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1|回复: 6

医生的荣誉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8-3-15 20:10: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思不群 于 2018-3-16 08:55 编辑

医生的荣誉


1

    李主任是一所“三甲”级医院有名的“一把刀”,他所领导的科是这所医院患者最多最重要的科。

    医生不但收入可观,还受人尊敬,但这一天到晚的忙和累,也是做医生这辈子最大的缺憾。因为他的水平高,找他看病的人自然就多了;他看的病人越多,经验就是越丰富,水平就越高。他这辈子,注定要在这个循环中越陷越深了。李主任也困惑——这病人怎么就越治越多呢?

    早上上班这会儿,医院人最多、事最多,电话也最多。来电话的基本都是熟人,找李主任无非就是什么亲戚、什么朋友的谁谁谁,得了什么病,找他帮忙看一看,或是找他跟别的科打招呼。

    这不,他刚坐椅子上,扔在桌子的手机又响了。李主任拿起来一看,显示的是一串手机号码,接起来,信号还不太好,隐约听到我是王什么,上次跟你说的什么朋友有病,一会来找你,多帮忙之类的。

    李主任想不起这个王什么,这也是常事,便随口答应着:“哦,好好,来吧来吧,我上午在这。”李主任挂了电话又扔在桌子上。

    这时本科主治医师小丁进来拿起电话说:“谁找我呀?”

      李主任忽地明白,摸摸自己的兜,原来自己的手机在兜里,刚才接的,是小丁的电话。

      “偏偏买和我一样的电话!”意思是接错电话不怪我哟。

      “那,谁找我呀?”小丁打开电话一看,号码不熟悉。

      “一女的,说,今晚老地方见!”李主任面无表情地说。

      “主任,你也学会使坏了是不?”小丁说着,嘴角闪出一丝坏笑,意思是说:“跟我玩这个,你可差远了!”

      “有个姓王的,说一个朋友一会来看病。我以为是找我的,就答应了。”李主任是一本正经的性格,他知道斗嘴是斗不过小丁的,赶紧言归正传。

      “哦,有这事。那,就辛苦您了!”

      “滚一边去,人家找的是你的。我只是替你接个电话。”李主任感觉到,身边有小丁这么个活宝也挺好,紧张和疲劳中能缓解和放松一下。他接着说:

      “你说这看病,本来挂号、排队就可以了,偏偏要来个电话请求关照。没有熟人就不关照了吗?没有关系的就不往好了医治吗?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呢?”

      话音刚落,一个外省份的一个市的宣传部长给他打来电话,说有个孩子叫王子浩,得了很奇怪的病,在当地没治好,找他帮忙。李主任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个张部长来。这个张部长也是来这里看病认识的。之后,张部长出差到这里,总是给他带些家乡特产。李主任不要,但张部长也不愧是宣传部长,说出的话总是让他无言以对,最后放下东西走了。

    再后来,张部长说:“咱们可是好朋友!”

    李主任没办法只得应承下来:“对,好朋友!”

    张部长来电话求他的事,他满口答应,倒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朋友”感情。哪个患者来,他能不管呢?

    李主任刚撂下电话,一个刚接了电话的护士跑过来说:“办公室通知你去开会呢!”

    李主任忽的想起了,昨天就通知他今天要去开全医院的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他们科今年还得先进,要上台领奖的!早晨这一忙,就给忘了。但当他想到病房那些患者及家属渴望的眼神,他真不想离开,更主要的是他最烦开会了。他在不大的医生办公室里转了两圈,挠了挠头,发现小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便冲着隔壁喊:

      “小丁,替我开会去,跟领导请个假,就说我走不开。”

    小丁过来,嬉皮笑脸地说:“我不去。我级别不够,去了少不了挨损!”

      “咱们得先进了,有奖品,归你了!”

      “啊?有奖品?既然有奖品,那挨损就挨损吧。哦,对了,我那朋友的朋友,一会来看病……”这小丁干活麻溜、勤快,业务也好,就是嘴贫。

      “交给我了,你快去吧。”


2

      本来安排徒弟做的手术,他又亲自操刀了。这不,眼看过了吃饭的点儿,李主任才从台上下来。还好,老婆知道他工作的特点,给他买了保温饭盒,同事早已给他打好饭放在那了。

      李主任三下五除二填饱了肚子,转身便忘了自己吃的啥。这忙忙碌碌的一上午并没觉得累,现在歇下来,反倒有些困倦。他仰在椅子里一歪脖儿便进入了梦乡。他也就睡了几分钟,便忽悠一下被敲门声惊醒。

      李主任已经习惯了。他赶紧揉揉眼睛,精神一下,然后去开门。本以为是患者,不料却是小丁。

      “破坏老子好梦的怎么总是你啊?”

