儿去。

    只可惜,这边厢胡一刀是不愁了,那些个屠户可是不好受了,从屠宰场进的肉,如果不卖贵一点,没多少钱赚,按照平时的价格卖却无人问津。他们能就此罢休么?

    第二天,胡一刀是早早杀了很多猪,又拖了一大车子到昨儿那地方继续卖。他刚下车,猪肉还没有完全摆好。这买肉的队伍就刷刷一下子自觉地排了起来。很快这情形便和昨日一样,胡一刀的肉摊前是人山人海,一条队伍排不了,排了两条队伍。那市场其他的肉摊前是鬼影子也没一个。这情形颇为怪异,也堪称奇观。

    才到半晌午胡一刀的肉摊上的肉就卖出去很多。买肉的人都喜形于色,奔走相告。人流是愈聚愈多,大有把整个市场掀翻的气势。而那些屠户呢是敢怒不敢言,都无聊的聚在一起打牌聊天,看热闹。

     忽然,队伍里起了一些骚动。原来有县里的领导坐着轿车从几十里外赶到了这个方圆几十里最大的市场。一下车就看到了这种壮观的场面。那领导先叫人群散去。有些人见那市场管理员带了一些看起来有些来头的人气势非凡而来,便识趣的散去了。可依然还有很多人固执的站在原地方。

     说来也是啊,好不容易排队轮到自己买到肉了,怎可轻易离去。好多人都是打算买好几斤放到冰箱里慢慢吃的,这样的价格除了胡一刀,谁还敢这样卖,老百姓上哪可以买到如此放心又便宜的肉啊!可惜,这样的日子也才持续两天呢!好日子这么快就完了啊!

     话说这领导当领导也不是一两天了,说话还确乎有那么一点水平。只见他对胡一刀说:“胡一刀,你这是咋整的。弄这么大阵仗,这不扰乱市场秩序么!”

    那胡一刀也算见过大阵仗的,呵呵一笑说:“盼星星盼月亮,领导来了啊!我这是按正常价格卖肉,怎么就扰乱市场秩序了呢?”

    那领导马上反驳:“ 你这比市场价格少了两三元一斤,怎么就不是扰乱社会秩序呢?”

     胡一刀呵呵一笑说:“我这猪肉少了两三元钱一斤是事实。可是我依然是有利润可赚,并没有刻意降价的啊,怎么就叫扰乱社会秩序呢?”

    那领导被他驳斥得一愣一愣的,随即就说:“你这猪肉经过屠宰场检疫屠宰的么?没经过屠宰场就直接自己宰杀,当然有利润可赚。可惜这些屠户他们没有自己养猪,从屠宰场进的猪肉来买,不可能卖那么低的价格啊,你这样做,不是叫那些屠夫没法过日子么?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私自宰杀猪,人民的生命健康还怎么保障,这不就乱套了么?你这不叫扰乱市场秩序,那还应该叫什么?”

    胡一刀被领导这样一说,也不慌。开始叫起苦来。“领导同志啊,你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我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么,我这样一个大型的养殖场投了这么多的资金进去,而猪却到了该宰杀的时候没法运到屠宰场去宰杀,你若到那宰杀,他就压你的价啊,我这投资这么大,我亏得起么?我好好的申请一个屠宰场么,县里有很多条子批下来了,可是到了某个部门却愣是批不下来。我可是听到内幕消息,某些领导在某个屠宰场投了资的?莫不是他故意卡了不成?”

    那领导忙制止他说下去。说:“胡一刀,你有事说事,如果符合条件,县里自然会给与扶持,好好替你解决,不要说一些有的没的听到风就是雨的话,这影响多不好啊!”

    然后他又挥挥手对还在那痴痴站着的人说:“今儿的事就到此为止,如果还有谁继续想买这些肉的话,就按市场价继续排队购买。如果不再想买的话就此散去吧!”

