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6|回复: 5

我的故乡 [复制链接]

管理员

寒月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7-12-7 14:40:50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老家是苏北农村,那是个鱼米之乡。即有给养万民的成片耕田,也有日产斗金的碧波湖泽。那里的人们很朴素,人与人之间关系融洽。由于地处江苏的北面,所以带有山东人的豪情,又有着江苏人的婉约。我家的房子便在这里,这里有我挥之不去的根,和曾经给养我的土地,还有我的父母,以及那些爱我的人。
    小的时候,父亲还是位普通工人,常年在徐州劳作,我便出生于徐州市区。所以我的记忆是从徐州开始的。后来我要上学了,父母觉得我不应该忘掉自己的根,所以便让母亲带我回故乡读书。母亲便带我回了老家。再后来我又有了两个弟弟,母亲便一人在老家照顾我们兄弟,不再回徐州了。

    我的家是一处瓦房,红红的砖,红红的瓦,再加上黄色的窗,褐色的门。夏天,我们在门口打闹;冬天,我们在门口晒太阳。这些便承载了我幼时的记忆。


    电视很少,一个村也没有几台。回故乡的时候,父亲帮着将家里的电视、电风扇、录音机也带了回来。我母亲是个很好客的人,所以和邻居相处的很好。前门的三婶,后门的二婶,还有好多女性长辈,很喜欢到我家来边做手工边聊天,然后再看看电视。当然,没有今天茶话会那么物品齐全,基本是一碗清水,一把凳子,几件小事,过一晚上。而我们这些小孩子们,都围着电视打转。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

    供电总是不稳定的,经常会出现停电现象。母亲便会取出油灯,照亮一屋,大人们继续他们的家事国事天下事。孩子们便开始急燥起来——“那个大侠正在飞,怎么可以忽然看不到了呢?”于是,大点的孩子便带着我们这些小不点去供电所探查军情。孩子实在太多了,经常是后面的在向前赶,前面的已经回来了。通报一声,然后再出发去探查。从我家到供电所便会形成一道来往的孩子流。电总是会在人们没有预期的时候到来,灯忽然就亮了。然后举村欢腾,路上的孩子便快速的向回跑。那种期待成真的快乐,在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

    村里有一所小学,承载着小村的学识之梦。村里有小学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这是令人羡慕的——小学并不是每个村子的标配。有小学,代表着这个村子里是有文化人的。我的前几年便是在村小读的书。后来父亲觉得我应该接收更好的教育了,工作调回故乡,我才又回到城里的学校。

    在村小读书是快乐的。早上9点上课,三节。下午3点上课,两节。遇到农忙季节会有农忙假。每天早上,我背着母亲做的书包,书包里两本书,两个本子,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根长绳,一条皮筋,或者还有一个自己做的很蹩脚的毽子。当然那些奇怪的石头、花花的玻璃球这些是不可缺少的。这些便是我所有的家当了。慢悠悠的走在上学的路上,有时候会和后面的小堂姐一起。路上也会几经波折:“哇,那个小水池里有小鱼嗳!”“快看啊,这个草开花了。”春天,路边成片的国槐开花,摘一朵尝尝,甜甜的。冬天,积雪的路上是打雪仗的好地方。这些都是快乐的。课间我们会跳绳,或者跳皮筋。我实在是笨的,这些游戏都不是我的专长,总是会输。不过男孩输给女孩是常有的事,便不存在被耻笑的事情了。

    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和小伙伴吵架了,甚至还和别人打过群架。“恨死那个欺负我的人了!”吵起架也会气的脸红脖子粗。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好温馨。那种只为吵架而吵架的时光已经不再了。

    村小的教育是放羊似的,不以升学为目的,更多的是教会学生识字,并通过小学毕业考。所以还存在留级这种说法。没有学好,怎么办?不及格者留级。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啊。不像现在,留级那是要关系的,是件光荣的事情。老师是凶的,学生不认真听讲,考试考不好是会被打手心的。大人么,谁会在乎小屁孩的面子呢?我属于经常被打手心那种。

    我很怕老师,遇到老师会绕着走。这源于以下原因:我的班主任是我二婶婶,数学老师是我姨叔叔。鉴于他们不但可以在学校考校我功课,还可以在家考校我功课——潜台词是,他们在家也是可以揍我的。我的生活便开始忐忑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读幼儿园时候二婶婶的和气了。但这些是没用的,孩子的好玩天性总是会克服来自各方面的恐惧——故而我的成绩总是不太好。其实很我同学都觉得我成绩还可以的。

    这种不好更多的来源于爷爷。爷爷是他们那个时代少有的读书人,这是无上光荣的。爷爷是位老党员,爱读书。他希望他的子孙都可以在学业上有所成就。所以他用尽自己的力量在供养我二叔、三叔读书,希望金榜题名。三叔志在不读书,所以——没了希望,初中毕业。二叔似乎运气总是差那么一点——3分的距离,他奋斗了3年,最后以高中毕业而告终。于是乎爷爷的书香门第之梦就碎了。