      “怎么?梦见来电话那女的了?”小丁说着,拿起李主任的饭盒,到洗手池那去洗涮。

      “好梦还没开头呢,你就来了。别涮了,看看谁出门诊呢,患者多不多。有个会诊会要晚上,现在正好有时间。”

      “下午你就歇歇吧,别总是对我们不放心!”

      “其实你们真的都不错了。说实话,看你们进步我很高兴。”李主任这话是心里话,有些手术,他已经让徒弟主刀了。

      “那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有啥不放心的,我只是闲不住。”

      “对了,上午开会领导讲话表扬咱们科了。”小丁说着,把饭盒放进柜子里,用手敲着柜门对李主任说:“走时别忘了,忘了明天没饭吃。”

      “忘了就吃你那份呗。”小丁的饭李主任没少吃,他还常夸小丁媳妇手艺好。这么做一半是发自内心的心里话,一半是对人家的感谢。

      “你猜发的什么奖?”小丁出去又回来,拿来一块镜子:“看,怎么样?”

      镜子不大,上面印满了字,什么某某年度、什么授予先进标兵、又是医院党委和医院落款、还有日期。

    李主任看了一眼,指一下洗手池说:“正好没镜子呢,挂那吧。”

    小丁拿着镜子在洗手池那一比划:“不行啊,挂不上。”原来,这当奖牌用的镜子一般都是横开的,也就是说,宽大于高。而这洗手池上面这地方,上下空间大,左右空间小,所以挂不上。

      “竖着放,真笨。”

      “竖着放倒是正好,可是,镜子上的字就全躺下了,太难看了吧。”小丁用期待的眼神等着李主任做决定。

    李主任站在镜子的对面仔细端详:“这字要是横着看是难看。”李主任无意中想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谁想这镜子上全是字。他忽地来了灵感:“把镜子上的字用刀刮掉!”

      “高!实在是高!”小丁竖起了大拇指。

    李主任也高兴地笑了:“这就是你下午的主要任务,一定要完成好!”


3

    院领导孙书记,是医院党委副书记,但是大家都称呼他“孙书记”,没有“副”字。

      这天下午,孙书记到李主任这个科来看望一个生病住院的朋友。完事时正好路过主任室和医生办公室。李主任领导的这个科是院领导认可的,也是全院上下服气的,当然孙书记也是满意的。孙书记来到了被评为先进的单位,心理自然也很舒服。

      “上午开全年大会,给这个科发了奖牌,全科上下应该是怎样一幅欢喜的场面呢?”孙书记心里想着,这屋看看,那屋瞧瞧,大家的神情和那句“孙书记好!”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当他来到医生办公室时,发现年轻的主治医师小丁正在用刀刮奖牌上的字。孙书记大为震惊:“你干什么呢?”

      “我……哦,孙书记。”小丁拘谨地站起来,贫嘴的劲的也没了。

      “你在干吗?”孙书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哦——,这字照镜子碍事,所以……”小丁知道孙书记是院领导,他不敢说是李主任让他弄的。

      “这奖牌是医院和院党委对你们科工作的肯定,是你们的荣誉!不是给你们照镜子用的!你怎么想的?”孙书记不自觉嗓门大了起来。

      科里的人围了过来,但谁也不敢吱声。患者没事也过来凑热闹,不知道的,以为又起医患纠纷了呢!李主任听到吵闹声感觉不对,回来一看,孙书记正在大训小丁。

      “孙书记来啦,您别生气,来来,先坐这。”说着,让过一把椅子:“小丁怎么了,又犯什么错了?”

      小丁用手挠挠头发,顺便挡住脸,没言语。

      “你看看他,上午发的奖牌,这会就弄成这样了。”孙书记并没理会李主任让过来的椅子。

      这小丁弄了半天,才刮了两三个字,还没弄利索。这字实在是难刮,小丁正泄气想请示主任不弄了,正好孙书记来了。

    李主任一看,明白了,赶紧解释:“是这样。这镜子,哦,不。这奖牌,挂在那儿,横着放,放不下,竖着吧,字就躺下了。所以,我就让他把字弄掉。是我让他弄的。”

      “你这主任也糊涂!你们不珍惜荣誉也罢,但你们对医院和院党委得有点儿起码的尊重吧!”孙书记的火气并没有因为李主任的解释而减小。

    李主任是一个有水平、有名望的科主任,在医院的“四梁八柱”中也是靠前的,因此医院的领导对他也是礼让三分的。没想到孙书记今天对他这么不客气。他也火往上撞。但转念又一想,谁让咱错了呢,人家是领导,算了。

      “好,我错了,向领导检讨。这奖牌吧,也没地方挂,正好我们还缺个镜子,就想当个镜子用,没想那么多。我们这个科吧,平时也太忙了,即使挂那了,谁有时间欣赏它呀?”