    很多人听了就只得摇摇头无奈散去。有些人还在继续观望,也有一些人眼瞅着已经排了这么久的队,空手而归似有不甘,便依然在胡一刀这买了肉回去。

    这件事之后,县里特意召开了一次小范围内的会议,专程把相关负责人叫来想替胡一刀落实一些问题。

    大家一边谈一边就在那说胡一刀那事做得有些过,而且一个区域只能安排一个屠宰场。胡一刀所在的区域已经有了一个屠宰场,再安排一个确实也有难处,那个局不给他审批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胡一刀听了,马上一拍桌子。大声说:“你们这说的是什么话呢?如果真的一个屠宰场就够了,为嘛我的猪就没人杀了,屠宰场总推说屠宰场忙,杀不了呢?我要送猪给屠宰场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完了还给我很低的价格。这一切不就说明其实我们那还可以有一个屠宰场的么?既然需要,为什么不能再审批一个呢?当初你们鼓励农民建养殖场,还鼓励建大型的养殖场,现在却不给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你们这些领导是怎么当的啊?”

     这话说得直白而有力,说得那些领导是一愣一愣的。县里的领导毕竟是做过领导那么些年了,还算沉得住气,没有生气和胡一刀一般见识。那个被他含沙射影的领导当场就生气了,差点拍拍屁股就走。被旁边的人拉住气呼呼的坐下了。然后旁边就有人劝胡一刀,你这不是来要求领导解决问题的么,你这态度人家还怎么给你解决问题呢?

    胡一刀听了只得气呼呼的坐下,闷声听那些领导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这个事情,然后再看着领导一一询问相关负责人,问题出在哪了,再要他们落实。然后安排完毕再问胡一刀:“你还有什么问题么?”胡一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忙说:“谢谢领导,我主要就是要把这个屠宰场办下来。拖了大半年了,一直没有办成。”

    那个领导就说:“那你的那些文件呢?”胡一刀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把随身带的文件递了过去。那个领导忙说:“你现在递给我干嘛,谁那儿盖章就给谁啊!”胡一刀忙把自己已经捏的有点皱巴巴的文件递了过去。那人悻悻的走出了这个有些沉闷的会议室,胡一刀见了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结局A      

         不一会功夫,他跟随这领导来到了同院中另一处三层小楼前,默默然紧随他跨入了那间简单大方的办公室里。

莫可期一屁股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把桌上的文件,简单地归到一边,然后冷冷地对胡一刀说:“现在没外人,你有啥想说的,有啥不满的,你尽可以说。”

    胡一刀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赔笑说:“我那不是听到有人那么讲的么!而且按照县里的实际情况确实需要三个屠宰场才能更好地满足群众的需求的。”

    莫可期愤愤然,加大嗓门说“人家说风,在你这就是雨了。你也不看看这得造成多坏的影响呢!况且设定屠宰场得县里相关领导商议后再决定设立的。哪里有你这样不按规矩来,自己想建就建的,你看看全县有多少屠宰户都想着自个建屠宰场,自产自销的。这样又简单,又赚钱。谁不日思夜想的啊!可人人都像你一样先宰后奏,那全县得多少屠宰场,那还不得乱套。”

胡一刀听了频频点头称是,说:“对不起了,我只是个小民,想事只想到自个这层,还真没想到那层理。经领导一点拨,这不就明白了。只是我这事都已经整到这份上了,还望领导海涵,高抬贵手。把我这手续给批了吧。”

    莫可期,摇摇头,苦笑了几声,说:“你们这些老百姓啊,真拿你们没办法。以后凡事都得按规矩来。按照有关程序经过有关部门审核了,再把该办的事情办好了,自然可以顺利地把事情办妥。”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笔刷刷几笔,签上了他的大名。再拿出单位的印章咚地一声盖上了偌大的一个大印章。

