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寒月文学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回复: 2

一个月的初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7-6-18 19:49: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蓦然 于 2017-6-18 20:00 编辑

    半夏曾告诉过墨林,她喜欢雨,但是她没有说完。她只是喜欢坐在温暖的室内看雨景,而不是在下雨的天气还停留在室外。


    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离高考只有33天了,学校给高三生放最后一次月假。半夏背着书包回家,一下车,天空中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她从书包里拿出雨伞,撑开,脚步在不自觉地加快。这一次,她不是因为这湿淋淋的雨,而是那个人回来了。所以此时的半夏觉得,那些雨水是在伞上欢快地跳舞。

    在离家只有一百米的地方,半夏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她的嘴角微微扬起,加快了脚步,丝毫没有察觉到裤腿被雨水微微溅湿了。那个人也看到了她,匆忙的脚步也没有停下,微笑着向她走来。

    在离家只有五十米的地方,她们相遇了,半夏开口唤她,声音虽淡,却难隐那语气里的开心。

    在离家只有三十米的地方,雨越下越大,半夏的雨伞却从她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


    那个人走了,只说了一句:“你爸爸叫我过去,现在就要走。”

    半夏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来不及扩散到脸颊,就僵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回答:“......好。”

    说完,她们擦肩而过,谁也没有回头,向前继续走去。

    雨水放肆地落在半夏的身上,冰冷的。她的脚步没有停,一步一步,不紧不慢。


    空洞的屋子里,即使是刚洗完热水澡,手里捧着热茶,都感觉不到一丝温暖。走到窗台,抬头望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雨......

    轻柔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寂,是墨林打来的,“下雨了,你不是说喜欢雨麽!”

    是的,半夏曾说,她喜欢雨:坐在屋子里,桌上一杯热茶,手中一本书,窗外细细的雨。这样,心中就会感觉很温暖。

   

    “我答应你了,我们交往吧。”

    忽略掉对方的开心,半夏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雨还在下,夜空中的玻璃上,模糊现出她的脸,淡淡的笑。

    因为那个人曾郑重地再三叮嘱过半夏,在她读书期间,不允许谈恋爱,否则就不再承认她这个女儿。


   

    夏天的天气就是这样,昨天晚上那雨是越下越大,今早天就放晴了,阳光拨开云层,露出了笑脸。上午九点,墨林打来了电话。

    “可以出来一下吗?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好。”

    半夏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在她的心里,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她的第一次约会。



    半夏到达约会地点的时候墨林已经到了,蓝白相间的运动服,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阳光帅气的俊脸,在看到半夏时,脸上的笑容随即绽放,“你来啦!”他快步跑向半夏。

    “等很久了吗?”半夏停下脚步,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刚刚到约定的时间。

    “没有,我也才刚到。”墨林傻傻地笑着,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纸盒,大红色的花结,花结和纸盒的精致不同,上面的结歪歪扭扭的,显然是一个生手打上去的。

    “给你,纪念礼物!以前听一个朋友说过,重要的日子要买礼物留作纪念。”

    “啊?这个......我不知道。”半夏有点惊愣,她尴尬地笑笑。在她的潜意识里,并没有将今天当作一个多么重要的日子。

    “没关系,你只要负责接收就好了!”墨林笑着摆摆手,将手中的礼盒再次向前推了一下。

    半夏怔怔地看了看墨林,又看了看他手上的礼物,好久才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我来帮你拿包吧!”墨林看到半夏将礼物收下了,脸上的笑容扩大。

    “不用......谢谢!”半夏条件反射般将自己的包包换了个位置,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过头来微笑地看着墨林,“嗯...那个...怎么就你一个人?你朋友呢?”

    “噢!他说他要晚点到,让我们先去逛逛。”墨林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慢慢来,也许她一时间还不适应这突然的新关系吧!