    我的小学开本给了爷爷新的希望,所以,他对我总是很严厉的。这种严厉来源于希望与不甘。我并不知道别人的爷爷和长孙是怎么相处的,我只知道我的爷爷是见面谈功课,见面问成绩。他是除了老师之外,我怕的又一个存在。当然,这种害怕不是永恒的,因为事情总是会有所改变的——我成绩开始凸显出来。

    我母亲认为成绩的变好和她有直接的关系,虽然爷爷、二婶他们都肯定的认为他们在我的成绩提升上是重要的。我重点说一下我母亲的贡献吧。当我徘徊在10分以内的时候,母亲决定开始过问我的成绩,直接的做法是她拿起课本从她从来没接触过的汉语拼音开始。她在教我念“a,o,鸡”。千万别怀疑您所学的拼音和我的是不一样的,我母亲只是不认识拼音。当然,这并不影响她作为一位母亲的伟大,她学会了用拼音查字典。这项技能是伟大的,是跨越时代的,也标志着我的学习的新生。好多个日夜,母亲就在油灯下,跟着我一起查字典,去理解那一个个汉字的学术性解释。

    成功有时候来的是突然的,它会在某个时刻不预期的到来,喧嚣着——看吧,你的努力是有回报的。小学二年纪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在村小前几了,成为学习上的明星。到此,我开始不再那么害怕老师了。我记得这种转变源于一次背书,那次背书让我不再惧怕课本。起因是表妹说第二天老师要检查一篇课文的第一段的背诵,于是她在那边拿起书本,我便在旁边陪她一起背诵。开始是漫不经心的,渐渐的,我开始沉浸其中。也于是,我很快的背出了第一段。再然后,为了表示我也是很厉害的,将全文进行了背诵。这个举动是成功的,它标志着我第一次主动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任务。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与书本结下不解之缘。也于是,我的辉煌时刻到来,我成了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代表学校参加全乡数学竞赛,这场竞赛是为了选拔全县数学竞赛的选手。那是我第一次站在正式的舞台上——我取得了全乡第一的好成绩。这是我所在的村小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全乡第一。公布成绩的那天,父亲正好回家探亲,当我的数学老师和校长兴高彩烈的到我家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父亲正在吃饭。送走老师和校长后,他便不再吃饭,开始在家里转圈圈。我知道他那一刻是真正开心的。也因为这份开心,让他和母亲那么辛苦这么多年。那可能是他到目前为止最开心的一刻了,虽然后来我在奥数上的成绩一再攀升,学业也一再突破。这个“全乡第一”代表着他的儿子在读书上有了希望。父亲便和母亲商量,他想调回故乡来工作了,哪怕是工作差一点都可以。他希望我能接收更好的教育。然后他便与母亲进行了运作,最终回到我故乡的县城。而我,也离开我深受的故乡,离开我的根,去寻找我人生的道路。

    那儿时的记忆,那些朴素的乡亲,还有我曾经埋烤红薯的土地,那四季分明的村庄,从那一刻慢慢变远,远到我再也抓不住。从那年开始,我便再闻不到春天从故乡大地传来的泥土的气息;也再看不到春天成片的国槐花;更摸不到冬天厚厚的积雪。

    我的故乡。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2-7 23:01:4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很容易让人在读的同时思绪不自觉飞回自己的小时候。读几行就类似于半走神,于是就得像一个局外人驾驭着思绪在两个人的故乡上空远远、默默欣赏着,对比着相同和不同地儿。还是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问好,凉月。
置身于平凡岁月的认真的经历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2-8 09:30:49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这种童年的系列趣事,着实极易引人共鸣,在欣赏文字的同时,思绪常常会不自禁地游离于文字之外,荡荡悠悠徜徉在自己的童年时光中,甜甜地回味着,笑意不自觉地在脸上荡漾。问好优秀的凉月,拜读了!
年底了,各种迎检工作、出差、生病,这些不和谐生活音符,导致不能每天按照来坛子签到,十分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寒月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7-12-8 14:08:2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抱歉,昨天下午闲着无事,忽然看到老家发来的信息,就有感而发,写了一篇小随笔。里面的语句并不成熟。呵呵,权作大家一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2-14 22:22: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好的文字,真的能引起共鸣。很久没看到的佳作啦,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写的是很多人的童年,问好凉月,期待更多的作品呈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12-31 19:46: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彼此的童年可能有着十年的时差,但很多地方依旧在勾起着一份亲切感。而且我看到了一位真正不凡的母亲,对于孩子的成长而言,身教的意真的义远大于言传。问好凉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8-4-22 14:28 , Processed in 0.0608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