    胡一刀瞧着这事眼看就要办成了,心中的那块石头正欲放下,却见那领导拿着批文就是不拿给他,正纳闷着。

莫可期郑重地说:“给你批文了,你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办一个合格的屠宰场了,恭喜啊!不过在这我可是丑话说在前头,既然政府允许你办屠宰场了,那一切得按照政府的要求来,一切得从人民利益出发,要及时供应合格的猪肉。不能影响了人民群众的生活!以后有什么技术政策等需要的可以找相关部门解决。若是不好好正规经营。政府可会随时取缔你的屠宰场的。”

胡一刀,感激非常。一口答应说:“这是自然,我绝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好好养猪,好好杀猪。一定保证足够健康的猪肉上市。”

    领导摆摆手说:“那就这样了,我这还有很多文件等着逐一审阅批复。就不多说了。以后有需要再找我就是。”

胡一刀拿到批文,深深鞠上一躬,然后再心绪复杂地悄然离去。

    他一边高兴着,一边却颇为感慨。原来在来的路上自认为莫可期就是无可期待,事情可能办不成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莫可期”这名字所代表的含义不是对领导无法期待却原是莫要讲客气的啊!群众有要求,领导自会在把握好规矩和方寸的时候好好替民办事的!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误会了那些真心想为民办事的领导呢!

     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家来,马上投资批地建屠宰场。

    过了些日子,屠宰场就建好了。

    眼看着幸福的日子就要来了。他啊,兴奋得都不知道该咋形容了。

    他的屠宰场宰杀了自己养猪场的一些猪,还宰杀了附近一些散户以及小型养猪场的猪。

    除去一切开销,盈利并没有他当初所想象的那么多。但也还是小有盈余的,他日日忙碌着,且欣喜着。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场突如其来的猪高热病席卷了胡一刀所在的地区。

    夏天来临,胡一刀家的猪也越养越多。每日里只听到猪大呼小叫。这在胡一刀看来不是噪音,倒是美妙的音乐。天气愈来愈热,人也变得愈来愈昏昏入睡。但是胡一刀却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每日里不停地忙来忙去,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陀螺不曾停息。养猪场里的叫唤愈来愈少,他也只以为是猪和人一样因为天气热懒得动弹。不想说话呢!并不曾过分在意。

    那日,胡一刀卖完猪肉后稍有闲暇便抽空去自家的猪场巡视。漠然发现,有几只猪懒洋洋地躺在猪舍里,不想吃食。他心想会不会是天气太热,这猪也受不了,不想进食呢!他寻思着就用土法子去赶这些猪吃食。拿来一盆冷水淋到这猪的头上,并用一根小木棍驱赶这些猪吃食。

    这几头猪哼哼唧唧,极不情愿地吃了几口,又懒洋洋地躺下。仔细瞧那几头猪皮肤发红,耳后耳边缘发绀、腹下和四肢末梢等身体多处皮肤有斑块状,呈紫红色。他见了不由急了,这可怎么好呢。可是他只懂杀猪,并不懂养猪治猪的。这可怎么办呢?他抓耳挠腮,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莫可期。他想现在正是他需要找领导办事的时候。他打定主意,明天一大早就去县城。找领导来看看他这些猪可该怎么办?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胡一刀就起了床。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到妻子火急火燎的过来说:“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猪舍里已经死了好几头猪呢!”胡一刀奔向猪舍,看着好几头猪想要站起来却无法站起,全身抽搐而死的惨状,不由后悔莫及。都怪自己建了屠宰场,光顾着忙乎屠宰场的事情,倒忽视了自家猪场的管理。现在后悔也没用,得赶快请领导帮忙想办法才是。

    他仔细查看了猪的症状,便匆匆出了门。

    两小时的车程这会在他看来是如此的漫长。一到县城下了车他便打的迅速赶往政府大院,然后再熟门熟路地敲响了那扇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没见着他要找的莫可期,而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孩子。正疑惑间,女孩子说话了。“大叔,您是找莫局长的吧,他这两天开会去了,临走前交代我有人找他有事的话,等他回来处理。不是重要的事情不要随意给他打电话的。”