    半夏走在前面,墨林跟在后面,他们一家店一家店的逛,整整一上午,墨林的朋友还是没有来。中午吃饭的时候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耽搁了,下午到。

    下午他们去了一家书店看书,顺便等墨林的朋友。

    半夏正看得入神的时候,墨林突然走了过来,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兄弟来了,就在门口。”

    “......那,我们出去吧。”第一次和一个男孩这么靠近,半夏有瞬间的呆愣,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耳朵,稍稍退开了两步才说道。


   

    “师父?”半夏疑惑地看着书店门口互相击掌拥抱的两个男孩,不确定地开口。

    “......半夏?!”

    和墨林拥抱的男孩穿着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和墨林差不多高,脸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他听到声音,疑惑地侧头朝半夏这边看过来。

    “十七,你和半夏认识?”墨林也疑惑的转身,询问道。

    十七,半夏初中的同学兼电脑师父。上高中后,十七去了省重点的一中,而半夏则选择了离自己家比较近的四中。

    “你?你们......”在墨林介绍后,十七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开心,眼睛里好像还有其他情绪。

    “我没有想到,墨林的女朋友会是你!”后来准备分开的时候,十七突然对半夏说,“昨晚,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有女朋友了,说他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当时的他,是那样的兴奋,拉着我一直聊了整整大半夜。”


   

    “你和墨林在一起了?”

    月假后返校的第一天晚上,半夏的室友兼好友——彩霞,在就寝前突然拉着她走到宿舍的阳台上轻声询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半夏还没有告诉过彩霞关于她已经答应和墨林交往了的事情。

    “你们俩一起来的学校,上自习前他都一直坐在你旁边,刚刚又送你回的宿舍。”而且,全班都知道,自从墨林高二转来他们学校,他对半夏就不同于其他女生;高三后,他都已经公开表白过了,只是半夏一直没回应。彩霞默默地在心里补充。

    “嗯,上周五答应的。”半夏轻轻点了点头,语气很淡。

    “半夏,你并不喜欢墨林吧!”彩霞虽然是在问半夏,语气却是肯定的。

    半夏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你!你究竟在想什么?”彩霞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看到宿舍其他人的目光又稍稍放低了点声音,不过那声音好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在这个时候,离高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突然谈恋爱了!而且,还是和一个你并不喜欢的男生!半夏,你自己脑子进水了,但不要也拉着别人下水啊!”

    “噗......”半夏听到彩霞最后那句话居然笑了。

    “笑?你怎么笑得出来啊!”彩霞就差点想动手拍半夏的脑袋了,想看看能不能把她拍正常点。

    “你最后那句话不错耶,我以后也可以用用。”半夏很认真的解释,脸上却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眼睛里又充满着忧伤。

    “......周五,你和你爸妈又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是多年的好友,彩霞一下子抓到了重点。

    “没有,我一个人在家,能发生什么事情!”半夏转过头,望向漆黑的夜空。

    “你不是说你妈妈回来了吗?怎么会是你一个人......”彩霞好像想到了什么,停止了声音。

    “她又走了,刚好在路上碰到了。”半夏淡淡的说道。

    “你就是在那天晚上答应和墨林在一起的?你不是说,你妈妈不允许你在读书期间谈恋爱吗?你不是一直都对你妈妈他们的话言听计从吗?你不是一直都在做一个乖孩子吗?你......”彩霞连续提问,虽然是在问半夏,可是以她对半夏的了解,她好像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我看你真的是脑子出问题了!”