      “你这是什么话!有技术、有名望,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是不?尾巴撅天上去了是吧?你不是没时间欣赏,是不稀罕对吧?”孙书记越听他的话越不顺耳。

    围观的患者及家属拿这吵吵嚷嚷当成了解闷的事,当听到“撅尾巴”时还发出了笑声。

      李主任的脸挂不住了,火也压不住了:

      “给那么个破镜子,有个屁用啊?能当药吃啊?能当仪器用啊?能给患者治病啊?”

    孙书记气得脸色铁青:“我向党委反映,收回你们的荣誉!”

      “给给给,拿回去吧!”李主任也不让步,拿起奖牌递向孙书记。

    孙书记当然不会接过去,李主任端着也不想拿回来,干脆一松手,“咣——”摔了个粉碎。

    孙书记瞪圆了眼睛。李主任反而一笑:“没拿住!没拿住啊!”

      这一下午,患者也没看,会诊也没去,惹了一肚子的气。孙书记与李主任吵时科里的人谁都不敢插嘴。孙书记走了,大家围过来纷纷劝李主任。摔碎的玻璃收拾干净了,李主任也没吃着亏,气渐渐消了许多。

      “主任,咱们是不是惹祸了?”小丁凑了过来说。

      李主任一想,吵归吵,摔碎奖牌确实不应该。这要是让院里领导抓住把柄收拾自己该怎么办呢?想到这儿朝小丁一瞪眼:

      “那你怎么不拦着我!”

      “谁知道你真摔啊?”

      “你这臭嘴!去,到手术室,拿一套针线来。”

    小丁信以为真,边往外走边问:“你要干吗呀?”

      “干吗?把你这不把门的嘴缝上。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关键时候不会说话了?‘没拿住’,‘没拿住’听着没!”

    小丁一下被逗乐了:“噢——明白!”

      “明儿咱自己买个镜子挂那!”

      “好嘞!”小丁答应着,但这事,他却并没去办。

      风波过后,应该是一场更大的风波,李主任等待着。但这场风波却迟迟没有出现。


4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院里按常规又召开全年的表彰大会。出乎李主任预料,他们又被评为先进。这次,李主任没忘去开会,并亲自抱回一个奖牌。这次的奖牌还是一面镜子,不同的是,这次的字都镶在了镜框上,镜面上没有字,而且这次的奖牌有横开的、有竖开的,根据先进单位挂镜子的位置量身定制。

      这天上午,李主任又亲自上台做了两个手术。中午他照旧是吃一口自己带的饭,然后在椅子上打个盹。不同的是这次小丁没来敲门,但他还是醒了。他已经习惯了,几分钟就行,哪有做梦的时间啊。

      他盯着洗手池上面的镜子,不,是奖牌,心生几分欣慰来和感慨来。荣誉可能是你不想要的,但得来确并不容易。

      前段时间,他们这个科竟然也闹出医患纠纷,这可是李主任任主任以来的第一次,而且人家告的就是他这个主任!这个患者及家属相当难对付,这让李主任真的伤了心。他自从医那天起,对每名患者都是倾尽全力、呕心沥血。可没想到,竟然有人反过来告了他。院里是孙书记主管涉法涉诉和对外协调。李主任本以为这次彻底完了,没想到孙书记不但不记前嫌,在处理此事时还表现出了相当高的医疗业务水平和司法水平。纠纷在孙书记的努力下得到公正、妥善解决。

      “也许是保证医院的名声和利益不受损失吧。”李主任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对孙书记心生几分尊敬。

   李主任工作凭的技术和“良心”,没想到这结果却伤了他的心。他怀着几分惆怅起身出门,走向病房。一抬头,看见了孙书记的背影。

      “孙书记!”李主任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孙书记回过头,他们互相注视了一会,谁也没说话。

      “孙书记!”还是李主任先开了口:“嗯——”

      李主任平时不是支支吾吾的性格。孙书记还是不出声,就等李主任说话。

      “孙书记,去年的事,我错了,我向您检讨!”

      “真心话?”孙书记淡淡的说。

      “医患纠纷的事,感谢您。同时这事也让我想了很多。有时光有技术还不行,没有咱们医院这个有名望的平台也成就不了我,没有医院党委的保护也不行。”

    孙书记一笑:“你说的对。医院成就了你,医院也连累了你。医患纠纷出在你们科,但问题的根源在医院。”

孙书记的话让李主任有些疑惑。

      “不是你的技术有问题,不是你们的治疗有差错。问题的根源是患者及家属对我们医生、对我们医院不信任。”

      “我看,还是这家患者品德有问题。”

      “为什么患者习惯于找关系求人呢?为什么患者要主动给医生塞红包呢?因为不这么做他们心里就不踏实!”