胡一刀听了,不由有些失望,这可怎么办呢?这一大批猪可得就此报销了。他紧搓着双手,在办公室来回自言自语:“这可怎么办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女孩子见状和气地说:“大叔,您没什么特别的事的话,您老还是先请回吧!回头莫局长开完重要会议回来自然替你办理的。”胡一刀有些泄气,但还是不甘心,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美好愿望,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这年轻的女孩儿。说:“孩子,你看我家偌大的养猪场里的猪都快病死了,如果还不医治就会全都死光。我就因为听了莫局长的话,有困难就找领导来了呗!那还请姑娘您帮帮忙,替我传个信。”

    这姑娘见状,也颇为同情胡一刀。遂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只听到一个嗓门在嚷:“我说小刘啊,不是说没有紧急事务,不要拨打这个电话么?怎么那么不晓事呢?”小刘姑娘听了,也不辩解,只是简单地把身边发生的事告诉了莫可期。莫可期听闻,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次做得很对。老百姓要做点什么事,不容易啊。你现在就仔细核实情况。我马上打电话交代畜牧局的张局长。要他安排人员着力办好这件事。我还得继续开会。接下来的具体事情你和张局长详细说。一定要用心把这事办好。”

   小刘姑娘挂了电话,就微笑着告诉胡一刀。您老的事不用愁了,你现在详细地把你家猪发病的情况告诉我,我马上联系人替你解决困难去。

   胡一刀听了,赶忙把自己所看到的猪发病的症状详细地讲给这小刘姑娘听。小刘姑娘一边听,一边记录。然后再拨了一个电话。让那边派专业人士马上过来。

    才一袋烟的功夫,一个二十多岁眉目清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赶来。

    胡一刀看着这小伙子猴急的样,心中还挺纳闷稀奇的,这小伙子怎么比我还性急呢?该不会遇上大难题要找领导办事的吧?

    小刘看到了,连忙打招呼。小伙子说:“我是张局长安排过来的。不知小刘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小刘连忙叫胡一刀过来,再对这小伙子把情况详细说一遍。胡一刀有些狐疑,心想:这么一个年轻小伙,能给咱猪看好病?会不会经验不足的啊!

    不过他还是详细地又把猪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伙子用心地听着。听完后就对胡一刀说:“大叔,你不用太着急了,这猪是因为天气太热,猪圈没有通风等情况引起的。我这告诉你怎么做,你仔细听好。

   这小伙子就一边耐心地说,一边还开了药,写下了各种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已经生病的猪该怎么用药治疗,没有生病的猪又该怎么想办法预防,说的是有条有理、详细具体。生怕胡一刀没听懂,或者错漏了什么。他还交代胡一刀病死猪一定不能屠宰上市,并反复要他把预防和治疗的办法告诉周围的养猪户。胡一刀感激地点头,对这小伙子不由信服了几分。收好这薄薄的纸片,对这两位年轻人点头称谢,然后快速离去。

   他按小伙子的指点去买了药,然后兴冲冲地回家。按照小伙子的配方:复方花青素1000+牛磺酸2000+阿司匹林1000/1000公斤干净水给猪饮用。

    忙完了,他又捧着纸片去挨家挨户地通知那些养殖户,养殖户们听了,就都连声道谢,有的也立马就到镇上购买了相关药物,还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

    过了三五日,除了几头病得太深,回天乏力的猪陆续死去。其余的猪都慢慢复原,恢复了健康。

胡一刀遵守诺言,把那些病猪都拖到了山上掩埋。不让一头病猪流入市场。

    第二天他在屠宰场忙完心情颇为轻松地去市场逛逛,想顺便买点菜回去吃。

    才到菜市场很多熟识的屠户就和他热情地打着招呼。有人招手叫他过去。然后对着他耳语了一番。

胡一刀听完,双目怒睁,大腿一拍。嚷嚷道:“这还了得。这些挨千刀的,尽赚这昧良心的钱,不把他人的健康当回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他提了菜风一样地骑了摩托就走。菜市场很多人看着他震怒的样子,纷纷好奇地猜测,却不明所以然。