    回校第二天晚上,墨林在送半夏回宿舍的校园小道上,终于忍不住拉住了半夏那纤细的小手,虽然开始半夏有那瞬间的微小的闪躲,最终还是被墨林紧紧地握在了手心。

    恋爱一周后的周日下午,学校休假半天,但是不能出校。没有请假外出、没有泡图书馆,没有回宿舍休息的几对情侣偷偷窝在教室里看电影。

    半夏和墨林也一起呆在了教室。看到周围都亲密地坐在一起的情侣们,或搂或抱,墨林也将半夏拥到了怀里。半夏回头看了墨林一眼,随后便放软了身子依靠在了墨林结实的胸膛里。

    恋爱两周后,每次在半夏露出灿烂的笑容时,墨林都会忍不住去亲亲她那红润的脸颊。而每次半夏都会先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若是没有,她就会转头狠狠地瞪上墨林一眼,这样墨林又会忍不住想要再亲亲她;若是有,她就会伸手拍打墨林,然后害羞似的躲进墨林的怀里,这时墨林就会笑着拥紧她。

    恋爱三周后,周日下午,教室里只剩下了半夏和墨林两个人。半夏说她下午要回宿舍去洗衣服,顺便把东西整理一下,过两天就要放假了,高考前最后的休整,放完假回来就是直接进入高考的考场。

    在半夏将教室的门打开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墨林突然走向前来拉住半夏面对着他,转身背对着门,反手将门关上,另一只手将半夏往他怀里拉。等半夏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墨林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墨林俯下身,长腿逼近,低下头正准备吻上半夏的唇的时候,半夏突然转过了头,墨林的唇只触到了她的唇角。

    “......不好意思!”半夏低下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声音很轻,很小。

    墨林没有说话,双手僵硬地搂抱着半夏,呆呆地站在那里。

    半夏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那一瞬间,脑袋里很清楚地对自己说着:不要,不要!眼睛里又好像有什么闪过。

    “我刚刚好像看到窗外有个人影......

    “咚咚”

    仿佛在回应半夏的话,墨林背后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良久,墨林和半夏一直都没有出声,门外的人好像以为教室里没人,和来时一样,脚步很轻地走了。等到那人的脚步声已经消失了几分钟之后,墨林突然动了,但他只是紧了紧搂着半夏的手,将头埋到了半夏的脖颈处。他没有说话,狠狠地抱着半夏,仿佛用了他全身的力气。



    高考后的晚上,班长说班主任请客吃饭唱K,没有其他要紧事的人都要来!后来班主任只和他们吃了饭,送他们到了KTV的包厢,开场唱了一首《老师的话》,同学们回了一首《感恩的心》之后就离开了。

    “哟!哟!哟!这老师刚走,你们就腻到一起了啊!”彩霞一手拿着一瓶啤酒,一手指着角落里被墨林拥在怀里的半夏,啧啧地说道。

    “来,坐我旁边吧!”半夏稍稍推开了一点墨林,伸手拉住彩霞指着她的那只手。

    “不!”彩霞仰头喝了一口酒,“我要坐你们俩的中间!墨林,你让过去一点!欺负我这单身没人爱的!”

    “好,好,好!你坐中间。”半夏回头对墨林歉意地一笑,一手拉过彩霞,一手想要去夺她手里的酒瓶,“你这是喝了多少了!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你拿着杯子满场走。”

    “没多少,还没到我的量,我现在可清醒着呢!”彩霞闪开了半夏想拿她酒瓶的手,抬头又喝了一口,“我这是高兴,我们终于要解放了!”

    “是,是,是!”半夏一边敷衍的应着,一边示意墨林将彩霞的酒瓶给拿掉。

    “不!我不!不要抢我的酒......

    彩霞挥舞着手里的酒瓶,闪躲着不让墨林抓到,摇晃间,酒瓶里的酒洒了出来,全洒在半夏的衣服上。

    “彩霞!你喝醉了!不要再闹了!”

