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7|回复: 1

组诗:病房记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8-2-14 22:00: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节日

黑色的大脚从东边踩下,
驱离着那杆西山的火,将地面窒息。
一只狗和一座房子。一管冷光。
在里面开一朵花。人人都说是节日,
偏偏你不信。



    当每个人都在用心孵蛋

当每个人都在用心孵蛋,
我就可以安心地来到山顶呐喊
美好。

可是我并不能追究他们丢失的;
滚走,失去了,去了哪里;
这并不是我的义务所在。因为我知道。

他们眼里的钉子却射向我,
尽管是舌头下的羡慕。我却知道他们
理由何在。



    虫子

这是没有雨的世界,
没有一只有用的虫子。
蚂蚁在地上爬,
缓慢、小心;
我无心为他们是否因失掉腿
而悲伤,常常,他们的心
沉重得超过他们身体。



    回忆

这次从开始向前翻,
在病房和月亮的琴弦下,
未来只是过去。
不要相信后悔的时段
会被你哀恸的眼泪抓住,
并且将它们改变,
借此来炫耀你的不幸和幸运。
拾起那些如星点的心迹,
梳理,如梳理在爱人头发里
阳光的魅影。



    反思

我的庄稼弯折。
重重地把门关上,是我,独自
对这黑夜的一次重重的敲门。

我这个农夫,
尽管我不想谈起庄稼的弯折的事实,
造成我装作聋子听不到熟人
敲门声和安慰的问候;
若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一次成俗的祭祖和我心爱的庄稼弯折,
那也只是行为的时间先后顺序;

我所认定的漩涡之思:
割除那次孝行,庄稼就会完好。
或者说,改变弯折庄稼之前的某些
细微的情节,可以作为对今后所有
悲剧的预先改变和决定。

然而,所有的刍狗
被记在《沙之书》里



    直视

镜子里的我的脸。
转动着眼睛一圈又一圈,
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开刀。
或者说,
尽量忽视的那个褐色的斑点,
作为正确的指向。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2-24 08:50:46 |显示全部楼层
常常,他们的心沉重的超过他们的身体。
问好新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8-6-25 12:11 , Processed in 0.05456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