这胡一刀跨上摩托就直奔那昨天埋猪的地方跑去,一瞅那地方果然有新鲜的泥土翻动的痕迹,他家的小花、小美、小黑那几头百来斤的大肥猪,通通都不见了踪影。

   他气急败坏地来到山那边的一个炼油厂,发现那里正冒着浓烟,门口散放着一些还没有清理完的猪肉。正散发着阵阵恶臭。院中支了几口大锅,锅里正翻滚着股股热油。

胡一刀怒从心起,正待停车过去,但看那人影晃动,看起来人员不少。而自己势单力薄,这儿人烟稀少,不会有旁人帮忙,决不能让自己吃了哑巴亏。连忙假装路过,骑了摩托到远处的树林蹲着,一边观察那里的动静,一边拨了几个举报电话。

    他蹲在那看着那些人把猪肉一一整理好炼油,再有另几个人从房子里搬出一些已经炼好的装了瓶的油装车。看起来一切都那么的井然有序。这些人分工都很明确的。

    胡一刀一边观看着他们的动静,一边焦急地等着那些执法者的到来。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跑了,胡一刀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特地又骑了摩托车回来。

满含笑脸地对那些人说:“我看你们这有很多油的,是不是搞批发的啊。我在山下开了一家商店,如果在你们这进货不知道是什么价格?”

    那些人一脸狐疑也颇为戒备地看着他,见他看起来挺实诚的样子,就详细盘问了他几个他们认为必须问的问题。

    胡一刀面不改色、从容不迫详细地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

    那些人见问不出啥问题,便自以为他是真的来做生意的。就慢慢和他谈开了。

    胡一刀就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得热乎。

    如这儿都炼哪些油啊,分别批发什么油?是什么价位的啊!然后又假装要看看油的成色,再看预定什么油品,以及预定多少数量。

    那个领头的以为有什么大财主来了。眉开眼笑地陪着他左看右看,详细解说。心中还盘算着又来一个财主,他会有多少甜头,大约可以赚上多少钱。

    他屁颠屁颠地陪着胡一刀把整个简陋的生产空间和库房转了个遍。然后眼巴巴地就指望胡一刀多订一点货。

    胡一刀见没啥可继续说的,而那些执法的人却半天没来。只得就真的假装和他做起生意来。

    先问问他这段时间大概可以出多少货。

    他好决定订多少?

    那人沉吟片刻,说:“垃圾油没问题。只是这猪油必须得有便宜猪肉才可以有猪油的。”

那胡一刀故意说:“这周围这么多的养殖场,怎么会没有猪肉啊?”

那人神神秘秘地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若是用正规的肥猪炸油,怎会那么便宜,又何来的利润?这些吃的东西。反正也没人监管。炸了油,你所用的材料到底是怎样?谁又知道呢?反正过了火,吃进去也不会怎样的?所以这称得上一本万利的生意。”

    你看那些垃圾油,我是炸了可以工业用的吧,但是很多人批发了却是卖给人去吃的。这垃圾油便宜,而且炒出来的菜还分外香。很多小店子都是进的这种油的。

    胡一刀越听越震撼,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还故意夸奖这老板有头脑,懂得如何抓住机会赚钱,有机会要和他深入合作。赚更多的钱。

    那老板听了更是得意忘形。兴致勃勃地历数他如何发家致富的门门道道。胡一刀听得是心惊肉跳,却识趣地频频点头。

    他们正相谈甚欢,兴趣盎然。外面却起了一阵骚动。

    原来是由工商、公安、卫生、质监部门等政府部门组合成的执法大队的来了。甚至还有记者跟从,难怪那么久。

    那人见状,欲跳后窗逃跑,被胡一刀一把抓住。

    大喊道:“同志小心哈,下面可是悬崖呢!”