    见到半夏的衣服差不多三分之一都被溅到了酒,墨林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周围有部分同学看了过来。

    “我没醉!我哪里醉了!我是高兴......”彩霞边说着边准备拿起酒瓶继续喝。

    “都说你醉了,不要再喝了!你看,你把半夏的衣服都弄脏了!”墨林站了起来,一把夺过彩霞手里的酒瓶,狠狠地放在了离彩霞较远的桌台上,然后转头对半夏说道:“半夏,你先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那你先看着她,我去一下马上就回来,然后再送她回家。”半夏看到彩霞手里的酒瓶已经被拿开了,便快速起身往包厢外的洗手间走去。



    等半夏再次回到包厢的时候,墨林那边那个角落里的人都用着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半夏。半夏有点莫名其妙,虽然被溅湿了衣服,但应该还不至于露点。她转头看向墨林,墨林却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看向已经醉得歪躺在那里的彩霞。

    “彩霞她怎么啦?”半夏顺着墨林的目光看到了彩霞,紧张地快步走到她的旁边,蹲下身察看。

    “没事,就是睡着了。”墨林冷冷地说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半夏的包,拉过她的手,拖起她就向包厢门口走去。“班长,今晚我们就先走了。”

    “哎,彩霞,要叫醒她一起走啊!”半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这气氛有点怪怪的。

    “不用,班长会照顾好她的!”墨林的声音依旧冷冷的,拉着半夏继续向前走。那态度是半夏从未见过的强硬。

    “墨林,有什么事,说清楚就好了,毕竟我们都是同学。”班长小朱看到这样的情形,忍不住开口对墨林说道。

    “我知道的。”墨林头也没回,直接打开包厢的门,牵着半夏就走了。



    “啊!下雨了!”

    刚刚走下巴士,半夏就发现有小小的雨水滴在头上。

    一路上墨林并没有再开口说话,刚走出包厢的时候半夏就问了他,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墨林一直沉默,半夏问了两遍后也就不再问了,一路的沉默,巴士里的人并不多,安安静静的。

    “你带伞了吗?”墨林跟在半夏后面也下了车,出声问道。

    “......没有。”半夏将自己的包背好,向前走去,“是彩霞和你说了什么吧!”

    “你一向都很聪明!”墨林知道,半夏的包里无论天晴还是下雨都会带着一把伞的,可是他并没有再追问,也跟着向前走,“可是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对我,对你自己,就不那么聪明了呢?!”

    半夏没有再说话,继续向前走,不紧不慢。细细的雨丝,混着夏日的夜风,却感觉不到凉,因为心里更冷。

    在离半夏家只有五十米的时候,半夏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抬头看向墨林,“对不起!”

    说完,半夏低下了头,正准备转身,墨林却紧走了两步,欺身压向半夏。他一只手搂住半夏的腰,如烙铁般紧紧将半夏拥到他的胸前,另一只手抚上了半夏的后脑,牢牢地固定着她的头,炽热的气息贴近,狠狠地压住了半夏的唇。

    “唔……”

    半夏被墨林吻得喘息不过来了,本能地想要推开他一点,可是完全没有用,反而引来更加强力的压制。半夏昏昏然,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折断。墨林的气息仿佛通过口腔传到了四肢百骸,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天空中的雨越来越大,墨林仿佛也感觉到了,这才放过她,他的手掌也稍稍放松了对她的钳制,但是并没有完全松开,依然拥抱着她。

    “你有喜欢过我吗?”墨林在半夏的耳边轻声问道。

    “......我不知道!”半夏还是怔怔的。这一个月的相处,她有过动心吗?她真的不知道。

    “......我们,分手吧!”

    墨林淡淡地说道,声音中带着沙哑。说完,他就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缤纷尘世,淡然洒脱,蓦然一笑,活着,只是一种心情而已!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6-29 21:55:30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带点淡淡的忧伤,很有点意思的小说。
只是结尾的处理不是很好,会令人对墨林的好感与同情下降。
醉飞莲叶千杯绿,睡稳荷花一梦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7-4 16:11:29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的我们其实不懂爱情,这也许就是涩涩的青春。
文笔比较流畅,心理描摹也比较细腻,很久不见啦,问好蓦然。

另,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寒月以前的一位老朋友  哈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寒月文学 ( 浙ICP备11062107号 )  

GMT+8, 2017-8-20 04:31 , Processed in 0.0658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