      对啊,说的对。李主任心想。

      “告你那个患者,没找关系,没送红包,治疗效果不理想,就觉得你们没用心、没尽力。”

      刚才李主任还对患者的恩将仇报不理解呢,现在一下明白了许多。

      “我们也确实有些医生吃回扣、收红包。这一点你们科确实反响好,我最服气也是你的这一点。你虽然有些脾气、思想有些固执,你及你们全科,先进这个荣誉还是配得上的。给你们一块镜子,更主要是给别人看的,有良心也需要让别人知道。如果所有的科都像你们一样,咱们的医院不就更好了吗?如果患者知道你是个有良心的医生,还会告你吗?”

      过去李主任从不拿荣誉当回事,经孙书记这么一说,李主任感觉还挺在理儿的。

      “党组织的工作可不光是保护大家,我们还要刹歪风治邪气,培育良好的文化和风气,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党组织的工作也不容易,也是一项‘技术’活哟!”

       “孙书记,你这一席话呀,让我豁然开朗。都怪我,跟党组织联系的少,学习的少!”

       “这也不能全怪你,我应该多到你们这来。去年那事也不全怪你,我也太急躁,说话没注意方法。我已经向党委提出来了,把我划到你们这个支部过组织生活。以后我会常来的。”

      “那好啊,欢迎。”

      “咱们医院的发展还有很多的事要办,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你业务好,管理也有一套,没事好好想一想,多提点建议。”孙书记坦诚一笑接着说:“另外还有一件事。咱们的老领导李主任(上级医院研究所主任)最近成立了一个课题组,对一个疑难病症自愈的案例进行立项研究。他选了几个人,有你一个!”

      “啊?”这确实出乎李主任意外:“可是,我这太忙了。”

      “你再忙能治几个人?那个项目如果成功了,对人类的贡献不可估量!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这是一项荣誉,一项没有奖牌的荣誉!”

      “哦,这个我知道,是一个叫王子浩的小孩。是我一个远方的朋友张部长求我帮忙,他本来是找我的,结果误打误撞找到咱们老领导那去了。”

      “这个项目在世界上都很有份量。”

      “是啊,听说那个小孩过去有一些特殊的经历,现在身体状态与常人不一样。这确是个好机会,我会把握好的!”

      “你这儿忙,改日咱们好好聊聊。”

    李主任望着孙书记远去的背影,心里默念着:“荣誉,荣誉说来说去还是一面镜子,但它照出来的是人心中闪亮的人性与品格。我一定要赢得并珍惜这份荣誉!”

                                                              (如果读者对王子浩小孩的事儿感兴趣,请阅读笔者的另一个作品《乙儿》)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3-21 08:55:1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感觉更为流畅,故事情节的设置发展可谓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不知最终呈现会是姊妹篇、系列、还是会成就一个完整长篇呢?哈哈,静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8-3-21 09:19:02 |显示全部楼层
牧辰 发表于 2018-3-21 08:55
阅读感觉更为流畅,故事情节的设置发展可谓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不知最终呈现会是姊妹篇、系列、还是会 ...

哈哈,谢谢鼓励。最在构思另一篇与乙儿有关的作品。练笔之作,请多指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24 15:14: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展眉 于 2018-4-24 15:15 编辑

故事情节在矛盾交织中正方向发展,恰好又符合了目前大党建格局,是篇充满正能量的成功之作,拜读了!
题外话,若现实中多些如孙书记这般心胸宽广又德才兼备的领导,那风清气正的官风岂不离我们不远了?
年底了,各种迎检工作、出差、生病,这些不和谐生活音符,导致不能每天按照来坛子签到,十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8-4-25 20:32:34 |显示全部楼层
展眉 发表于 2018-4-24 15:14
故事情节在矛盾交织中正方向发展,恰好又符合了目前大党建格局,是篇充满正能量的成功之作,拜读了!
题外 ...

我就是一个哟!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4-26 10:00:24 |显示全部楼层
思不群 发表于 2018-4-25 20:32
我就是一个哟!哈哈。

由衷敬佩!俺素来只对德才兼备的人才会敬服!无论是官or民,希望多出这样的佳作,期待!
年底了,各种迎检工作、出差、生病,这些不和谐生活音符,导致不能每天按照来坛子签到,十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8-4-26 20:47:09 |显示全部楼层
展眉 发表于 2018-4-26 10:00
由衷敬佩!俺素来只对德才兼备的人才会敬服!无论是官or民,希望多出这样的佳作,期待!

哈哈,只是开个玩笑,德才兼备可不敢当哟!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8-10-16 17:49 , Processed in 0.0737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