    外面的人闻声,迅速冲进来。一把揪住这为头的中年男人。也把胡一刀一起抓了。

    胡一刀没成想自己好心举报却把自个整进去了。

    连声叫唤:“喂,我说小伙子你不要抓错人了吧!”

    那记者举着话筒在进行“现在播报”。旁边的摄像总不时地对着胡一刀那络腮胡子的脸。原本想当英雄的胡一刀这会甭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了!

    好不容易他瞧见一个熟人,赶忙大声叫唤,并告诉那人,那举报电话就是他打的。那人连忙吩咐那些小伙子放了胡一刀。并向记者介绍,这次能够一举捣毁这个提炼垃圾油的炼油厂,就多亏了这个胡一刀。记者见状连忙采访起胡一刀来。

    胡一刀刚刚还灰败的脸这会变得有了精神。他满脸愤慨地讲述自己如何得到消息,又如何寻找证据,如何在这举报再蹲点等候执法大队来的。讲到愤慨处还不忘指了指那为首的男人。说他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置他人的健康于不顾。那人狠狠地剜了胡一刀一眼。不再言语。但是心底的懊悔真是没法提了。谁能想到前一刻还憧憬着发大财,这一刻马上就得破财又招灾呢!

    执法大队还在忙着采集证据,清理现场。胡一刀见时候不早,担心误了饭时,挨老婆骂。赶忙提了菜,骑着摩托车匆匆回家了。

    第二天“新闻广场栏目”就播报了胡一刀智闯荒山,秘密举报捣毁垃圾油炼油厂的事。

    他妻子看着他那憨憨的模样,不禁打趣说:“没想到你这闷葫芦,急性子也有聪明机智的时候哈!”

   胡一刀,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哈哈大笑:“人要与时俱进的哈!榆木脑袋也会有开的时候的。”

    他的妻子笑弯了腰。说:“去,去,去。吃完饭了,陪我散会步去。”

    胡一刀挎着老婆的手信步在乡间小道上。遇到的乡邻都向他投来善意而艳羡的目光,有的还打趣一下他。

    “胡一刀啊,啥时候也学会浪漫的啊!”

    胡一刀也乐呵呵地回应:“人啊,要与时俱进的哈,这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心,人也要学会越来越浪漫的。”

    胡一刀的养猪场因为有专业人士指导这猪也就甚少生病,出栏率很高。屠宰场也越办越好。农户们因为他能及时提供猪病预防的消息,都很感激他。况且他收购猪的价格很合理。从不肯让养猪户吃亏的。大家都很信任他。每到猪出栏的时候都会主动把猪送到他的屠宰场去。

    胡一刀事事称心,这日子幸福得让他时时感慨。搭帮党的政策好啊!这官员能真正为老百姓着想,老百姓能好好努力去做好事情,就不愁没有好日子过啊!

    他每晚忙完事情都会陪老婆散会步。明亮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路旁的花儿也散发出阵阵幽香。他们手拉着手,这幸福似乎也是如此的绵长。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5-30 08:34:23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生动,人物个性丰满,语言符合人物身份,后面的内容还可以写得紧凑含蓄些。大大地支持!
仗剑天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2-6-3 21:31:58 |显示全部楼层
嗯,谢谢兰舟看得那么仔细,有空我再改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12-9 00:46:08 |显示全部楼层
踏雪的小说看起来蛮有意思的。那段揍混混的,写得不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2-9 08:53:08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后文么?描写的真好啊。更加实质的反映除了社会的现状。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推广达人 寒月作者

发表于 2012-12-9 11:56:38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还有,没有写下去。这个故事可以写下去,也可以留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2-12-9 14:16:32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小说,真有小说的味道,期待下节。
今天是晴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2-12-10 09:22:33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特别是前面的部分,真叫精彩啊!期待下文!
繁华虽好,乐是幽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2-12-10 19:00:56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生动精彩,很传神,如临其境,有趣!
雪雪,很不错啊
他年心似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2-12-11 10:01:33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一气呵成,痛快。但官腔力度不够。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11-25 19:31 , Processed in 0.08574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